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333章 把那杯酒喝下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蓝兰放下电话后,马上赶回了家。

一进门,蓝爸就冲上来抓住她的手,他完全慌了:“兰兰,兰兰,现在可怎么办啊?”

“你平时最有办法,你快想办法救救你弟弟,我听说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黑社会,你弟被他们抓住,一定没有好下场……”

“我们蓝家只有英子一根独苗,他要是没了,我将来怎么跟老祖宗们,还有你妈妈交代啊……”

蓝爸急得六神无主,搓着手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地渡步,唠唠叨叨说了很多话,回头一看蓝兰一直沉默着没开口,不禁急道:“兰兰,你说句话啊!!”

蓝兰抬起头,她来得匆忙,没有化妆,略显苍白的脸上挂着惨淡的笑:“爸,您要我说什么?”

“蓝英吸-毒您应该早就知道吧?您为什么不阻止他?为什么不告诉我?还有他去运毒的事情,您也是知情的吧?您纵容他这个纵容他那个,现在出了事,您要我说什么?”

她一直都知道蓝爸溺爱蓝英,但怎么都没想到,他竟然能这样是非不分。

吸-毒,运毒,这两个词单单是看起来就那么触目惊心,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文化的老人,怎么会连这个都放任他?

蓝爸局促道:“英子让我不要告诉你,我就……”

蓝兰闭上眼睛,无话可说。

蓝爸又开始团团转起来: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兰兰,你先把你弟救出来,到时候你想怎么说教再怎么说教。”

蓝兰摇摇头,她没那么大本事,她救不了蓝英。

可蓝爸现在能指望的只有她一个人,他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着她不放,双膝一屈,就给她跪了下去:“兰兰,那是你亲弟弟,这次你真的不能再见死不救啊,算阿爸求你好不好?你救救你弟弟啊。”

蓝兰哪里受得起亲生父亲给她下跪,连忙把他拽起来:“爸,您别这样,您快起来!”

蓝爸却一个劲儿地给她磕头:“阿爸给你磕头了,你救救英子,救救你弟弟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个情景就和四年前一模一样。

当年蓝爸也是这样跪在地上求她救蓝英,她没答应,他就拿着扫把把她赶出了家门,以至于她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没有踏进过家门。

历史再次重演,蓝兰只感到前所未有的身心俱疲,她身体沉沉地坐在沙发上,声音都哑了:“爸……你以为我是万能的吗?他这次惹上的不是小事,我要怎么救他?”

“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你弟死吗?”蓝爸软倒在地上,老泪纵横,“如果英子没了,我也不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这句话,就是道德绑架了蓝兰,不管蓝兰愿不愿意,都要为了他去奔波求助。

也是因为这件事情,蓝兰没办法准时回学校报到,她让娜娜三人先走,找了个借口让她们帮她请一周的假,她则是留在榕城继续想办法救人。

最开始的三天里,她把能找的人都找了,甚至连当年那个警察学长也麻烦了,可依旧没有找到办法。

更加直白地说,她里里外外忙了这么多天,其实连蓝英具体是被那些人抓走都不知道。

就在她走投无路时,四个黑西装男人突然出现在蓝家,中规中矩道:“蓝小姐,我们少爷请你一见。”

蓝兰愣了愣:“你家少爷是谁?”

四人只回一句:“和你弟弟的事情有关。”

他们拿捏住了她现在最要害的地方,蓝兰别无选择,只能跟他们走。

四个男人把她带上车,车子去往的方向她一点都不陌生——黄金台。

当车子在黄金台门口停下,男人带着她往里走时,蓝兰心里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些什么,手指不禁在身侧捏紧。

男人把她带到六楼的一间房门口,示意她自己进去。

蓝兰抬起手,犹豫了三秒钟,缓缓推开了门。

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,朝阳的方向是一大面玻璃,采光很好,大片的阳光倾洒在地板上,将木板的年轮都照得清晰可见,但因为太空阔,即便有阳光也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。

那个等着她的人就站在逆光处,光晕在他身体周遭勾勒出朦胧的线条,乍一看像从天际走下来的谪仙。

蓝兰原本就有些白的脸色,在看清楚他的面容后,好像变得更加没有血色:“果然是你。”

