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338章 他说她是公交车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蓝兰在沙发上坐下,那杯茶没喝,也没和宋流年‘聊聊’。

上次她就说了,那顿饭是他们最后一次交集,他这会自称是蓝英的朋友,她也不能把人赶出去,他想坐就坐着呗,但别想她招待。

宋流年开始在那儿自言自语,问她什么时候回的榕城,什么时候回学校,在哪家公司实习,明年毕业后要在哪里工作上,需不需要他帮忙之类,她一句话没回答,拿着指甲油涂指甲,他也不尴尬,开始夸她的指甲好看……

蓝兰感慨,以前怎么不知道宋二公子这么厚脸皮?

宋流年有点急了,突然换了个位置坐到她身边,整个身体都朝她压过去:“兰兰,我知道,其实你一直气我当初背叛了你,但是请你相信我,我跟别人都只是玩玩,只有对你才是真心,我……”

蓝兰直接起身,换到单人沙发上,八方不动地继续涂指甲,顺带看了眼时间,七点半,傅逸生差不多来了。

她收起指甲油,拎起包,步伐婀娜地走出去,全程,没给宋二公子一个眼神。

宋流年眼底闪过一抹阴鸷,不过转而想起他和蓝英的计划,嘴角勾出一抹冷笑。

拿出手机,把短信箱里早就编辑好的草稿发出去,随后立马就把SIM电话卡从手机里抽出来,掰断,丢进垃圾桶。

紧接着,他起身跟着蓝兰走出去。

车子已经开到蓝兰家那条巷子的拐弯口的傅逸生,手机忽然叮咚一声,显示收到一条信息。

他拿出手机,随手点开,信息里全是蓝兰和宋流年一起吃饭逛街嘻哈打闹的照片。

傅逸生的眉心立即一蹙。

他是学过图像处理的,看得出来这些照片都不是合成的,只是照片上没有标注任何时间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摄。

看他们两人身上的穿着,还有街道上的洋溢的新年气氛,好像是最近?

他不得不联想起蓝兰这段时间来对他约会的拒绝,还有异常的态度,眼底立即涌动起冰凉。

车子稳稳停下,傅逸生侧头一看,已经到了蓝兰家门口。

蓝兰恰好走出来,看到他的车,笑着挥挥手。

傅逸生收起手机,抿唇下车。

还没出声喊她,就看到她身后随之跟出来一个男人,男人手里那这一件西装外套,举止自然地披到她肩膀上,温声细语地说:“我知道你是要去参加舞会,但是天气这么冷,你还是多穿一件吧,到了再脱下也不迟。”

傅逸生当场就笑了:“二哥也在。”

宋流年神情意外:“逸生,你怎么会来这儿?”

“我也想问二哥,你怎么会来这儿?”傅逸生站在原地脚步不动,凉凉地看着他们。

蓝兰眉心一抽,鬼知道宋流年这个混账会突然来这一出。

她和宋流年什么关系都没有,也不怕被傅逸生看到他在她家,但是宋流年这个披衣服的举止,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会。

她肩膀一抖,直接把宋流年的衣服抖下,主动走到傅逸生身边。

“原来逸生和兰兰认识啊。”宋流年一副现在才知道的惊讶表情,笑笑说,“是这样的,蓝英在咱们家子公司工作,我跟蓝英是朋友,今晚他邀请我到他家吃饭,没想到兰兰竟然是他的姐姐,哈哈,我也挺意外的。”

兰兰??他们有那么熟吗?蓝兰直接翻了个白眼。

傅逸生笑了一下,单手揽住蓝兰的腰:“你们慢慢吃,我们先走了。”

说完他就搂着蓝兰上车。

宋流年还在他们背后微笑挥手。

傅逸生坐上车后,脸色有些冷沉,嘴角勾着笑意不达眼底:“不是说跟他没联系了吗?”

“是没联系啊,你没听他说,他和我弟是朋友。”蓝兰心不在焉地回答,她心里感觉宋流年这一波操作有点莫名其妙,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。

傅逸生直接把手机丢给她:“短信箱第一条,自己看。”

蓝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点开手机,看到里面的内容,眉心拢在了一起,当下就解释:“这些照片是当初我和他还在一起的时候的。谁给你发的信息?发这些干什么?”

傅逸生好像只是想把短信给她看,并不感兴趣短信的真相是什么似的,对她的解释也没说相信或者不相信,收起手机,话语淡淡地警告:“我看他还对你贼心不死,你最好离他远点。”

蓝兰原本还想再解释点什么,但看他这个态度,就把那些话全都咽下去,也冷漠地回了个:“噢。”

两个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,就跟对方怄起了气。

傅逸生让蓝兰陪他参加年会,蓝兰答应陪他参加年会,两人的心里,原本都存着要借这个宴会重新和好意思,但因为宋流年这一出,这个宴会最终完全没有达成原先预想的结果。

到了宴会现场,有个男士来邀请蓝兰去跳舞,她没拒绝。

傅逸生则是跟一个名媛聊得火热,凌晨时分宴会结束,他只让司机送蓝兰回家,至于他自己去了哪里……那还用说吗?

