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50章 已经有人下去了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今天的风势很猛,独木桥孤零零地横跨在两个山丘之间,没有重量似的随风摇晃。

南风静静吐纳着,稳住呼吸,语调听起来还算淡定:“你先还是我先?”

身后的人冷不丁问了句:“昨晚James是不是去你的帐篷了?”

她的话很轻淡,风声过耳,南风听得不是很清楚:“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转眼间她又恢复成那个盛气凌人的俞大小姐,往她面前一站道:“当然是我先。”

谁先谁后南风并不介意,往后退了两步,让她先走。

桥面宽度只有十厘米,恰好能容下一只脚,俞瑶紧抓着两边的麻绳,刚踏出两步,木桥就不受控制地摇晃起来,顿时吓得她又缩了回去。

“别怕,我们都在这边接你们。”

“慢慢走过来。”

桥的那一边,所有人都在为她鼓励,但俞瑶就是克服不了恐惧,迟迟不肯再迈出脚步。

双手环胸,南风悠悠地说:“你要是不敢就让开,我先过去,我可不想跟你在这儿耗着。”

被她的激将法刺得浑身一凛,俞瑶梗着脖子说:“谁说我不敢!”

“敢就好,你看阮小姐那种娇滴滴的小姑娘都过去了,你要是不敢,我就真要嘲笑你了。”

俞瑶最讨厌被人比下去,南风这些话踩中她的痛脚,她心一横,直接走上了木桥。

她还是怕的,但是这次她没有再缩回来。

南风看她走出了一半的路,这才跟着走上去,她的胆子比较大,全神贯注地直视前方,脚步缓慢而坚定,不多时就走到俞瑶的身边。

原本走得好好的,再走十几步就能上岸,可偏偏这时候,俞瑶低头往下看了一眼,就见山风呼啸而过,吹得草丛哗啦啦摇曳作响,像极了张开口,等着吞噬万物的无尽深渊。

她脸色一白,一下子尖叫起来:“啊——!”

“我不敢走了!我不敢走了!”

谁都没想到她会在中途会出这种事,忙喊她:“你不要看下面!抬起头!看着前面!”

“不要!我不要!我要回去!”

她不走,南风自然也无法往前走,她也急道:“你往回走的路用来往前走,你都能到对岸了!”

俞瑶什么都听不进去,一个劲儿喊着要回去,木桥因为她的颤抖也跟着摇摆,南风站在上面空前不安,忍不住喝道:“你别抖!”

陆城遇眉心一蹙,站到木桥面前:“俞瑶,冷静点,别动!抬起头,看着我!”

俞瑶白着脸抬起头,看到对岸的男人正专注地看着自己。

陆城遇再次走上木桥,走到她面前:“跟着我走,我走一步,你也走一步,好不好?”

他的到来给了她勇气,俞瑶忙不迭点头:“好、好。”

“我牵着你?”

“好!”

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,很紧很紧,陆城遇像牵着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,一步步走向对岸,偶尔还轻声说两个字‘别怕’,俞瑶带着笑咬着唇:“我不怕,有你在,我不怕。”

看到这一幕,对崖的众人都松了口气,只是没有人注意到,南风的双手将麻绳抓得很紧——这样的桥,就算一开始不怕,但无端在上面滞留了这么久,胆子再大的人也怕了。

南风闭了闭眼,再睁开时,前面两人已经走出一段路了。

她绷紧了神经,小心翼翼地迈开脚步。

俞瑶这时候忽然回过头:“你要不要牵着我的手?”

南风微微一愣,很意外俞瑶竟然会这么好心。

“快点。”她催促。

“……”南风将一只手递给了她,“谢谢。”

独木桥上,三人稳稳地走着,眼看离对岸只剩下三五步,南风总算松了口气,可她没有想到,这最后几步,俞瑶突然一脚踩空,整个身体都往一边倾倒!

“啊——!”

意外来得太过唐突,更加要命的是,俞瑶还抓着南风的手,她一失去平衡,南风也稳不住自己的身体,两人几乎同时摔出独木桥!

陆城遇反应最快,立即握紧俞瑶的手。

岸上的人纷纷跑过来帮忙,先抓住陆城遇,以防他被俞瑶和南风拉下去。

“啊——救命啊——”

女人的尖叫声回荡在山间,刺耳又触目惊心,所有人都慌了手脚,这样的意外在他们登山生涯中从没有遇到过!

司徒立即从包里拿出救生索,想给陆城遇捆上,陆城遇却喊:“给南风!”

相比于被他紧紧拉着的俞瑶,南风才是最危险的——毕竟女人能承受的重量有限,俞瑶随时可能因为撑不住而松开南风的手。

司徒立即将绳索往下抛:“南风!想办法捆到自己身上!”

