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323章 追上了就喜欢我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半个小时后,顺着水管爬出地下室的俞温和小九,上了来接应的人的车,扬长而去。

小九看着后视镜,城堡在背后越来越远,直到最后,完全被黑暗吞噬,再也看不见。

收回视线,她又看向身边这个男人,俞温从始至终都是从容的模样,唇边那抹极浅的微笑也一直都在,看得出来,今晚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包括她会出卖他,他也一定早就知道——否则他不会提前安排好人来救他们。

可小九还是想不明白:“你既然知道我会抓你,为什么还要跟我来基地?”

“我没有知道,只是猜测而已。”

她是个不会藏秘密的人,他看出来她的反常,但是不确定她真的会出卖她,所以才做了两手准备——一边跟她来基地找解药,一边请朋友在他们出事的时候想办法救他们。

俞温可惜地轻叹气:“我原本以为能来拿到解药解你身上的毒。”

接应他们的人是俞温在道上的朋友,朋友把他们送到城门口,又把车留给他们,俞温道完谢,便开着车一路出城,朝着出境口而去。

等车上没有第三个人时,小九才说:“我身上的毒,跟其他人的不一样。”

俞温一颦眉:“怎么说?”

“可能是因为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进组,san对我比较放心,所以没有给我下太大剂量的药,以我的情况,即便不吃解药也不会致命。”

俞温明白了:“也就是说,你每次发作,最严重的情况也只是像之前两次那样?”

难怪她第二次发作,靠亲吻和抚摸也能压制毒性,原来是她的毒根本没有那么严重。

小九颔首:“嗯,所以不吃解药也没关系。”

虽然不致命,但是每次都被挑起情欲……等等,她刚才说‘没关系’……

俞温忽然看向她,她是喜欢亲吻他和被他亲吻的感觉,所以觉得毒发也没关系??

这个可能性一生出来,他感觉如有一束烟花在心里怦然炸开,刹那间璀璨至极。

结果下一秒小九淡淡接了句:“世界上的男人那么多,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帮我抑制毒性,什么时候毒发我什么时候都能找到人帮我压回去。”

“……”一番好心情瞬间被泼了冷水,俞温实在忍不住,对着她的脖子狠狠咬下去,“我早晚有一天会被你气死!”

他捏着她的下巴警告:“不准去找别人,只能是我,听到了没有?”

小九对他提的要求感到莫名其妙,看了他一眼,没吭声。

俞温也不怕她不答应,反正他把人绑在身边,哪个男人能越过他接近她?

只是,他觉得她身体里的毒还是不能放任不管,沉吟过后便说:“就算毒性没那么严重,但毕竟是毒,对身体一定有害处,最好还是治愈它。我在莫斯科有一个朋友是医生,我们去找她帮你看看。”

小九没有意见:“好。”

……

俞温说的这个朋友就是温沐。

早年俞温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,就是温沐把他治好的,所以他非常相信温沐的医术。

他亲自带着小九去莫斯科,看在他的面子上,温沐自然不会拒绝帮忙,只是她想知道:“她是谁?”

俞温简言意骇:“朋友。”

俞温有不少朋友,但是能让他亲自开口请她医治的,却没有几个。

温沐不禁多看了小九两眼,她观察到,小九的手掌上有茧子,虎口的皮也比较厚,应该是常年拿枪所致——所以她是道上的人。

温沐按下心思,没再多想,专心替小九把脉。她精通中医,从脉象上就可以判断出一个人的身体状况。

少顷,她说:“毒素在她身体里虽然已经很多年,不过剂量不是特别多,没有那么严重,我可以治。”

俞温放下心:“麻烦你了。”

温沐道:“这一年就让她住在我这里吧,方便医治。”

“那我们就叨扰你一年了。”

我们?温沐一愣:“你也要留下?你不是从不在一个地方呆半个月以上吗?”

俞温不语,只是唇角微微弯起,目光柔和的注视着小九。

他这个人很喜欢笑,但习惯性的笑和发自内心的笑完全不一样,温沐在他的眼睛里看到和煦的色彩,像开在春天里的花,大大方方,招展而明艳,丝毫不怕被人窥见他的真实心思。

他喜欢这个女人,直白而热烈。

温沐终于明白小九是他的什么朋友,心里忽然之间像打翻了什么东西,酸酸苦苦,她低头快速把器材都收起来,丢下三个字:“随便你。”然后就拿着医药箱离开房间。

小九看着温沐离开的方向,却是微微皱眉。

……

之后一年,小九和俞温便一直呆在莫斯科。

期间来过几波追杀者,俞温怕他们会打扰到小九,便每次都将他们引出俄罗斯,甩掉后再回来继续陪小九祛毒。

这天,俞温又把一波追杀者甩出国,日夜兼程返回莫斯科,远远的,他看到小九站在门外,望着他的方向。

这一年她没什么变化,还是清清冷冷的模样,静静站在那里,几乎和雪地融为一体。

俞温立即跑上前,抓着她冰凉的手往屋内走:“这么冷的天,站在外面干什么?”

