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46章 你以为我不敢么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灼热的呼吸随着他的说话声烘烤她的耳廓,南风忍不住避开头,笑说:“陆少,你别恐吓我,要是明天我不敢上山,耽误大家的行程怎么办?”

陆城遇道:“那就别上,以后你的小聪明,找个理由退团应该不难。”

哦~

原来他的最终目的是这个。

让她退团?

凭什么?

南风就是不想顺他的意:“谢谢陆少夸奖,但是我这人就是喜欢迎难而上。”

他的眸底分明冷一分:“这么说,你还是要跟他上山?”

“陆少看起来好像很不喜欢和我一起旅行,不如,您看这样行不行,我退团是不可能的,那就您退团吧。”她如此提议,精致的脸上笑容明媚。

挑衅!

她分明是在挑衅!

他让她退团,她就反过来让他退团!

陆城遇单手捏住她的下巴,眼底色彩如风暴来临前的海面:“南风,你很放肆。”

何止是放肆,这个女人简直大胆肆意到了极点!

他那句话明显是警告,警告她不准再触怒他。

南风是个很知情知趣的人,换做是平时,她早就服软了,毕竟得罪陆氏的大少真没有好下场,但是今天她脾气也上来了,下句话同样不善:“看来我们交涉失败了,陆少,请出去。”

男人本就压着她的身体,突然施加了重量,危险意图毕露。

南风仍笑着,但眸子里分明有了冷意:“陆少,难道你以为,我每次都不敢喊人?”

这里不比小巷,超市里人来人往,她要是真喊了,不出两秒,一定有人破门而入,到时候他这个堂堂陆氏大少,势必被贴上女更衣室强..奸犯的标签。

刚才她是挑衅,现在已然是威胁!

这个女人,总是风情万种的女人,原来也有如此刚硬的一面。

陆城遇定睛看着她,良久后,他放开了她的脚,同时离开她的身体,转身出了更衣室。

南风盯着重新关上的门片刻,忽然抬脚狠狠踹了下地面。

……

次日凌晨五点半,迎着朦胧胧的天色,登山团整装出发。

昨晚下了小雨,空气湿润,还带着远处的花香,闻起来特别舒服,只是也因此,山路有些滑,他们不敢走得太快。

登山团队长复姓司徒,众人也都直接称呼他为司徒,他主张经验丰富的队员走前头和殿后,而他则穿梭在众人之间,关注每一个队员。

南风经验丰富,主动走到最前面,江岩看着她的背影,不禁加快脚步跟上她。

陆城遇跨上一个陡坡,伸手拉了把俞瑶,转头一看,就见那两人并肩而行的背影。

走了一阵,天彻底亮起,艳阳当头照,地面的水蒸气凝结在半空成了雾气,缭绕着山间,使得路更加难走。

又一个陡坡,江岩率先爬上去,然后把手递给了南风。

南风看着挑眉:“干嘛?就这个陡坡我还不放在眼里。你不用管我,多小心点阮小姐吧。”

阮颜一直很努力想跟上他们,但走着走着,还是落到了后面。

江岩抿唇:“我先拉你上来。”

后面的队员陆续跟上来,她也不磨蹭了,将手递给他,借力爬上半米高的陡坡。

跟上来的司徒听到他们的对话,笑着插嘴:“我作证,南风是我见过最会爬山的女孩,之前我们爬峨眉山,她还是第一个登顶的呢。”

其他人目光诧异,南风也骄傲,眉飞色舞道:“好汉不提当年勇,这次我也会是第一个登顶的人。”

司徒哈哈一笑:“那就看你表现了。”

俞瑶眼睛却在两人之间打转:“你们以前还一起爬过山啊?”

“是啊,南风经常报我的团,我们一起爬过挺多山的。”司徒回答得没什么心机,俞瑶却别有意味地笑道:“难怪你们那么熟,真羡慕南小姐,到那儿都能都有朋友。”

南风哪会不知道她的小心思,回以一笑:“好说好说,哪比得上俞小姐人缘好,诶,那天陪你逛珠宝店的先生,怎么这次没陪你来?”

陆城遇在这儿,听到这种话,俞瑶脸色都变了:“那是我哥!你明明认识,为什么要故意曲解我们的关系?”

