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326章 俞温我不要你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锅里的水已经开了,俞温将小九包好的汤圆一个个放入水中,白滚滚的团子在热水里翻滚,很快就变得晶莹剔透。

“然后呢?”小九追问。

然后?俞温挑起唇角:“我想把查出来的东西交给老板,但在我做这件事之前,宋已经带着黄金台的人上门。”

他们是来要他命。

而且是二话不说,上来就开枪的那种,如果不是他动作快躲开,他早就死在和宋刚碰上面的那一刻。

饶是这么一段死里逃生的经历,俞温说起来都是淡淡的,神情没有太多的波澜,但小九听着却眉头深拧。

她的世界一向很简单,平时没有任务就勤勤恳恳地训练,有任务的时候就竭尽全力地完成,日日月月都在重复做这两件事,简单又干脆,根本没有那些复杂的阴谋诡计,所以俞温说的话在她看来非常匪夷所思,她理解不了:“明明他才是内奸,为什么老板没有杀他,反而要杀你?”

看着锅里的汤圆已经差不多熟了,俞温便从消毒碗柜里拿出两套餐具,一边盛汤一边道:“这个问题我当时我也想不明白,直到逃出生天后,暗中和台内的心腹联系,才知道宋嫁祸我偷走账本,以此控告我才是内奸。”唇边弯出一道很淡的讽刺,“你也知道,道上的规矩,对内奸、叛徒,一向是杀无赦。”

俞温端着两碗汤圆走出厨房,小九紧随其后:“这种事情也能嫁祸?他怎么嫁祸?”

宋嫁祸的手法很高明,直到现在俞温都想不明白,以他的智商是怎么想出那种办法的。

“我刚才说有四个怀疑对象,其实准确说起来,只有两个,就是我和宋。”

“因为另外两人,一个是从不露面的神秘男子,他不怎么插手台内的事务,只拿分红不管事,所以嫌疑非常小;一个是老板的忘年之交,他儿子的眼角膜移植给了老板,两人的交情很深,所以同样嫌疑很小。”

这样一来,范围就缩小在俞温和宋之间。

宋恶人先告状,伪造了很多足以乱真的证据指向俞温,最要命的是,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和他的身形别无二致,甚至低头时还和他有七八分相似的人,当着监控的面,将账本的封面改造成普通笔记的样子。

那个假人改造完笔记后就离开,俞温回来后,他没有仔细检查,随手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收进包里,也包括那本账本,亲自带出了黄金台——这样一幕,在旁人看来,他就是故意偷走账本,这么处心积虑,不是为了出卖黄金台是为了什么?

有证据,还有监控录像,再加上宋在旁边不遗余力地栽赃,俞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身上的嫌疑,陆城遇又怎么可能不怀疑他?

陆城遇当时下令把俞温带回来审问,宋自作主张把‘抓’改成‘杀’,杀人灭口,他本以为只要俞温死了所有事情就到能到此结束,但没料到,俞温竟然逃了。

俞温这一逃,就是畏罪潜逃,再加上他还带走账本,原本的怀疑就变成坐实,他就真成了世人眼里的内奸。

胸腔中有一股难言的火在燃烧着,小九捏紧了拳头:“账本现在还在你身上?”

“嗯。”俞温逃走时带走了随身的包,账本就在包里。

所以他才说,他不是故意拿走账本——无论是带出黄金台,还是带在身上,他都不是故意。

可他既然已经带了,就不能再丢下。

他和账本已经成了一体。

账本在,即便他被抓也能保命。

账本交出去,他绝对不会有活路,因为黄金台不会留一个知道太多秘密,又无法保证绝对忠诚的人活在世上。

小九抿唇,热滚滚的汤圆就摆在眼前,刚才明明很想吃,现在看着却一点食欲都没有,她一想到俞温被人栽赃陷害,背了莫须有的罪名,还因此背井离乡逃亡在外三年,她就觉得心里沉甸甸的,很不舒服。

她试图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:“你可以暗中去找老板,私下跟他解释。”

