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44章 被包围的诡异感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南风错愕。

两辆车立即靠路边停下,南风忙推开车门下车。

好在他们都刹车及时,车子并没有造成的伤害。

对方车主也很快下车,话语说得诚恳:“诶,抱歉抱歉,我想变换车道,忘记打位置灯了。”

这把清朗带笑的嗓音引得南风偏头,就见那是个很年轻且很英俊的男人。

他双手插在风衣兜里,迈步走到南风面前,装束简单休闲,但一眼过去全身名牌,唇角微微翘着,一对桃花眼含情脉脉,看人也自带三分笑意,总的来说,是很风流的长相。

但不可否认,这样的长相非常讨女孩子喜欢,

不过南风可没因为他这张脸,就忽略了他刚才那句话看似诚恳,其实语调里没有一点歉意。

上下打量了他两眼,南风道:“这位先生,就你这变道方式,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嗑药嗑大了。”

“冤枉啊,我只是刚回国不久,不太熟悉国内的交通规则。”男人笑起来,那张脸越发妖孽,“真的很抱歉,这件事我会负全责,车子的损失,还有给你造成的精神损失、人身伤害,我都会负责,唔,这样吧,我先送你去医院检查。”

南风看了下手表,时间不早了,她道:“检查就不用了,我没受伤,车也没多严重,看你长那么好看的份上,我自己处理就行。”

“那可不行,是我撞了你,就算你没受伤,但修车费还是要让我承担的。”男人返回车里,找出纸笔,唰唰唰写了几行字,然后递给南风,“这个是我手机号码,到时候你记得联系我,让我对你负责。”最后两个字,他说着,右眼还跟着眨了两下。

“……”

南风拿着纸条上车,满脸都是莫名奇妙。

启动车子前,她扫了眼那纸条,上面还有他的名字——傅逸生。

傅逸生,负一生,倒是和他那张风流多情的脸相配。

这个小插曲南风没放在心上,抵达公司门口时,她恰好和小倩碰上。

小倩招手:“南经理,早上好。”

“早。”南风边走边说,“你准备一下,等我开完例会,我们一起去京都酒店。”浦寨项目开标的那天,她去机场接了几位重要客户,就安排住在京都酒店。

“好的南经理,到时候我直接开车在门口等您。”

“OK。”

例会上,宋副总只字不提浦寨项目失利的事情,全程重点都在接下来的工作上,南风多少有些松了口气——她不是不敢面对失败的人,只是那个项目牵扯到那个凉薄的男人,她真心不愿提起。

例会结束后,所有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,一直安坐在旁的盛于琛忽然开口:“南经理,京都酒店那几个客户,交给王经理负责。”

猝不及防的安排,南风一愣:“为什么?”

盛于琛合上文件,淡淡道:“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,这几天就带薪休假吧。”

休假?

众人都有些懵,不由得面面相觑,好在不多时盛于琛又补充说:“顺便准备一下,周五跟我出差,去法国。”

南风一顿,然后应道:“好。”

高层们之间的风吹草动,没多久就传遍整个公司,南风和小倩经过茶水间时,就听见里面有几个员工在小声议论着。

“你们说,盛总这是什么意思?又拿南经理的客户送给王经理,又放她的假,又带她出差,我都看不懂他到底是罚没罚南经理。”

“废话,当然是罚了!你也不想想,如果南经理是完成了项目被盛总安排休息,那就是奖励;而她现在项目失利,客户拱手让人,还被勒令休假,就算盛总要带她一起出差,那也是明升暗降!”

南风听完一笑而过,小倩却替她打抱不平:“这些人懂什么!盛总怎么可能怪罪您?安排您休假明明是体恤您辛苦,这些人听风就是雨,净胡说八道!”

“是是是,小倩大人,咱们就不与傻瓜论短长,这种聪明事儿咱自己知道就成。”南风笑着将人拉走。

中午吃饭时,小倩问:“南经理,那这五天假期,您打算做什么?”

这个问题南风想都不用想,直接道:“报个登山团,活动活动筋骨。”

小倩很无语:“您怎么那么爱爬山啊?”

但凡有假期,必定去爬山,小倩跟她爬过一次,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真心搞不懂他的爱好为何如此特殊。

南风老神在在地说:“我们办公室白领,很容易得亚健康,爬山是有氧运动,对身体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***

陆氏集团顶楼,董事长办公室。

远离办公区的楼层平时十分安静,只有偶尔几声纸张翻动的声音响起。这是陆城遇最喜欢的办公环境,他聚精会神工作的时候,宋琦都不敢随便进来打扰。

可有今天个人,将车子丢在大门口后,直接乘电梯上了最顶层,拒绝任何人通报,甚至门都不敲,就大喇喇地推门进去,冲着办公桌后儒雅的男人喊道:“我出车祸了。”

陆城遇头没有抬,镜片后的眉毛却蹙了起来,他冷声说:“下次进来再不敲门,我就让保安把你拖出来。”

闯入者没把他的话放心上,又重复地喊道:“我出车祸了!”