新年那几天,傅逸生没有再来找过蓝兰,蓝兰一脸无所谓,跟着俞笙和娜娜几个闺蜜花天酒地,一直到大年初八复工,她又回公司继续上班。

傅逸生没有出现,反倒是宋流年出现个欢,几乎每天都要到他面前刷一波存在感,就连她和俞笙去隔壁城市泡温泉,他也有办事跟来。

蓝兰烦不胜烦,但他实际上也没做什么骚扰她的行为,她也没法拿他怎么样。

这天她下班,又特么在公司楼下‘偶遇’到他。

公司离家不太远,蓝兰平时是骑小黄车上下班的,这厮也扫了一辆车跟上来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聊天,蓝兰实在是受不了,双手抓紧刹车停下来。

宋流年也停下:“兰兰,怎么了?”

“宋流年,你不觉得你很无聊吗?你别再跟着我了,你再跟着我,信不信我报警说你跟踪尾随?”

“我没跟着你啊,我刚好也要经过这条路。”宋流年无赖到底,“这条路也不是你的吧,我不能骑吗?”

蓝兰气极反笑:“你这样有意思吗?宋流年,我实话告诉你吧,从我看到你出轨的那一刻起,我就恶心你这个人恶心得不得了,我不管你对我还有什么心思,都别妄想了,我看不上你!”

她一踩单车,自己扬长而去。

宋流年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直到消失,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对面街道,蓝英躲在公交牌后,抱着个相机对他比了个‘OK’的手势。

蓝兰今天被宋流年气疯了,晚上跟蓝爸蓝英吃饭,一句话都不说,一直埋头吃菜喝汤,蓝爸都不禁问:“兰兰,在公司受气了吗?”

“差不多,遇到一条疯狗,一直咬着我不放。”

“疯狗啊?谁啊?姐,你告诉我,我帮你去教训他!”蓝英立即道。

“算了没事,我自己还能应付。”

“那就别生气了,姐这么花容月貌,为一条疯狗生气太不值得了。”蓝英去厨房重新拿了两个碗,盛了两碗汤分别放在蓝兰和蓝爸面前。

蓝爸笑起来:“英子说得对。”

蓝兰也被哄得心情好转,拿起他盛的汤喝掉。

大概是生气会影响精神,蓝兰饭后看了一会儿电视就犯困了,跟蓝爸说了一声就上楼睡觉,蓝爸道:“我也困,英子,你也早点睡,熬夜对身体不好。”

蓝英笑眯眯:“好,晚安爸。”

蓝兰一沾床就睡着,而且睡得很熟,什么知觉都没有。

直到被一阵踹门声惊醒,她睁开眼,茫然地望着天花板,迟钝的大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她的卧室,好像是酒店的房间……

来不及想自己明明是在自己的家里睡着,怎么醒来就在酒店,脖子就被人掐住,那人力道很大,把她直接从床上拖下来,一把按在墙上。

傅逸生的嘴角依旧勾着,但那抹弧度此刻却像一把弯刀,锋利至极。

“逸生,你干什么啊?放开兰兰。”床上传来男人的声音。

蓝兰转动眼珠看过去——宋流年!

此刻他和她全身都是赤裸,再加上房间的凌乱,垃圾桶里用过的避孕套……别说是傅逸生,就是蓝兰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跟他发生了什么。

傅逸生的手劲蓦然加大,蓝兰的脸色一下涨红,她抓住他的手腕,看进他的眼睛里。

他的眼里,是憎恨,是厌恶。

蓝兰还什么都没说,但是他好像已经单方面为他定好了罪。

定罪……蓝兰忽然想笑:“你连解释都不想听?”

傅逸生眼神是冷的:“行啊,那你解释啊,顺便解释你为什么跟他一起去泡温泉,一起上下班,一起回家吃饭——你解释,我听着。蓝兰,我好像告诉过你,我不喜欢和别人上同一辆公交车。”

莫名其妙出了这种事,蓝兰心里也在乱,但是她还是想冷静下来,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。

可是傅逸生的话……什么一起泡温泉什么一起上下班,最后还来一句公交车??

她是公交车??

蓝兰到这一刻才体会到什么是叫被人作践,她用力把他的手掰开,捂着脖子冷笑:“我的解释就是——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?”

“傅逸生,我跟你睡过几次,你就真把我蓝兰当成你的所有物?身体是我自己的,我能无名无分跟你上床,为什么不能跟别人?你不想上我这辆公交车?好巧,我这辆公交车,也不屑载你这个乘客!”

傅逸生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气成这样过,简直恨不得一把掐死她一了百了!“你什么态度?”

“我不仰仗你吃不仰仗你穿,难道我还要跟那些人一样喊你一声‘小爷’?跪在地上帮你舔鞋底?看不惯我我这态度?行啊,你有本事就让我除了你以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,我就把你当祖宗捧着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