俞温笑着摇头:“解释什么?解释我不是内奸?小傻子,谁才是真的内奸一开始的确很重要,但在我带走账本后,事情就不是原来那么简单。中国有句歇后语,‘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’,意思是,你本身没有罪,但是你拥有了不该拥有的东西,就是罪。”

那个时候陆城遇还没有爱上南风,对他当然没有任何恻隐之心,他作为黄金台的老板,一个上位者,他必须保证自己的利益万无一失,所以是宁可错杀不会放过,毕竟只有死人才不会再有任何风险。

解释……难不成要他找上门,去跟陆城遇说他不是内奸宋才是,他不是故意拿走账本是陷害他,所以请放过他……这种话,听起来都觉得幼稚可笑。

而且宋早就把他查出的那些证据销毁干净,他就算去指认也拿不出证据。

而他呢?还有一段辩解不了的监控录像,他根本拿不掉内奸这个锅。

所以这件事根本无解。

小九一下静默。

俞温看她脸色凝重一直没吃东西,就用勺子舀起一颗汤圆,吹凉了递到她唇,笑说:“吃吧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小九忽然有些赌气:“既然他们说你是内奸,那你就把账本给警察。”干脆鱼死网破。

“那也不行。”

俞温看着她:“账本在我手里,他们会忌惮我,凡事不敢做太绝,如果我把账本交给警方,警方又没办法一次性对他们斩草除根,只要有一两条漏网之鱼逃出来,他们就必定会跟我不死不休,到时候我的家人、朋友,和我有关系的所有人,都会遭到他们的报复。”

他都不太清楚黄金台具体有多少人,警方又怎么会知道?在没有把握一举扳倒环境黄金台之前,他不能做那种事。

这就像是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条约,只要他不轻举妄动,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,

俞温笑意收敛:“我逃走后三天,他们就杀了从小照顾我和我妹妹的管家婆婆。”这就是他们向他发出的警告。

小九只是刚听说这些事情都觉得受不了,她无法想象,身在局中,一直背负这些长达三年的俞温,心里是怎么煎熬。他平时总是笑着,谁知道他有这么多解不开的死结,她一下站起来:“难道这件事就完全没有解决的办法?”

俞温抬眸,眼底晕开深色:“除非我死。”

小九咬唇:“我不要你死。”

俞温一下失笑:“我不会死,我还有你和我妹妹要照顾,怎么舍得死?”他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,在她耳边蹭了蹭,轻声说,“放心吧,他们想抓到我,没那么容易。”

正说着,温沐拉着行李箱从楼上走下来,两人默契地停止话题。

俞温快步上前,帮她把行李箱提下楼梯,同时问:“我们煮了汤圆,要不要吃一点?”

温沐看了餐桌一眼,婉拒道:“谢谢,不用了,我赶飞机。”她约好了司机在门口接她,也没多留,朝他们点了点头后就走了。

俞温送她出门后,回到餐桌,小九已经把一小碗汤圆吃完,他刚想问她要不要再来一点?小九就地说了句:“他们想抓你的确不容易,你到哪里都有人帮你。”中东也好,莫斯科也好,都是有本事有能力的朋友。

俞温听着她这话,莫名觉得她的语气有点不太对。

小九不是会藏事的人,她心里有想知道的事情,不管是什么都不会忍着,直接问出来:“你之前说温沐救过你,是什么时候?”

俞温稀奇地看着她:“是我的错觉吗?你今天对我的事情,好像格外关心?”

小九顿了顿,诚实反问:“关心你不好吗?”

“当然好,你以后就这样保持。”俞温闷笑,怎么会不好?最不解风情的人居然也开始会有小情绪,怎么会不好?

俞温把自己那碗汤圆移到她面前,自己重新回厨房盛了一碗,边说:“大概是两年前,我和追杀者在莫斯科境内交上手,不小心中了两枪,被一个叫厉南衍的男人救了,温沐是厉南衍的朋友。”

疑问随之而至:“厉南衍是什么人?他为什么救你?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