“所以?”仍是没看他。

“你好歹表现出一点点关心我的样子啊,二十几年兄弟白做了。”语气哀怨至极。

这下陆先生干脆连回答都懒得回答他,目光快速掠过一行行文字,脑子跟着飞快地计算一些数据,可突然的,耳边忽然被人砸进来一个名字。

“南风。”

书桌前的人见他有反应,笑得不怀好意:“和我撞到一起的人,你的小情人南风。”

陆城遇停下了目光,终于抬头,清清冷冷地看着他。

“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我只是好奇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能让我们素来守规矩如教条的陆先生,打破不吃回头草的规则跟她纠缠不清。”

傅逸生坐在旋转椅上,脚一蹬,360度转了一圈,“我还留了我的手机号码给她,你猜,她会不会主动跟我联系?会的吧,那种女人怎么会放过我这种高富帅。”

脑子里忽然闪过那晚小巷里女人又气又恨的眼神,陆城遇神思一凝,拿起桌上一份文件,丢给了对面的人,语气温温:“如果你很闲,那就多负责一个项目。”

傅逸生扫了眼文件名,顿时不怠道:“你把你的工作都推给我了,那你干什么啊?”

对此陆先生的回应,是直接拿起搭在椅靠上的外套,径直出门。

“喂!你去哪啊!”

……

陆城遇坐上车后座,闭目养神,宋琦轻声道:“陆先生,刚才俞小姐来电,是否要回复?”

过了阵,宋琦没有听到他回答,也就没有再问,启动车子朝陆公馆驶去。

她本是最了解陆城遇的人,但最近两天她却也有些困惑。

陆先生平素待人虽然淡淡,但也不至于别人问话他一句话都不接,如此冷峻的模样,她从未见过。

难道,是不高兴了?

可,能有什么事,让堂堂陆氏大少不高兴成这样?

***

南风是说走就走的性格,当天就报了登山团,翌日前往机场,准备和驴友们一起飞往目的地——五岳之首,泰山。

他们这个登山团,每个人都会发一块胸牌挂在脖子上,好方便彼此之间互相认识,南风是开朗的性格,瞧见合眼缘的,就主动上前搭话,正跟人寒暄着,忽然有人拉了下她的袖子。

一回头,她就撞见了一张熟悉的脸。

她第一反应是惊讶:“江岩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再一看,他脖子上竟然也挂着一块牌子。

他竟然参加了登山团。

南风顿时觉得很困扰。

她那天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,她不信聪明如江岩会不懂她的意思。

他明明是故意的!

可能是性格使然,南风特别不喜欢被人束缚,好不容易摆脱了陆城遇,现在又来了江岩,她的心情立即覆上一层阴霾。

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笙笙,你说的不对。”

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南风莫名:“什么?”

江岩沉沉地吸入一口气,眼神变得坚定。

这三天,他一直反复在想南风说的那些话,越想他越觉得他们不应该是这样,他们曾经那么好,现在怎么能变成这样?他不甘心,他想要挽回,所以他辗转打听,知道她报了登山团,就毫不犹豫地追过来。

他说的很认真,甚至是笃定:“当年我留不住你,但是现在我可以,笙笙,我想照顾你。”

南风秀眉蹙到了一起“江岩,我说的话你是不是没听懂?”

“你是指前男女朋友应该老死不相往来那句话吗?我和你的看法不一样,我觉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每个人都应该要有一次弥补过错的机会,笙笙,给我这个机会。”江岩忽然一下抓住她的手,南风几乎是条件反射的,立即甩开了他。

两个人都有一瞬间的错愕。

南风知道自己反应过激,但是她没有解释,只说:“江岩,这个世上没那么多可以挽回的事情。”顿了顿,她看着他的身后,又是道,“你还是珍惜眼前吧。”

顺着她的目光,江岩看到了离他们三五米外的女孩。

是阮颜。

“你不是回海城了吗?怎么也在这里?”江岩神情好像并不知道阮颜回来,南风奇怪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,旁人的事她不爱管,直接转身登机。

他们这个团,机票是一起订的,座位都差不多在一起,南风直接朝着挂有胸牌的那几人走去。

在登山队里遇见江岩和阮颜,南风心里已经觉得有些倒霉,可她没想到,更倒霉的是,她还碰上另外两个‘老熟人’。

当六目相对时,南风整个表情都僵了;“你们……?”

俞瑶笑得也很难看:“……真巧啊,南小姐也要去济南?”

她再一看,南风胸前和他们一样的胸牌,这下完全笑不出来了:“你,也是要去爬泰山?”

南风只剩下:“呵呵……”

好巧不巧,南风的座位就在这两人的前面,南风一坐下,就感觉背后两道视线都定在她身上,只觉得如坐针毡。

她欲哭无泪地捂住脸,莫名想起刚才陆先生那道疏离如看陌生人的目光,顿时更加绝望了。

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?

……现在退团还来得及吗?

南风看着江岩和阮颜也上了飞机,座位竟然在她的前面,她莫名产生了种被包围的诡异感。

忍不住拿出手机,噼里啪啦打字:“兰姐,你能不能来救我?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我正和前男友以及前男友的现女友、前金主以及前金主的现情人一起旅行。”

三秒后,兰姐点了一排蜡烛。

“……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