南风此刻就像一只随时可能断线的风筝,在半空中摇摇晃晃,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往下面一看,如张开口的怪兽般的深渊让她全身猛地一颤,如果摔下去……

如果摔下去,她一定会没命!

救生绳甩到了她面前,她忙抓住,往自己的手臂上缠。

“缠腰上!”陆城遇喊。

南风脸色苍白着,抓着绳子想要往自己腰上缠,可在半空做这种事情太难了,她费了好大劲都缠不上,俞瑶大概是撑不住了,手微微松了点,她吓得丢开救生绳,双手紧抓俞瑶。

“疼!”俞瑶痛呼。

陆城遇眉心都拧成了死结:“绑个绳子都不会,你怎么那么蠢!”

生死关头,就算平时有再好的修养和脾气,此刻也早就丢到天涯海角去了。

南风更是恼道:“你以为我不想绑吗?你心疼你的俞小姐被我抓疼,我还心疼我自己的命呢!”

这个女人真是……陆城遇喝道:“那你就快点绑好,别连累别人!”

救生绳再次被抛到她面前,南风一把抓住,胸口憋着一股气,胆子也大了起来,一改刚才的畏手畏脚,扯着绳子就往自己腰上捆。

这次比较顺利,看到她锁上安全扣,陆城遇才稍稍舒了眉心。

与此同时,俞瑶仿佛已经耗尽了所有力气般突然松开手!

“啊——”阮颜吓得捂嘴尖叫。

“南风!”

“笙笙!”

“抓紧救生绳!”

南风的身体往下迅猛地坠落,落到救生绳的极限时上下弹了弹,跟着就狠狠一下撞上崖壁。

“嗯……”整个身体立即传来疼痛的抗议,南风视线立即眩晕起来,眼前的一切全部模糊。

祸不单行,山间穿过一阵大风,她的身体在狂风中又一次撞上崖壁,崖壁上凸出一块石头,她的腰不偏不倚撞在上面。

南风听到了自己的身体传出一声细微的‘咔嚓’声,像是什么被折断了。

“南风!”

“笙笙!”

崖上有很多人在喊她,听到她的耳朵里却有些遥远,南风撑不住地合上了眼皮。

陆城遇已经把俞瑶拉上来,他在崖上目睹了全部过程,更是看到他身体软软地垂着,一动不动,也不知道伤得多重。

司徒他们想把南风拉上来,可不管怎么用力都拉不动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不知道啊……”

江岩扑在崖边一看,整颗心都揪了起来,忙回头跟他们一起用力往上拉绳索,可下面的南风就像是有千斤重,怎么都拉不动。

“绳子被崖壁上的树缠住了!”有人看清了情况,回头冲让他们喊,“这样拉没办法把南风拉上来!得下去个人把绳子解开!”

江岩立即道:“我下去!”

阮颜想都没想就抓紧江岩:“不行!太危险了!”

江岩看都不看就把她推开,阮颜摔在地上,琪琪同时喊:“已经有人下去了!”

旁边有四个男人抓紧另一根绳索,陆城遇正慢慢往下降。

江岩一下子咬住牙,捏紧了拳头。

这一次,他又慢了一步。

陆城遇下降到那棵树的位置,双脚踩在树身上,一边掰断缠着南风那根绳索的树枝,一边沉着声呼喊:“南风,南风。”

南风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,只是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让她无法承受,她没办法做更多的事情,甚至没办法发出声音。

“南风。”

“南风。”

“……”

无数声‘南风’不断在她耳边环绕,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惹人烦。

吵死了!

“南风,醒醒。”

我又没晕!

“南风,醒醒!”

谁啊?!怎么这么烦!

“南风……”

南风一下抬起头;“别叫了!我没死!我听得见!”

陆城遇站在树上,山风吹起他的头发,他的脸色也有些白,看到她还有力气生气,反倒是一笑,道:“没死就抓紧绳子。”

南风费劲地抬起手抓紧绳子,陆城遇掰断最后一根树枝,绳索解开,她的身体也往下坠了一点。

陆城遇抓着她的绳索,一使劲,将她从下面拉起来:“脚,站在树上。”

南风强撑着精神,恍恍惚惚听见他的命令,抿了抿唇,双脚站上粗大的树身,只是乏力地往他身上靠,陆城遇顺势搂紧她的腰,感觉到触手可及的体温,他闭了闭眼,才仰起头对上面的人喊:“拉我们上去。”

两根绳子同时往上升,着陆的一刻,陆城遇放开怀里的女人,才发现她已经昏过去了。

而他摊开的掌心,一片血迹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