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325章 拿走账本的真相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即便昨天晚上被俞温这样那样地折腾,但生物钟还是准时在七点半时将小九叫醒。一醒过来,四肢百骸立马传来酸疼,像以前负重十公斤越野后的感觉,骨头和骨头之间都衔接不上。

“……”

她一动俞温也跟着醒过来,看她别扭的样儿,眉目弯了弯,起身从背后揽住她的腰,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:“还难受吗?”

小九摇摇头,俞温却想起昨晚换床单时上面的几点血,有些心疼,蹭蹭她的头发说:“抱歉,昨晚没有将节制,弄伤你了。”

他这么认真地道歉,反倒是让小九有些不自在,垂下眸说:“我没事。”

深冬的莫斯科难得没有下雪,整个房间里阳光四溢,落在地上的光影透出几分温暖,俞温抱着她的身体舍不得放开,轻声说:“下次就不疼。”

小九背脊瞬间一僵,回过头:“还有下次?”

看她那受惊的表情,俞温忍不住笑,故意逗她:“天天都有。怎么?不喜欢?”

“……”不是不喜欢……但真的……挺疼的。

小九伸出脚试着在地上踩了踩,腿间立刻传来刺疼的抗议,她立马就不敢再动——可能是这一年来生活得太舒适,以前中了子弹,她都能眼睛不眨一下地挖出来,现在只是这点疼,她就有些戚戚然。

俞温留意着她的反应:“要不要我抱你去浴室?”

小九刚想说‘不用’,俞温已经将她横抱起来,他低头在她脸颊上一吻,轻笑说:“对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?”

人好像都是这样,一旦有了更加亲密的关系,做什么都觉得理所应当,小九搂着他的脖子,心里想,这可能就是他们常说的‘安心’的感觉。

俞温在洗手台上垫了一条毛巾,将她放了上去,又接了一杯热水,牙刷上挤了牙膏给她,小九被他伺候得有些不自在,小声说:“我的手没问题。”

“你难道看不出来,我是在把男朋友的身份展现得更加淋漓尽致?”俞温挑眉,看她微微红的耳根,又心痒痒的去逗他,“我这个男朋友很好的,不管是床上还是床下。”

小九含了一口水漱了漱,吐出来,慢吞吞地回:“嗯,除了第一次。”

闪电般的第一次。

不到十秒的第一次。

“……”

调戏不成反被嘲,俞温眼睛里有明显的挫败,捏捏鼻梁,转过身。

小九以为他受打击,终于要出去还她安静了,哪知道他蓦的反身一把压住她,她的后背一下贴上镜面,水晶剔透的镜面映出俞温笑得有些危险的脸:“昨晚就很想和你试试在浴室里做一次,看来你是想成全我?”

说着他就侧头吻住她的唇,小九手忙脚乱地躲闪:“不要,我要洗刷……俞温,别闹。”

俞温看着她,呼吸热烫:“还敢不敢提第一次?”

“……不提。”小九这会儿才真真切切地知道,男人的尊严是有多不容挑衅……

从七点半闹到了快九点两人才从房间出去,一出门,就碰上了从三楼走下来的温沐,后者脚步一顿,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一扫。

俞温微笑打招呼:“早上好。”

“早上好。”温沐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俞温,淡淡道,“我有事要去一趟芝加哥,这些是小九接下来一个月吃的药,如果有问题,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俞温点头:“好,谢谢。”

温沐回了一句‘不用谢’便折返回楼上,而俞温和小九则一起下楼,关上房门前,温沐听到俞温问那个女孩:“想吃什么?我来做。”

她后背抵上门板,忽然觉得喉咙里的滋味又苦又涩——那个咬过,也吻过她手腕的男人,到底是爱上了别人。

一楼厨房,俞温问小九想吃什么,小九想了想说:“你会做汤圆吗?”

“你想吃汤圆?”这个俞温真不会,他拿出手机上网找汤圆的做法,“我研究一下。”

小九按住他的屏幕,道:“不用,我会做。”

“你会?”俞温惊讶地抬起头。

“几年前受过一次伤,被一个阿婆救了,她很喜欢吃汤圆,几乎天天做,看得多就学会了。”小九说着就从橱柜里拿出糯米粉,准备自己动手做。

俞温从没见过她下厨的样子,就站在旁边看着,她平时很少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多投入精力,现在肯这么认真地做一顿饭,真让他觉得有些奇妙。

“你喜欢吃汤圆?”

“我喜欢吃甜的。”

俞温走近了一些:“那你教我怎么做,以后我做给你吃,好不好?”

