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37章 他迟早会娶我的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挡不住的后果就是,南风第二天起来脚都是软的。

下楼时,她小心翼翼地挪着脚步,就怕一脚踩空。

陆城遇瞧见她这样,嘴角抿了一抹笑意,起身走上楼去,轻轻巧巧将她横抱了起来。

南风松了口气,嘟囔道:“今晚我一定要锁门。”连续两个晚上都这么疯狂,换成谁能受得了?

陆城遇将她放在餐厅的椅子上,‘好心’没告诉她,方管家手里有陆公馆上下每个房间的钥匙。

“今天别开车,让宋琦送你去公司。”他道。

有免费的司机,南风自然不会拒绝:“好啊。”

早餐后,宋琦的车子准时抵达陆公馆。

路上,南风很好奇地问:“宋秘书,你住哪儿?”近郊远离市区,她是怎么做到召之即来的?

结果,宋琦回答她:“南小姐,我就住在陆公馆。”

“哈?那我平时怎么没看见你?”

宋琦微微一笑:“陆公馆那么大,就算是住在一个院里也不容易碰上面,更不要说南小姐住的是主屋,我住的是偏屋,隔着好几面墙呢。”

“也是。”应是这么应,但南风心里想的却是——能住在陆公馆,身手又那么好,她真的只是一个秘书?

车子到AS门口停下,宋琦临走前嘱咐:“南小姐,下班还是我来接您。”

“那就麻烦你啦。”

下午下班,宋琦果然准时来接她,一分不多一分不少,掐点都没有这么准的。

当晚跟陆城遇一起吃饭,南风对她赞不绝口,前者听着便提议:“既然你这么满意,以后就让她送你上下班?”

南风可不敢:“让堂堂董事长秘书来当我的司机,我无福消受。”

陆城遇一笑,这件事也就作罢。

但她特别满意宋琦的时间观念这件事,却成了某人‘纵欲’的理由。

后来几个晚上,男人越发用力地折腾她,每次她受不了,拿‘明天还要上班’当挡箭牌,他就会回一句‘没关系,明天让宋琦送你’。

“……”

很快到了周五,下周一就是交标书的最后期限,南风一早到公司就去找盛于琛。

标书她两天前就做好交给他,只差最终定价需要盛于琛填。

原以为盛于琛已经填好了,结果一看,那标书还是她交给他时的样子。

她蹙眉:“盛总,最终定价还没决定吗?”

“这个项目从头到尾都你跟进,价格你填吧。”

南风不是没单独负责过一个项目,他这会全权放手,她也没受宠若惊,点点头应了。

“没别的事,我先出去工作。”她拿着标书往外走,手握住门把时,却听见他喊她:“南风。”

南风转回头,不期然和他审视的目光对个正着。

“你跟陆城遇什么关系?”

突如其来的质问,南风一时愣住。

表面上看,她和陆城遇八竿子打不着,谁都不会无缘无故把他们放在一起,可他却突然问了这么一句……

南风将耳边的头发别到耳后,笑笑:“朋友啊,否则呢?”

“什么朋友?”他端坐在办公桌后,一句一句如同审问犯人。

“普通朋友。”

略一顿,她故作轻松地反问:“好端端的,盛总您问我这个干什么?”

“这几天接送你上下班的人,是陆城遇身边的秘书宋琦,能让她亲自接送的人,你还敢跟我说你和陆城遇只是普通朋友?”

原来是认出了宋琦。

陆城遇虽然低调不常露面,但他的身份摆在那里,盛于琛调查过他,记住了他的身边的人,也不足为奇。

他仍坐着,但眉梢已显凌厉:“她接你去哪里?酒店?公寓?还是陆公馆?”

南风打断他,正色道:“盛总,您虽然是我的上司,但是下班后的时间属于我私人的,只要我没有影响到工作,私人时间里,我做什么事情,都没有必要向您仔细汇报吧?”

他眉目一凛,她无所畏惧,继续说:“我有交友自由,和陆少是什么关系的朋友,我也有权自己决定。盛总,现在是上班时间,我不想和你说太多的私事,先出去了。”

说完,她当即拉开门,然而才拉开一条缝,身后就伸出一只手用力按住了门板。

‘砰’的一声,门重新关上。

盛于琛不知何时,竟从办公桌后到了她的身后,手撑着门板,将她困住。

南风一动不动,面朝着门板。

身后,他的声音既低且冷:“从小到大,你一紧张,就看都不看我。”

握着把手的手捏紧了一下,但很快她就放开了,南风转身面朝着他,眼睛也直接对上了他的。

就如小倩所说,盛于琛也长得极为出众。

他将额前的头发全部往后梳,露出饱满的额头和入鬓的剑眉,耳边散落着几缕碎发,整张脸的线条每一分都恰恰好。

只是他平时不苟言笑,旁人一见到他,最先被他威慑到的是他沉冷的气场,因此,反而没有多少人会在意他的相貌。

但在南风的印象里,他也是笑过的。

盛于琛凝视着她:“你是陆城遇的情人。”不是问句,是笃定的语气。

南风移开视线,没有说话。

他当她是默认,又问:“从什么时候开始?”

他想起这段时间和陆氏集团接触最频繁的一个项目,旋即眯起眼:“你是为了浦寨的竞标跟他的?”

