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331章 是我看上的女人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凌晨的警局静悄悄的,只有不知道哪个院子养的警犬偶尔发出一两声犬吠。

蓝兰的后背贴着墙,配合他的动作微微抬起头,傅逸生那句话在他心里兜转了几圈,她笑了:“傅少是认真的吗?”

“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?”傅逸生捏着她的下巴,女人皮肤的细腻柔滑的触感立即传来,他的眼中有毫不掩饰地的欲-望,“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觊觎你好久了。”

蓝兰敛眸:“你这样可是有点趁人之危,对得起傅家三少的名号吗?”

傅逸生笑容里隐着一抹不屑:“傅家三少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哪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?我还有更卑鄙的手段没使出来呢。”

也是,毕竟三少是混道的,威逼利诱是他的看家本事。

“怎么样,要不要成交?”

蓝兰双唇一动,轻吐字:“不要。”

傅逸生脸上的笑意依旧,只是眼睛的情绪有些变化,虽然已经被拒绝了很多次,但是被拒绝的滋味……真挺让人不爽的。

蓝兰拿开他的手,弯弯唇:“我现在要是走投无路了,也许真的会接受傅少你的建议,但是我还有别的路,所以你的计谋,是得逞不啦~”

傅逸生眯起眼:“嗯?”她还想找谁帮忙?

蓝兰微微一笑,从他的手臂下钻了出去,躲到一边,用手机给远在欧洲的俞笙打电话。

时差关系,欧洲那边现在是白天,所以俞笙接电话很快:“啥事呀?”

“笙笙,我现在在榕城,出了一些事情,想麻烦你哥哥帮下忙。”

俞笙一听,立即正色:“你说,什么事?”

蓝兰就把今晚的车祸简述了一遍——她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找俞笙帮忙,就是因为俞笙现在不在榕城,她还要再找她哥出面,一来二去,麻烦太多人,所以才想找傅逸生更便捷,谁知道傅三少这个奸商,帮忙是有附加条件的。

蓝兰的话听得俞笙直冒冷汗,连忙追问:“那你现在怎么样?有没有受伤?”

蓝兰叹气:“我们都没事,就是现在被带到警察局,警察蜀黍对我们有点不友好,想麻烦你找你哥把我们带出去,我不想在警局过夜。”

俞笙咬着指甲,眉头拧着:“可是我哥去了法国出差……诶,我让盛总去把你们带出来吧,他在榕城。”

“好。”

二十分钟后,盛于琛出现在了警察局。

蓝兰双手合十对着人家鞠了个躬:“盛总,这么晚了,真是麻烦你了。”凌晨三点多了呢,想想真是过意不去。

盛于琛有注意到傅逸生,但他们平时连点头之交都没有,就没打招呼,只回蓝兰的话:“没什么麻烦,俞笙平时在学校也多亏你们照顾。”

……

很快,她们四人就被盛于琛带出了警察局。

傅逸生还杵在门口没走,蓝兰经过他身边的时候,他压低声音说:“小瞧你了。”

蓝兰微笑地对他点了下头,似是在说,承让啦~

她擦肩而过,傅逸生嗅了嗅,空气里似乎还有她身上的淡香。

盛于琛把她们四人送回了酒店休息,临走前对蓝兰说,有任何事情都能随时联系他。

因为受了这场惊吓,导致第二天娜娜三人都是焉焉的,连去黄金台蹲点‘偶遇’傅逸生都提不起兴趣。

蓝兰休息了一晚上,状态已经调整回来,一整天都在酒店里待着她觉得无聊,就一个人去逛了酒店旁边的百货大楼,顺便给她们三个买点安慰心灵的小礼物。

正逛着,忽然背后有个声音响起:“……兰兰?是你吗?”

这个声音……

蓝兰的眼睛飞快闪了闪,旋即恢复自然,慢慢地转身。

一家男装奢侈品店门口,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正目光殷切地看着她。

还真是他。

“国庆放假,就带朋友来玩几天。”蓝兰唇边一抹淡笑,心里却是在暗骂倒霉,她这趟出行真是流年不利,出车祸就算了,居然还遇到前男友……

是的,前男友。

这个男人叫宋流年,是她大二时交的男朋友,不过没半年就分手,原因是宋先生出轨,被她做奸在床。

哦,对了,宋流年就是傅逸生的二哥。

傅家和陆家一样,除了傅夫人生的孩子,私生女都只能随母姓。

宋流年一直都知道蓝兰漂亮,两年不见,她比当年更加美艳,一颦一笑端的是风情万种。

都说了蓝兰是男人见了会欲罢不能的女人,更何况宋流年还是前男友,男人的劣根性里本来就会一直觉得前女友还是自己的女人,他一看到现在的蓝兰的样子,心里怎么可能无动于衷?

他立即往前走了两步:“这么说你这几天都在榕城?那太好了,我们好久没见了,要不一起吃顿饭?”

蓝兰看着他没说话,但眉梢的似笑非笑,却像是在看什么有趣的表演。

宋流年踟躇道:“当年在办公室……是我不对,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道歉,但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,我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,今天好不容易在这里遇见你,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向你赔个礼?”

