南风也曾入我怀 310章 你愿意我不愿意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南风从卧室出来,没在客厅看到陆城遇,想了想,走向旁边的小书房。

洛杉矶的秋天气温舒适,微风吹拂,陆城遇坐在落地窗边的摇椅上,金色的阳光为他周身镀上一层光晕,连发丝都带有光泽。他一只脚在地上轻点,摇椅轻轻晃动,发出轻微的咿呀声响。

“你又在看什么?”

一听见她的声音,陆城遇立即将手中原本在看的文件往后腰一藏,一脸坦荡:“没看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南风懒得跟他说,直接伸手去掏他的后腰,果不其然掏出一叠工作文件,立马就生气了,“布莱克医生说你的病情之所以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加重,就是因为你先前太过于劳心劳力,你现在必须静养,你怎么一点都不听医嘱?”

虽然医生说他的身体已经在逐渐康复,但南风还是很担心,他之前吐过那么多次血,甚至在鬼门关前走了一次,要是不小心再次复发怎么办?

毕竟是遗传的在血液病,生长在细胞里的东西,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?

能从阎王手里把他抢回来一次已经是万幸,她怎么敢侥幸地觉得能把他抢回来第二次?

再说了,现在的陆氏集团是厉南衍的,哪轮得到他操心?

南风翻看了一下手中的文件,是陆氏集团的季度报表,皱皱鼻子:“等等,这些是谁给你的?”

陆城遇把南风拉到自己的腿上,抱着她的腰,将脑袋的重量完全落在她的肩膀上:“除了他还能有谁?而且你以为我是自愿的吗?”

南风眨眨眼:“南衍给你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”

厉南衍没有公布自己的身份,他接受陆城遇转让的股份,是以信任的合作伙伴的名义——至于这个说法有多牵强,他也不理,反正文件是走正规的法律流程,就算那些董事们质疑也没用,最多只能在嘴上反对,又不能把他的股份收回去。

再说了,厉南衍也不是一般人物,他背后还有一个吉萨集团和伊万诺夫家族,谁能拿他怎么样?

只不过这个新任董事长实在有点过分,知道陆城遇的病好转,就把原本应该他处理的工作都丢过来给他,一点愧疚都没有地压榨免费劳动力。

等下次见到厉南衍,一定要跟他抗议。

南风一边想一边问:“城遇,你和南衍现在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?你们算和好了吗?”

陆城遇把玩着她的手指,嘴角习惯性微微上扬——算和好吗?他也不知道。

或者说,不知道怎么样才算和好,怎么样才算没和好。

厉南衍不可能认祖归宗,他们也不可能心平气和地以兄弟相称,但当初他把陆氏和陆家一起给他,他最终却只收下陆氏。对于陆家,他没有扶持也没有打压,像是不打算再做什么。

所以对于这个问题,真的没有一个标准答案。

陆城遇拿着她的手到唇边一吻:“大概还是看我不顺眼,所以才拿这些东西来破坏我们的二人世界。”

南风深以为然。

“不过你也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,我昨天晚上还看到你也在看AS的邮件。”陆城遇捏起她的下巴,似笑非笑道,“我是不是也应该把你的电脑收起来?”

南风理直气壮:“我和你能一样吗?我身体又没事,而且我现在是AS的顾问,是有职位的。”

他突然伸手钻进她裙子里:“你身体没事吗?早上不是喊疼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给我正经点!!”

十一月初,南风和陆城遇一起回了榕城。

陆城遇发讣告假死当然是经过了陆夫人和陆老夫人的支持,所以他们这次回国,也是直接住进陆公馆。

他们已经在国外领了结婚证,要办婚礼的决定是几天前才有的,又要赶在新年前,时间不算匆忙但也不是很宽裕,起码婚纱就来不及设计和制作,只能从高定的款式里选择。

所以南风回国后第一件事,就是选一套婚纱。

南风爱美,再加上从没有穿过婚纱,所以一开始试穿还挺兴致勃勃。

但是她没想到,陆城遇的眼光那么挑剔。

他看这套不满意看那套也不满意,南风连续换了七八套,他竟然都能挑剔出不好的地方——要命的是,挑剔出的地方偏偏还都很有道理,让人想说他故意找茬都不行。

婚礼一生只有一次,婚纱尤为重要,一点瑕疵都行,为了选择最完美的,南风每换一套礼服都要重新造一次型,从头发到妆容,从首饰到鞋子,可想而知有多累。

又被陆城遇挑剔出一个问题后,南风已经完全丧失最初的兴致,头晕目眩地说:“我觉得这些婚纱其实都是一个样,随便哪一件都好。”

