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40章 她就问他能回哪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男人本就是去留随她意的态度,南风要走,他也不会挽留。

回客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,南风下楼时遇见方管家,他没有问她要去哪里,只是主动帮她将行李箱拎下楼。

“谢谢你啦方管家。”她笑着挥手再见,然后头也没回地出门。

方管家目送她的车子驶离后,进厨房泡了一杯锡兰红茶送上楼。

书房里,陆先生仍坐在小沙发上,手里翻阅着一本书,视线一行行扫过那些法文。

“少爷,南小姐已经走了。”方管家小心地将茶杯放在小几上。

陆城遇‘嗯’了声,语调淡淡,也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随口应的。

方管家看着窗外乌云浓密,微微一笑说:“看样子,今晚是有场暴雨。”

“嗯。”

方管家见他没有别的吩咐,也就退下了。

没多久,窗外忽然起了风,骤风吹得窗帘哗哗作响,陆城遇拿起手边的茶杯抿了口,自始至终没有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过。

……

南风驾车行驶在林间,远远的,就看到乌云压境,道路两边的树被狂风拽着摇曳,几道闪电突然划破夜空,整个林子也跟着忽暗忽明,她有些受惊,下意识猛踩下刹车。

紧跟着,就是一场倾盆大雨,打落枝丫的树叶,和雨点一起重重砸在地上。

她的车停在路中间,危险报警灯一闪一闪,从上空看,如一只被困的金龟子。

过了会儿,南风没那么怕了,这才重新启动车子,以缓慢的车速开回自己的公寓。

然而,万万没想到,她那天搬去陆公馆太着急,竟然忘记了关窗户,偏偏她的床离窗又不远,这场暴雨,将她的被褥都泼湿了。

她常年独居,也没有备用的被褥,无奈,只得掏出手机江湖救急。

“兰姐,求收留。”

“陆公馆还不够你住吗?”

南风惨兮兮地说:“我从陆公馆搬出来了,公寓也进了水,我现在急需社会爱心人士援助。”

尽管她的话无厘头,但兰姐还是捕捉到了重要信息,挑挑眉:“你在哪儿?”

南风报了地址,兰姐很快就驱车过来。

车子一个漂亮的急转弯在公寓门口停下,南风吹了声口哨:“兰博基尼Reventon,全球限量二十辆,国内也没两辆吧?兰姐,抢国库咋不带上我咧?”

兰姐翻了个白眼说:“客人的,借我开而已。”

出入黄金台的人非富即贵,有个客人开这种车也不算多稀奇,南风也没再问,直接上车。

兰姐递给她一个保温壶,壶里装着热乎乎的姜茶,南风立即往她脸上么了一个:“太贴心了兰姐。”

“走你走你。”兰姐嫌弃地把她推开,顺带打量了她两眼问,“陆少发现你是个商业间谍了?”

南风眨眨眼:“兰姐,你怎么那么聪明?”一猜就中。

“我听说今天浦寨项目开标,AS直接成了废标,再加上你三更半夜又被人从陆公馆里赶出来,除了这个原因,还能是什么?”遇到红灯,兰姐将车停下,后头却有车冲她鸣喇叭,不是示意她让路,而是想引起她的注意。

“这么大的雨都挡不住这群荷尔蒙分泌过多的雄性兽。”她撇撇嘴,“早知道就不开这么招摇的车了。”

姜茶还温热着,在车厢内散发着甘甜的香气,南风喝了一口,从喉咙一路烫到了心底。

她看着渐渐小了的雨势,悠悠说:“是啊,我可是商业间谍。”

“嘶~”兰姐看了她一眼,“你这句感慨听着怎么那么意犹未尽?”

南风微笑:“没啊。”

……

黄金台一共七楼,一楼是大堂,二楼三楼四楼是招待客人的包厢,五楼是提供给客人的房间,六楼则是提供给姑娘们的准备的。

兰姐平时就住在六楼,她是头牌,配套自然是最好的,套房里有三房二厅,比南风的公寓还大。

南风参观完房间,问了句:“七楼是做什么的?”