当然打不通,她早就把他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。

“当年的事情我都忘了,宋先生也不用放在心上,更不用特意跟我赔礼道歉。”蓝兰可没心情和他寒暄,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宋流年脚步一跨挡住她的去路,蓝兰脸上仅剩不多的笑意一收,淡淡地抬眸:“宋先生还有事?”

“兰兰,我真的是诚心想跟你道歉,这件事不做,我不管过去多少年都会一直记着。”

蓝兰扬眉:“这么说,这顿饭我不跟你吃,反倒是我不对?”

宋流年抿唇,低声说:“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蓝兰的眼眸里敛了一抹冷淡,她是不想和宋流年多待的,但她更不想这几天在榕城都受他的骚扰,权衡之下,就说:“行吧,这顿饭吃完,我们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,以后就算对面遇见,也当做是陌生人,怎么样?”

宋流年避开她的视线,闷声说:“我先去付个款。”

蓝兰耸耸肩,示意他请便。

宋流年往店里走了几步,又回头看了她一眼,好像怕她怕掉。

蓝兰才没那么无聊,她都答应了怎么还会跑?

连忙刷卡付了款,宋流年拎着衣服出来,对蓝兰展开一个笑容:“那边有一家餐厅,我吃过,味道还不错,我们就去那家吃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两人并肩往那边走,完全没有发现,这边有个男人一直在观察他们。

男人是傅逸生的损友,认识蓝兰也认识宋流年,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,立即就把电话打给了傅逸生:“逸生,你现在在哪儿?”

“什么事?”

傅逸生那边传来一阵微喘的声音,有点低,有点粗,还有点性感……

损友立即心知肚明,露出一阵不怀好意的淫笑:“我好像打扰到三少忙正事了,小的这就挂,不妨碍您嘞。”

傅逸生翻了个白眼,抓起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,声音还是有点喘:“人家说淫者见淫,指的就是你这种人。小爷我在跑步呢,有话快说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损友有点失望,还以为听到现场版呢。

“我是想跟你说件事儿,我在购物中心看到你二哥了。”

“哦。”没兴趣。

“和你女神在一起,好像挺熟的,还一起买了件衣服,现在在米其林三星吃牛排。”

“……”

傅逸生挂断电话,丢下手机的同时关掉跑步机,勾起的嘴角笑意不达眼底。

这边,蓝兰和宋流年一起走出餐厅,后者提出要送她回酒店,蓝兰莞尔婉拒:“不麻烦宋先生了,我和别人还有约,你慢走。”

毕竟是交往过,宋流年还是了解她的脾气的,她这么下逐客令就是不想和他多待,他要是死缠烂打,只会惹她更加厌烦。

他目光恋恋不舍地在蓝兰脸上缠绵了几个来回,才遗憾地道别,心里却是在打算找人弄到她的行程,再和她‘偶遇’一次。

蓝兰看着他走出相对远的距离后,才将鬓边的头发往耳后一别,笑说:“三少,您可以出来了。”

餐厅门口的人形玩偶后,慢悠悠地晃出一个男人。

蓝兰笑着转身,刚才吃饭时她就看到他来了,不过他应该是不想和他二哥碰上面,所以才没进去打招呼。

傅逸生双手落在口袋里,走到她面前,桃花眼一笑艳色风流:“你跟我二哥,挺熟?”看他们这交谈甚欢的架势,似乎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,“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“碰巧遇到了就一起吃顿饭而已。”蓝兰倒是坦承,“他是我前男友。”

傅逸生一顿:“前男友?”

蓝兰无所谓地点头,她和宋流年那一段都是两年前的事了,她道:“傅少在办公室看到的那出,是我宣布分手后,他对我纠缠不清。”

哦,不是什么职场性骚扰,是前男友纠缠不清。

傅逸生忽然笑了。

他发现这个女人比他想的还要有意思,他往前走了一步:“跟我二哥是前男女朋友的关系,还跟AS集团的盛总裁交情不浅,你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?”

蓝兰站着不动,任由他逼近,看他的衬衫的领子有点不熨帖,便动手帮他整理整齐,眉梢挑着:“所以呀,傅少,我并不是只有你这一种选择。”

傅逸生抓住她的手,笑意微凉:“不管你的选择有多少种,我傅逸生看上的女人,从来就没有拱手让人的道理。”

“蓝兰,你就拽着吧,你试试看到最后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……

傅逸生回到黄金台,让人送了几瓶酒到包厢,倒了一大杯喝着。

陆城遇碰巧来办事,见他一脸阴郁,觉得新奇:“谁惹你了?”

“一个女人。”傅逸生嗤笑。

在对喜欢的女人的事情上,他一向比较耐心,否则也不会陪蓝兰耗大半年,但是蓝兰今天的态度真是……

什么叫不是只有他一个选择?

她还想选他二哥或者盛于琛不成?

现在他有些同意损友说的话,这个女人就是被他惯的。

陆城遇颇觉得意外,靠着门问:“女人?哪个女人能让你这么吃瘪?”

傅逸生把整杯酒灌下,闷声回:“你不认识的。”

陆城遇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,转而说:“有一批货要从港城的码头进来,你去接一下。”

“什么货?”

“C型药。”

傅逸生顿了顿,C型药,春药……

他的眸子忽然黑了起来,玩味的笑笑:“好,我去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