轻飘飘的一句话,却能让她心尖上的某个角落一软,小九没有抬头,声音却比平时低柔:“嗯。”

俞温嘴角一勾,看她在揉面团,就洗了手凑上去:“我来吧。”

然而他又忘了自己手臂受伤,才刚刚一用力,伤口马上疼起来,他的动作也随之一顿。小九何等敏锐的人,立即把面团拿回来:“我自己来。”顿了顿,又补充,“我一个人能行。”

她是不想让他再帮忙,俞温也有自知之明,他的伤口的确经不起接二连三的折腾,干脆就不插手了,靠在一边看着她做。

小九做什么都很认真,这会儿也是,低着头,动作有条不紊,可能是光线的缘故,她此刻看起来也没有平时那么清冷,有了些人间的烟火气。俞温忽然很感谢黄金台的追杀,如果不是他们,他可能这辈子都遇不到远在中东的她。

以前他就想象过,将来的某一天下班回到家,推开门就能看到他心爱的妻子在厨房为他洗手作羹汤,听到他的声音,会转过身对他微笑,如阳光般直接照进他心里。

这个梦想,现在就实现了。

俞温在想着近在咫尺的她,小九心里也是在想他。

她是想他的伤口,如果再偏一点点,那颗擦过他皮肤的子弹就会没入他的肉里,印象中,他每次去把追杀者引开,回来身上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伤。

心口有些沉闷,小九侧头问:“那些人为什么一直追杀你?”

她突然这么问,俞温愣了愣,才反应过来,笑说:“我以为你不感兴趣。”

小九抿唇,以前她是不感兴趣,但现在想知道,或者说,想了解更多他的事情。

她问了,俞温当然也不会瞒她:“那我讲给你听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知道黄金台吗?”

小九颔首:“知道,是一个黑市,在亚太地区很有名。”

“那些追杀我的人,就是黄金台派出来的。”俞温弯弯唇,却没什么笑意,“我以前也是黄金台的人,我是四个股东之一。”

小九不解:“那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?”不是自己人吗?

“因为我手里有一本黄金台的账本。”

事情已经过去三年,但是俞温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可笑,这整件事就像一出闹剧一样荒唐。

小九神色还是疑惑的,俞温便解释:“那本账本上记录了黄金台近五年来所有的交易,包括毒-品贩卖和武器走-私,那些货从哪里来又到谁的手里,每一笔都记得清清楚楚——等于谁有账本,谁就拿捏住账本上记录的那些人的要害。”毕竟这就是那些人违法犯罪的证据。

俞温看小九的表情还是有点茫然,又一笑:“听不懂吗?打个比方,假如你有一个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被人知道了,你会不会想杀了那个人,让这个秘密永远只能是秘密?”

小九表情一整:“嗯。”

“所以他们一直追杀我,已经追了我三年,除非我死,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我。”

道理她都懂,但她不明白:“你为什么要拿走他们的账本?”不拿走不就没有这些杀身之祸?

“他们认定我是叛徒要杀我,如果我不逃,早就没命。”俞温看着窗外,眸色微冷,“当年有一段时间,黄金台有很多走货的路子被警察端掉,台内怀疑有内奸,而能知道那么多路子具体情况的人,只有四位股东。”

所以没有任何疑问,内奸一定是他们四人其中一个。

身为黄金台幕后老板的陆城遇,在这件事上非常沉得住气,即便心知肚明内奸在他们四人之中,他也没有表露任何态度。

但就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表示,才导致他们四个人人自危——他们都了解陆城遇的行事作风,他越安静,越是意味着他出手时会万分不留情面。

为了自救,他们四人都在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,也在想办法把内奸揪出来。

俞温查了很久,终于把宋查出来。

宋在美国经营一个黑帮,他偷走黄金台的货自己去倒卖,然后报警,利用警察为他做掩饰,让所有人都以为货是被警方收缴的。

“我查出宋的时候,他也察觉到我在查他,某一天夜里,他亲自来找我。”俞温嘴角勾出嘲讽的弧度,“他想说服我,一起把罪名推到迈克尔身上,然后跟我平分倒卖货物的利益。”

当然,俞温没有答应,所以宋就对我动了杀心。

小九听到这里也明白了:“他想杀你灭口,再把罪责都栽赃到你身上。”

俞温夸她:“好聪明。”

俞温没有死,证明宋的灭口计划没有成功,但他却背上了叛徒的罪名,小九蹙紧眉心:“你可以把你查出来的东西交给老板。”这样不就能证明宋才是叛徒吗?

俞温到了杯水,缓缓喝了一口。

他是想把证据交给陆城遇,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做,杀身之祸就找上门了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