南风低垂着眼睫,像是在看他们对立的双脚。

而盛于琛低头,看的却是她的发旋。

她的不言不语让他愠怒,他沉着声问最后一句:“自愿?”

这次南风倒是应了:“嗯,自愿。”

盛于琛垂在身侧的手蓦然捏紧。

自愿!

她竟然说自愿!

胸腔中的火气已经到了临界点,随时可能爆炸,他脸色一沉,直接拉开门掠出去,擦肩时,丢下冷冷的两个字。

“犯贱。”

南风在原地站了片刻,这才打开门出去,神情看起来和往常没有区别。

“南经理,你手里拿的是标书吧?您怎么把它揉成这样啊?”小倩愕然。

“……”南风淡定松开手,“我是在试我的力气有多大,唔,十几页纸都能被我揉成这样,我挺厉害的。”

小倩:“???”

南风将标书丢给她:“重新打印一份送到我办公室。”

新的标书很快送到,南风看着那个空格沉吟了许久,她心目中是有几个合适的价格的,但直到下班,她也没有将数字填上去。

今天她是自己开车,车子停在大厦的地下停车场,远远的,她看到她的车门有个不速之客在等着她。

“俞大小姐来了怎么不上去坐坐,地下车库的空气很好闻吗?”南风慢悠悠地走过去,看着俞瑶似笑非笑的说。

俞瑶冷声:“我最近才知道,原来AS也参与了浦寨项目的竞标,南风,你接近James就是为了偷标底吧?”

“俞大小姐消息也太不灵通了,这都要开标了,你才知道AS参与了竞标。”

“南风,我奉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,这次中标的人,一定是俞氏!”

她哪里来的自信?

南风斜睨了她一眼:“你的James告诉你的?”

“你管谁告诉我的,反正中标的一定是俞氏。”俞瑶双手环胸,妆容精致的脸上满是得意,“你还不知道吧?James今晚要去我家吃饭。”

陆城遇要去俞家?

南风闪了闪眸子,这她倒是不知道。

她一沉默,俞瑶就越发得意:“你说要是什么样的交情,才能让无亲无故的一个人到另一人家里吃饭?”

“很多,莫逆之交,道义之交,亲朋好友,你爸也算他的前辈,晚辈去前辈家拜访,顺便留下吃个饭,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?”南风淡道,“俞大小姐,你想炫耀,还是等你的James抬着聘礼进俞家的时候再炫耀吧。”

“这是迟早的事!”

南风懒得和她争辩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解锁了车门上车,见那女人还挡着车前,她连续按了两下喇叭警告。

俞瑶忙往旁边退了两步,不怠地冲着她的车尾喊:“南风!不信你看着,这次中标的一定是俞氏!”

车子驶出车库,南风从后视镜看到,俞瑶也开车出来,还非常幼稚地强行超她的车。

回到陆公馆,方管家上前,恭敬地告诉她:“南小姐,少爷今晚不回来吃饭,您有什么想吃的吗?”

脑海中忽然闪过俞瑶得意的脸,她不禁地问:“他为什么不回来吃饭?”

“少爷并没有说明原因,我也不知道。”方管家歉意地笑笑。

南风也回以一笑:“我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,你看着安排就好,反正我们的厨师做什么都好吃。”

方管家笑着下去安排,南风也先上楼洗澡。

只是。

她自己都说不清楚,为什么一直静不下心。

或许是因为盛于琛怒气冲冲的脸。

或许是因为俞瑶自信满满地说‘中标的一定是俞氏’。

也或许是因为,她到现在都不敢填那个最终报价,唯恐棋差一招,满盘皆输……

不对。

都不对。

这些都不是让她心乱如麻的原因。

她屏住气,闭上眼,沉到了浴缸里。

一秒、三秒、五秒……

十秒、十五秒……

三十秒……

忽然,‘哗啦’的一声,她从水底冒了出来,眼神已不复刚才那些茫然,仿佛窒息的水让她想明白了自己到底在意什么。

南风一把抓过一旁的浴巾,胡乱擦干身体,套上衣服,转身就往楼下跑。

湿透的头发还在滴着水,沿着她跑过的路留下一串水渍。

方管家被她吓了一跳:“南小姐,可以吃饭了……您去哪里啊?”

南风跑出了门,头也不回地应:“倒垃圾!”

“啊?”

车子还停在前院,她钻进车里,一个急掉头就冲出了院子,如骏马般在林中飞驰而过。

弯月在她的头顶,被枝丫分割成缕缕微光散落在地,车轮压过秋初枯黄的树叶,车尾还有微风卷着碎叶飞扬。

——为什么会在意?为什么会心乱如麻?

不是因为盛于琛,不是因为俞瑶,更不是因为竞标书,而是那句——他早晚会娶我。

油门在南风脚下,不断被踩低。

这段路,细算起来她已经有五年不曾走过,可没想到,路线早就印刻在她骨子里,不用怎么想就知道在什么路口该转弯,走哪条小路能最快到达,如此熟悉。

从南郊到北郊,车子几乎横跨了这个城市,直到一座美轮美奂的庄园前,南风才踩下刹车。

俞家庄。

南陆北俞,城南的陆氏陆公馆,城北的俞氏俞家庄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