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339章 蓝兰你可真行啊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纵观傅小爷的风流史,能让他捉奸的,只有蓝兰一个。

大年初一那条短信,他知道是有人想故意挑拨他和蓝兰的关系,但是他还是挺不爽在蓝家碰见宋流年,所以从那个宴会起,他就故意冷着蓝兰,想吊着她让她主动来找他。

结果呢?

这女人非但没有要来找他的意思,甚至还和宋流年越走越近!

这段时间,他每天都会收到一条短信,都是蓝兰和宋流年在一起的照片。

不是一起去泡温泉,就是一起骑自行车上下班,要不然就是一起逛百货大楼、一起上菜市场买菜……今天甚至还有他们一起进酒店的照片!

他不是看不出来,这件事从头到尾是有人在暗中里间他和蓝兰,但是蓝兰的行为态度和语气,还是让这场矛盾升级到顶点,两人最终什么都没有交流,傅逸生摔门而去。

蓝兰在他走后,也打电话给了俞笙,让她来接她。

穿好了衣服,蓝兰坐在沙发上,十指插入头发中抱住脑袋,傅逸生的话在她脑海里回旋,好半天,她唇边带上一抹讽笑——她和傅逸生到这里,才是彻底玩完。

她这边心烦意乱,那边宋流年还阴魂不散大言不惭:“兰兰,他不要你我要你,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,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委屈,我……”

话语在蓝兰砸过去的烟灰缸里戛然而止。

宋流年被砸破了额角,血流如注,他脸色立即变得阴狠。

蓝兰不冷不热问:“跟你联合的人是蓝英对么?”

到了此刻她还有什么想不明白?什么改邪归正,什么看学校想读书,都是蓝英演的一出戏!

他可真有本事,居然能联合到宋流年。

她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宋流年:“你简直是个蠢货!蓝英根本就是个疯子,他只要能报复我他什么都敢做,而你啊,你觉得傅逸生会放过你吗?”

宋流年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慌乱,旋即他又恢复无所畏惧:“傅逸生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对付我,就算他想对付我,我爸也不会同意。”

傅家子女多,为了以防因为兄弟阋墙导致家业衰败,傅老大早就立下规矩——无论有什么矛盾,兄弟间不准私下残杀——傅老大是一手开创傅家在黑道的巅峰盛世的人物,自有他的威严,他立下的规矩就算叛逆如傅逸生也不敢违抗。

否则以傅家的规模,早就比陆家还要乱。

当然了,他们这些兄弟平时几乎没有接触,就比方说傅逸生那次在餐厅见到宋流年和蓝兰在一起,他也自觉不露面一样,这是他们默认的相处方式,所以从来都不存在什么矛盾。

这次是个例外。

宋流年之所以不怕,就是笃定了傅逸生不敢私下对他动手,他总不可能跑去跟傅老大说,他睡了他的女人吧?就算说了,傅老大顶多教训他两句,哪有可能惩罚他?

一个女人而已。

蓝兰以前只觉得宋流年蠢,现在觉得他简直是没脑子,傅逸生就算对她没感情,但怎么说她也是他的女人,他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?他多的是办法在即不犯家里的规矩又能让他生不如死。

懒得跟他废话。

俞笙接到蓝兰的电话,立马就从家里赶过来,一进门看到宋流年还愣了一下,再一看房间里的情况和蓝兰疲累苍白的脸色,心下能猜到八九分,当即就炸了:“又是你这个王八蛋!你他妈……”

“笙笙,”蓝兰现在不想闹,有气无力地说,“把我带去你家,我想休息一会。”

俞笙连忙揽住蓝兰,认识她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个样子。

怕她身上有什么不舒服,她也不敢耽误,发狠地撂下一句:“宋流年,这事儿我跟你没完!”就带着蓝兰快速离开酒店。

好在蓝兰什么事都没有,只是累了而已,在俞笙家睡了两天人就好多了。

俞笙对宋流年说的那句话不是假把式,当天她就找了她哥,直接让她哥帮她废了那个混账。

于是隔天早上,宋流年就被人打断腿住院了,医生说可能会留下后遗症,这就意味着他以后走路要一瘸一拐。

大概是两天后,蓝兰和俞笙又听说,宋流年在医院遇到了‘意外‘——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摔倒,不知道划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,总之两条手筋和两条脚筋都断了。

这下好了,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至于蓝英,他偷了蓝爸多年来的积蓄连夜逃跑,蓝兰回到家时,只看到坐在地上哭泣的蓝爸。