“老板住的地方。”

虽说是住在黄金台里,但黄金台前后一共有三个门,南风平时走后门也没和谁遇上,更重要的是,那个门和AS只隔一条街,走路就能到,她觉得特别方便实惠,就干脆赖着不走。

兰姐见状,直翻白眼:“你好歹去把公寓收拾一下,回头把你家具都泡坏了。”

南风想着有道理,决定周六回去收拾。

……

周五晚上,她在六楼敷面膜,忽然接到兰姐的电话。

“笙笙,帮我个忙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这边有个客人点了姑娘唱歌,但我们这儿唱歌好听的几个姑娘都抽不开身,你来救个场。”兰姐记得大学那会,南风代表学校参加歌唱比赛,还拿过奖。

南风掀掉面膜,诧异了:“唱歌?”

兰姐忙补充:“你放心,这个包厢里的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和刘老板不是一个档次,只是想要个姑娘唱两首歌助助兴,不会乱来的。”

既是如此,举手之劳,南风自然答应:“遵命,女王大人。”

南风换了身衣服,画了个较为浓艳的妆就下楼了。

兰姐在门口等她,看见她过来,边推开门边说:“别担心,这几个客人都很绅士的。”

进到包厢,兰姐对着卡座里一个年轻男人玩笑说:“王少,看,我们黄金台的一代歌后来了,我没骗你吧?”

王少看了看南风,笑着朝兰姐举杯:“行行行,我误会你了,我自罚三杯好不好?”

南风走到点唱机前点歌,往高脚椅上一坐,笑着朝众人道:“歌后不敢当,顶多就是不跑调。兰姐,当着几位大少的面你这么吹捧我可还行?”

她说着还眨眨眼,顽皮的样子倒是惹得众人一阵笑。

南风点了首《想把我唱给你听》。

伴奏音乐响起,她手里拿着麦克风,身体随着旋律微微摆动:“想把我唱给你听,趁现在年少如花,花儿尽情开吧,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哑……”

她声音清清脆脆,唱这种慢悠悠的歌最合适,那个王少拿了另一个麦克风,帮她唱了男声部分,两人倒是配合得很好。

一曲结束,听的人都有些意犹未尽,南风也不想扫兴,便又点了一首歌准备继续唱,这时,包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有人走了进来。

王少喊了声:“岩,你接个电话怎么那么久?差点错过歌后唱歌。”

进来的人笑着应:“是公司的事。”听他说‘歌后’,他好奇地转过头,就看见坐在点唱机后的女孩,脸色当即一变,“笙笙!”

南风也是一愣。

谁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江岩。

江岩三步做两步上前,看见她穿着略显性感的抹胸裙,眉头更是皱到了一起: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王少应道:“她是兰姐叫来唱歌的啊,岩,你认识她?”

听到这个解释,江岩的脸色越发难看,直接拽着她出门:“跟我出来!”

兰姐立即起身,南风忙朝她做了个没事的动作。

江岩拉着南风出了黄金台,道路旁,他开口就是质问:“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唱歌!”

手腕被他拽得有些疼,南风也皱了眉:“唱首歌而已,江少,你也太激动了吧?”

而已?江岩脸色铁青:“听你这语气,难道你还做过别的?”

“……”

南风知道,黄金台不是好地方,进出这里的女孩难免被人诟病,她又被他撞见正在唱歌的画面,会产生误会也能正常,所以她没有因为他的话生气,正想解释,却见江岩用一种失望的眼神看着她。

就是这种眼神,让她原本想说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。

“当年你一走了之,我以为你会有更好的生活,所以我才没有出现,早知道你会把自己活成这个样子,我当初说什么也不会放你走!”江岩拽着她,低喝道,“跟我回去!”

南风脚步像长在了原地似的一动不动,看着他,时光交错间她想起了当年,想起了那个孤独的夜晚,轻声反问:“回哪里?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