小九道:“等你。”

听着她这话,俞温眼底的笑意加深,搂着她的腰一转身压在墙上,直接吻了上去。

最初大半年,小九一个月会发作两次,每次都是俞温帮她压制回去。

亲吻、抚摸等等,除了最后一步,男女之间可以做的任何事他们都做过。

后来毒性被清除大半,不会再发作了,俞温还是经常把她这样那样,小九则是因为次数多了习惯了,不觉得有什么,他想弄她也不会拒绝。

他飞快拉下她羽绒服的拉链,掀开她的领子,低头在她脖颈和肩膀上留下一串吻痕,然后才笑说:“想我了?”

这次他离开了将近一个月,因为被追踪着,他也没办法给她打电话,他猜到她会想他,但没猜到她会在门外等他。

唔,她这只青蛙,终于快被她煮熟了。

小九一向有什么说什么,但这次却没回答,反而别开了头。不过俞温还是注意到,她小巧的耳垂在悄然间变成了珊瑚色。

她害羞了。

俞温最喜欢逗她害羞,心里软成一团,想再亲亲她,楼梯口却突然传来温沐的声音:“俞温,你回来了。”

“嗯,刚回来。”俞温只好先放开小九,走上去和温沐说话,“我不在这一个月,小九麻烦你了。”

“没什么麻烦,我既然答应帮你治好她,无论你在不在,我都会尽全力。”温沐目光从上至下扫视他,忽而注意到他的手姿势有些僵硬,当即皱眉,“你受伤了?”

“不小心被子弹擦伤,没大碍。”俞温不在意。

温沐表情一冷:“你不知道医生最讨厌听到伤患说‘没大碍’三个字吗?”她转身走向医疗室,“你跟我来,我帮你看看伤口,那么不小心,万一感染怎么办?”

俞温对自己的伤是不在意的,但她想问问小九的情况,便跟上了温沐。

小九还站在原地,突然觉得身体哪个地方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,抿了抿唇,她也回房了。

……

俞温从医疗室离开就去找小九,看到她站在窗边,目光定定地投在远处,不知道在看什么?

他走了过去,从背后抱住她,也跟着看过去——原来是在看滑雪场。

“你想滑雪?”

小九闷声说:“我不会滑雪。”

不会滑雪,不是不想滑雪。

俞温听懂她的意思,拉起她的手下楼,笑说:“我会,我教你。”

……

事实证明,小九只是在某些方面迟钝,她这个人本身还是特别聪明的,俞温只教了她两遍,她就知道怎么滑。

出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,小九一连玩了一个下午,越滑越熟练,还学着别人玩起了花式滑雪,她有功夫底子,平衡控制得掌握非常好,竟然也没怎么摔。

俞温忍不住笑说:“再让你多玩一会儿,都要比我厉害了。”

小九真的很喜欢滑雪,脸上都有了笑意,虽然很淡,但非常难得。

俞温心里突然间有了主意,他滑到小九身边:“我们来比赛,怎么样?”

“怎么比?”

“你在前面滑,我来追你。”

小九一口答应:“好。”

俞温一步步诱哄:“既然是比赛,应该要有个什么赌注吧?否则赢了也没劲,是吧?”

“那要赌什么?钱?”小九皱眉,“我没钱。”

谁想跟她赌钱?俞温凑到她面前,声音低而暧昧:“如果我追到你,你就喜欢我,怎么样?”

小九愣了愣,没想到他要赌这个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俞温笑着,突然提高声音,用流利的俄语说:“朋友们——我喜欢这个女孩,如果我追得上她,就让她喜欢我——好不好?”

玩滑雪的都是年轻人,爱看热闹,听他这么说,当下纷纷大声回:“好!”

小九听不懂俄语,但是也感觉得出周围人突然变得热烈的眼神,脸上微微发烫,低声问:“你说了什么?他们在说什么?”

“他们支持我的赌注,说我赢了,你就喜欢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是不知道他无赖,但没想到他还能无赖到这个程度。

小九心里交织着从未有过的复杂情绪,像羞又像恼,她理不清楚,干脆将滑雪杆在雪地上一推,飞快滑了出去。

她本意是想逃开这个地方,让自己不再乱下去,可其他人却以为他们要开始比赛了,纷纷鼓掌起哄,还有的人直接吹起了口哨。

“追上去!”

“快追上去啊!”

“兄弟!追上了她就是你的了!”

俞温挑眉而笑,看着小九滑得足够远了,他才推动滑雪杆,用一个漂亮的侧滑追了上去。

小九回头,看到俞温追上来,皱皱眉,本能地加快滑动的速度,她技术已经很熟练,高速滑动也保持得很稳,但俞温却总是和她保持可见的距离,怎么都甩不开。

小九想起他那句‘追上了你就喜欢我’的话,一种陌生的情愫在心里发酵,很快充斥满她整个身体,她有些害怕,不敢面对,便用尽了全力去逃。

在一个高坡,她没有减速直接冲上去,下滑的时候因为惯性的缘故,她飞出很远,终于成功把俞温甩开。

小九刚在心里松了口气,却忽然就听到后面有人尖叫:“小心!!”

她猛然回头,看到俞温也冲上了高坡,但是他脚下歪了一下,整个身体瞬间失去平衡,直接往下掉——

这么快的速度,这一摔肯定会受重伤!

围观的众人都变了脸色,小九想都没想,立刻折返,她速度快如疾电,恰恰好接住俞温摔下来的身体,不料俞温这时突然身子一转,反搂住她的腰,在雪地上转了三圈,同时稳住了两人的身体。

小九惊愕:“你……”

俞温轻笑:“小九,我追上你了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