傅逸生啊……

从走进黄金台的一刻她就怀疑是他,结果真的是。

……她怎么忘了,榕城最大的黑帮就是他,蓝英就算不是在他手下出的事,他也一定知道来龙去脉,她何必费那么大劲儿到处找人,直接来找他不就行……

傅逸生眼中不掩饰笑意,一扬下巴:“别光站着,进来坐吧。”

蓝兰走了进去,微微一扯嘴角,笑得勉强:“原来是傅少啊,傅少怎么弄得那么神秘?您想见我,直接打个电话让我过来不就行。”

“你最近不是很忙?我想着如果直接叫你过来,你可能没什么时间,所以就干脆让人去请你。”傅逸生身体随意地往后一靠,勾着嘴角睨着她,他的领口解开了两颗纽扣,露出性感的喉结和一小截锁骨。

“怎么样?你弟的事情解决了吗?”

“傅少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这三天来蓝兰都没怎么休息,不断的奔波让她从身体到心里都疲累不堪,强撑着笑说,“如果已经解决了,您今天也不会特意请我来。”

换成是平时,蓝兰可能会循环渐进和他慢慢来,但是她现在只想把这件事速战速决。

反正她都送上门了,要杀要剐都注定好了,早晚都一样。

所以她直说:“傅少平时日理万机,我也不好意思在这种小事上耽误您太多时间,反正我的想法您也知道,您就直说吧,要怎么样才肯放了蓝英?”

傅逸生抬起一只手,手指在唇下来回摩擦,眼睛一眨不眨地落在她脸上,桃花眼里潋过的暗光像锋锐的利爪。

他就如一只出林的虎,盯着爪下逃脱不得的狐。

悠悠然地打量了她半响,傅逸生才道:“那我就听你的,直说——你弟呢,动的是我朋友的东西,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的规矩,家贼一般是要砍手剁脚示众的。”

蓝兰脸色白了一度。

“别怕啊,还没砍呢。”傅逸生笑道,“我知道他是弟,让人暂时手下留情了。”

他说的只是‘暂时’而已。

蓝兰喉咙一滚,哑声说:“那要怎么样,你才肯放过他?”

傅逸生忽然俯身过来:“嗯?我想要怎么样,你都肯?”

蓝兰脑海里飞快闪过蓝爸跪在地上求她,还有四年前他一气之下把她赶出家门的画面,眼睛里流露出丝丝悲哀,但嘴角却勾起来笑了:“嗯。”

傅逸生定定地看了她三秒钟,然后说:“桌子上的酒,你把它喝了。”

蓝兰目光一垂,桌子上放着半杯葡萄酒,她盯着按红得刺眼的酒液,抿紧唇:“酒里有什么?”

“你这么聪明,猜不到?”

蓝兰沉默,傅逸生一直以来对她什么心思她不是不知道,所以酒里有什么,她也大概猜得到。

伸手拿起酒杯,靠近鼻尖嗅了嗅,只能闻到香醇的葡萄酒味道,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她隐隐约约的,闻到了酒里夹带的一丝异味,她忽然觉得有些可笑:“下就下了,为什么还要告诉我,让我稀里糊涂喝下去,效果不是更好吗?”

傅逸生漫不经心道:“我傅逸生的确不是正人君子,但迷-奸这么LOW的事我也不屑做,所以我刻意直白地告诉你,酒里加了东西。”

告诉她酒里下了东西,让她主动喝下去。

明知道有问题的上钩,和不知道有问题的上钩,前者才更折磨人。

唇贴上杯壁,蓝兰的唇色在酒液的相衬下显得越发苍白:“我喝了,你就会放过蓝英?”

傅逸生直接点头:“会。”

那就好。

蓝兰闭上眼睛,将红酒一口喝干。

放下酒杯时手一抖,酒杯落在地上,脆弱的玻璃触地立即碎成碎片。

像落了一地的水晶。

傅逸生维持着姿势不变,就那样悠哉从容地观察着她的身上细微的反应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