一夜之间,好像全世界都变了。

蓝兰安抚了蓝爸,然后直接报警——就算是亲人,偷盗财物也是盗窃。

三月初,蓝兰返回学校。

这个学期大四的学生都要出去实习工作,蓝兰也是,她的实习公司离学校比较远,所以没办法再继续住校,只能出去租房子。

她拜托学长帮她在学校旁边找一间公寓,学长办事速度很快,没两天就把钥匙交到她手上。

等到她什么都安排好住进去了,才听人说,那间公寓其实是之前那个跟她告白的校草的。

蓝兰当时十分无语,在搬和不搬之间考虑了几天,最终选择了后者。

毕竟搬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她也要开始上班了,没那么多时间。

而且海城的租房紧张,离公司近又合心意的公寓现在几乎找不到,况且她又不是没交房租,和那个校草也没绝交,只是拒绝人家一次告白而已,刻意避开反而像有什么见不得的事。

权衡到最后,蓝兰就接受了这个公寓,打算住一段时间后就把蓝爸接过来——他本身就年纪大,这次又被蓝英气到,身体越来越不好,她不放心他一个人住在榕城。

忙忙碌碌了整整一个月,傅逸生都没出现过。

准确来说,是从那天再酒店分开后,他就再没有出现过。

本来以为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际,哪知道,这天她下班回公寓,打开门,竟然看到那个男人站在客厅里!

蓝兰猝不及防被吓得钥匙都掉到地上。

老半天,她才找回声音开口:“……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傅逸生双手环胸,打量着周围,每看过一个地方他的脸色就古怪一分:“你不知道这里是海城最鱼龙混杂的地方么?你一个女人敢租住在这里,是嫌自己过得太安逸?”

蓝兰在傅逸生的事情上总是有些敏感,听他说这句话,就想起他那天那句‘公交车’,没忍住暴躁:“你也知道这是我租的房子啊,那你一个外人,没有我的允许凭什么进来?”

傅逸生呵笑,忽然一步上前一手捏住她的下巴,随着他力道加重的是他语气的加重:“我算外人?那什么样的才算是你的内人?李泽旭那样的?”

李泽旭就是那个校草。

蓝兰觉得他的话是说不出的刺耳,一把挥开他的手:“你今天到底来干什么?你对女人不是一向干脆吗?藕断丝连可不是你的作风。”

傅逸生火气也不小:“你很懂我吗跟着我提我的作风?按照我的作风,早就该把你这个混账女人教训一顿!”

她和宋流年的事他早就把调查清楚,但要他拉下面子去找她说和,他做不到。

他觉得自己没错,是她自己愚蠢相信蓝英,是她自己没长心眼被宋流年算计,她还敢对他那种态度,他为什么要先低头?

可就像上次明明打定好主意要冷着她,却在收到她和宋流年一起进入酒店的照片时,马上就炸了一样。

这次他一听说她还住到别的男人家里,也马上就从榕城飞过来。

这个女人……这个女人怎么就不能像其他女人一样乖一点,听话一点,顺从他一点呢?!

“三少没什么事的话慢走,我还要出门,不招待了。”蓝兰说着就从他身边走过。

傅逸生抓住她的手腕,笑了:“你要出门?去哪里?医院?去照顾李泽旭?厨房里炖的汤是发给他的吧?”

蓝兰愣了愣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李泽旭前两天出了车祸,毕竟同学一场,而且她还住他家房子,于情于理她也探望也是应该。

只是那天去看他的时候,几个同学互相配合,以‘李泽旭的父母在国外,海城没有亲人,他们这些同学不是离医院远就是家里没条件做饭,你的公寓离医院比较近,而且下班比较早’,为理由,硬是把每天给李泽旭送饭的任务压在了她身上。

“你既然知道,就别耽误我时间。”她送完还要回来做PPT呢。

赶他走?

还那么急着去见野男人?

傅逸生桃花眼里变得一点笑意都没有,反而渐渐覆盖上一层危险的红色,他像突然间被激怒的狮子,拽着蓝兰一把丢到卧室的床上,这些天以来的火气终是爆发出来:“蓝兰,你可真行!”

“放过你几天你就忘了自己是谁的女人了是吧?我告诉你,你想都不要想其他男人,你这辈子都只能跟我!从头到尾能操你的只能是老子!”

说完,他不顾蓝兰的反抗,粗暴地咬住她的唇,在唇舌间给予她狠狠的教训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