“不能随便。你想想看,我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不容易,终于修成正果,不能毁在一件婚纱上。”陆城遇坐在沙发上,双腿交叠,膝盖上摊着报纸,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咖啡抿了一口。

南风受不了了:“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会有办婚礼的想法,结婚证都领了,老夫老妻了还弄搞这一套。”

陆城遇低头而笑:“上次就欠你了一个婚礼,难道这次还要再欠一次?你愿意我可不愿意。”

话是这样说,可是:“你跟我哥都是明面上已经去世的人,就算办婚礼也不能光明正大,有必要吗?”

“当然有必要,我们的婚礼可以不需要排场,但一定要请亲朋好友一起来见证。”

他说得很认真,乌黑的眼睛里透出他的珍而珍重,南风那点儿郁闷也就烟消云散了,轻哼道:“看不出来,陆少还这么有仪式感。”

陆城遇微笑:“好了,再去换一套吧。”

“真的不好累……”南风倒在他腿上,陆城遇顺了顺她的头发,轻声哄着:“等结婚那天,我送你一个大惊喜。”

嗯??南风抬起头:“真的有惊喜?”

“真的有。”

“那好吧,看在惊喜的份上,我再换一套。”南风往他脸上亲了一下,跟着造型师进房间。

房间里放着两个衣架,上面挂满了婚纱,南风挑选着,看到某一条裙子,忽然眼睛一亮,脸上就露出了狐狸一样的笑容。

陆城遇继续看报纸,以为这次又要等半个小时,谁知道没过十分钟,房门就被咔嚓一声打开。他下意识抬起头,然后目光一滞。

南风摆了个造型,轻佻地眨一边眼睛,笑着问:“城遇,这套怎么样?”

“……”

南风又故意问:“怎么不点评了?是不是也觉得很好看呀?我也这么觉得,要不就选这套?”

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,陆城遇唇边还有笑意,只是眸子和嗓音都沉了:“我也觉得好看,可以留着,新婚之夜你穿给我一个人看就行。”

这是一套什么样的婚纱呢?

南风觉得今天试穿了那么多套婚纱,只有这套是名副其实的‘婚?纱’。

——因为它就是一块纱网。

薄纱的材质完全掩盖不住任何一寸肌-肤,说是透-视装也不为过。双肩款式,收腰设计,裙摆紧身,身体从上至下的曲-线展露无遗,手工刺绣出一朵艳红色的曼殊沙华,栩栩如生,乍一看,像是妖冶地绽放在她的身体上。

花瓣恰恰好遮住胸-前的风光,花枝不多不少盖住双-腿间的景色,除此之外,其他地方都是大大方方展露的。

“不知道是哪个设计师设计的,太有才华了。”敢把婚纱设计成情-趣内-衣,真不是几个人做得到的。

南风转了个身,后背也绣着一朵曼殊沙华,这一朵从臀部绽放,影影绰绰地露出一线股-沟。

红色的花配上她雪白的肌肤,像雪地落红,只是看着都让人眼睛发胀。

于是陆城遇也胀了,不仅是眼睛,就连喉咙和某个部位都有越来越控制不住的趋势。他倏地上前,抬手一捞南风的膝弯将她打横抱起,笑说:“嗯,很有才华,这么有才华的作品,我一定要好好欣赏。”

南风就知道他会有这个反应,坦白说,她就是故意的。

试了一天的婚纱太无趣的,就想找他玩点有趣的。

抱紧他的脖子,任由他大步走向二楼的主卧,她手上快速解开他的衬衫扣子,钻进去,肆无忌惮地摸来摸去,嘴上却叫着:“诶你放开我啊!我还要试婚纱呢!你别这样!陆城遇!你放我下来!你不要以为你和我结婚了就能随便强迫我发生-关系,你这是婚内强-奸,犯法的!”

陆城遇被这个戏精给气死了,低头狠狠堵住她这张胡说八道的嘴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