“原来俞小姐也知道‘曲解’这个词啊?”南风淡淡微笑。

俞瑶:“……”

接连走了一个上午后,司徒安排了一个小时给大家吃饭和休息,有人眺望着远处,隐隐约约看到山林间穿梭的人影,不禁道:“明明不是节假日,但游客还挺多的。”

“那是自然,泰山可是有‘天下第一山’这个名号的,一年四季从不缺游客。”毕竟是自己祖国的名山,旁人提起来都有些骄傲。

司徒则是笑道:“说到底,还是因为它历史底蕴深厚,从秦始皇到清代,先后有十三代帝王亲自登上泰山封禅,对了,古人还有‘泰山安,四海皆安’的说法。”

俞瑶这个千金大小姐,从没有走过这么受罪的路,抬头一看,离山顶还远着呢,更不要说登顶后还要下山,此刻听他们说这些,心里又烦又不屑:“古人就是爱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要真有那么灵,哪来的侵..华战..争?”

众人原本兴致莹然,结果被她迎面泼了冷水,表情都有些讪讪,他们心里不满她说的话,但又奈何无从反驳,干脆都不说了,低头去看地形图。

南风喝着水,顺嘴怼她:“你不信的东西,还不准别人信了?说白了,这就是一种信仰,就像你一样,每次去罗马,都要跑去特莱威喷泉丢硬币许愿,希望自己又能肤白貌美又有白马王子,也没见你梦想成真过,可你不还是乐此不疲。”

“你!”

南风轻轻巧巧一句话,既反驳了她,又嘲笑了她,关键是还不带脏字,开玩笑般的语气,弄得俞瑶想发作都发作不了,气得直咬牙。

其他人出了口气,又被南风的话逗笑,这一笑,弄得俞瑶更加羞恼。

“南小姐都说了,这是一种信仰,所谓信仰,不就是人们用来寄托现实中暂且得不到的美好心愿么?既是如此,无论寄托什么,切不切和实际,都没有什么可以取笑的,现在得不到,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得到?”那旁,陆城遇开了口,却是为俞瑶救场。

他的话说得更为圆滑,两边都不得罪,唯独驳了南风的话。

俞瑶惊喜不已,她根本没想到陆城遇会帮她说话,惊喜过后,她得意地朝南风一抬下巴:“就是!而且我很快就会有白马王子!”

南风也含着笑点头:“陆先生说的是。”恰好有一行飞鸟飞过,她的视线便追寻飞鸟而去,侧脸淡淡的。

司徒咳了咳,忙将话题转开,免得气氛越来越尴尬:“休息好了话,我们就继续往上走吧。”他手指着地形图上一个位置,“天黑前走到这个地方,这里地势平坦,适合我们扎营。”

地形图上的短短一截路,足够让他们行走两个小时,山那边的夕阳完全坠入地平线前,众人终于走到目标地点。

司徒动员大家,趁着天还没黑透,先将帐篷搭起来。

南风有丰富的登山经验,自然也有丰富的野营经验,三下五除二就将帐篷搭起来。

江岩大学时期跟同学一起做过野外探险,搭帐篷对他也没难度,阮颜想帮他,他都干脆拒绝:“我自己来就可以,你到一边去,我弄完了再帮你。”

反观那边的陆先生,却是第一次做这种事。

起初南风还有抱有看笑话的心思,等着陆先生手忙脚乱求助别人,哪知道,他拿着说明书看了一遍,然后开始动手安装,模样不疾不徐,却做得很准确,不一会儿也将他自己的和俞瑶的帐篷搭好。

……果然脑子好用。

南风感慨。

帐篷搭好天也黑了,司徒在空地上点了个篝火,照着他们的营地影影绰绰。

众人随身都带有速食食物,安顿好后都各自拿出来吃,南风坐在帐篷外的地面上,埋头找旅行包里翻找着什么,把东西都倒了一地。

司徒走过去看了眼,不禁得笑呼:“你东西也带得太齐全了吧?”指南针、绳索、手电筒、医药箱不说,她竟然连折叠锹、砍刀、小剪刀也带了。

“有备无患。”南风笑笑,随手捡起一包肉干撕开,里头是独立包装的,“吃不吃?”

司徒当然不会拒绝,他们为了方便,带的食物都是能填饱肚子,但是味道很一般的速食,能有个肉干吃,他哪会拒绝?

其他人见了,也嘴馋:“我也要。”

南风干脆将一整包都给了司徒:“你们分吧,我这里还有。”

“那谢谢啦。”司徒拿着肉干起身,每个人都分两块。

南风又从包里拿出一罐八宝粥,朝江岩递过去:“喏。”

司徒分发到陆城遇面前,笑着说:“来一块吧,味道挺不错的。”

陆城遇不立即应,目光先偏过去看了眼那边的女人,却是看见她主动将一瓶八宝粥递给江岩。

“谢谢,我不喜欢吃这个。”他淡淡婉拒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