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59章 竟然是那样温柔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可能是她的表情太过微妙,陆城遇不禁问:“怎么了?不是你嘱咐我要穿得休闲一点?”

南风忙收了视线,掩饰性地咳了咳:“……没事,我们出发吧。”

她自己也开了一辆车过来,陆城遇忖着:“坐我的车吧。”

南风摇了摇手指:“我们各开一辆,到了那里还有别的用处。”

她这样故弄玄虚,倒是让他越来越好奇,她到底要把他带去什么地方?

此时天才蒙蒙亮,路上的车不多,他们一路畅通无阻,上了高速,又转小道,整整开了两个小时才抵达目的地。

也是到了陆城遇才知道,南风竟把他带去了远离城市的丘陵。

这种由连绵不断的低矮山丘组成的地形,也是这个国度一大特色,据数据统计,法国超过一半的领土都是丘陵。

南风将车子开到山丘顶端,整个脑袋都从车窗里探出来,激动地朝他招手:“陆少,看那边!”

她的笑容那样张扬,陆城遇微微凝滞了片刻,才将目光移向她指的方向——那是一个小村庄,而太阳在村庄后缓缓升起。

微弱却金灿的光芒慢慢覆盖满整个草原,眼前的画面加注了晨曦后好像变成梵高画笔下的《麦田》,每一帧都带有生机勃勃的气息。

日出。

仿佛触手可及的日出。

陆城遇第一次有这种其实太阳离他很近的错觉。

“陆少,跟着我!”南风又喊了一句,未及他反应,她就启动车子直冲下斜坡!

这个坡度虽然不是很陡,但是贸然冲下去还是很危险的,陆城遇的心微微一紧,忙踩下油门紧随其后。

下坡过程中,南风还提了车速,发动机不断发出沉闷的呼声,车轮偶尔碾过凸起的石头,整辆车都跟着抖了抖,好像随时可能会翻车坠毁。

陆城遇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胆子做这种事,更让他想不到的是,她竟然将车子直冲进半人高的草丛里,哗啦啦惊起栖息在丛中的飞鸟。

“南风!”他忍不住呵斥。

南风从车上下来,却像个恶作剧成功的顽皮孩子,笑得直不起腰,边笑还边说他:“陆少,你怎么开得那么慢?那样哪能体验到惊险和刺激?你这波亏大了。”

“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很好玩的地方?”陆城遇没有笑,黑眸里盛满无声的愠怒,“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好玩?”

南风还是不以为然,张开手在原地转了个圈:“别那么严肃嘛,没你想的那么危险,不信你自己试一次,我保证,你绝对会爱上这种feel~”

他才不会像她那样幼稚!

他愠色道:“下不为例。”

“行行行,我保证下不为例,可以了吗老干部?”

她还是笑着,承诺许得半点诚意都没有,飞鸟在她身后展翅,初升的太阳在她的头顶,暖光下她每一根发丝都泛着光晕,他忽然柔软了神情,好似无奈般轻摇了摇头。

“陆少,你还没吃早饭吧?”南风笑够了才问。

陆城遇摇头,南风立即拉起他的手:“我带你去吃!”

这个小村庄明显是普通的农村,并不是那种商业化的农家乐,这里能有什么饭馆?陆城遇还没疑惑完,就见南风脱了鞋子,赤着脚走进了藏在草丛深处的浅滩里。

“你又想做什么?”

南风回头朝他一笑:“伺候陆少用早餐啊。”

浅滩沿岸有一片野生莲花,莲叶高低错落亭亭如盖,南风弯腰去拨开一片宽大的莲叶,就看见底下藏着一支支莲蓬,她直接折了三四支回到岸上。

见他疑惑不解的神情,南风忽然有了种微妙优越感,得意于她竟然掌握了一门他不懂的技能,她一边剥着莲蓬的绿皮一边问:“陆少,你吃没吃过莲子?”

陆城遇不动声色地看着,低声道:“吃过。”

“不是莲子汤,是这种。”她摊开手,掌心里躺着几颗从莲蓬里剥出来的莲子。

陆城遇拿了一颗,看了看,他的印象里并没有哪道菜有这样的食材,遂摇头:“没有。”又问,“这个能吃?”

“当然能。”南风将莲子剥开,里头就是水嫩嫩的莲心,她自己尝了一口,然后满意地扬眉,“这里的孩子每到夏天,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游水摘莲蓬,我们赶了一个夏天的尾巴,要是再晚几天入了秋,莲子变苦就不能吃了。”

她说着剥出莲心送到他嘴边:“试试。”

陆城遇没有张嘴,微蹙着眉看着,像在审视。

名门出生的少爷,从小到大,无论吃穿都是最上等最精致的,哪有过随便在外面摘野果吃的经历?南风看他那副如临大敌的表情,忍俊不禁,又往前递了递,碰到了他的薄唇。

“能吃的。”她笑道。

陆城遇看了她一眼,低头,吃下了她指尖的莲心。

南风立即问:“好吃吗?”

陆城遇眉心舒开:“很清甜。”

“没骗你吧。”

最终两人各吃了两支莲蓬,南风揉了揉肚子,她还饿着,身为男人的陆城遇自然也不会饱,她又有了鬼主意:“我们去抓鱼吧?”

陆城遇看了她一眼没表态,但是意思很清楚——亏她想得出来。

电视剧里演的,主角随便找一条河就能抓到鱼野炊,可这是现实,哪来那么多鱼让人抓?就算有鱼,他们什么工具都没有也抓不到,即便抓到了也吃不了。

南风郁闷:“那我们怎么办?我好饿。”

陆城遇好笑:“这不是应该问你吗?是你把我拐到这荒郊野岭,结果什么都没有准备?”

南风悻悻,她根本没有想那么多。

陆城遇拿她没办法,只得打了个电话把宋琦叫过来。

等待的两个小时里,两人找了一处太阳晒不到的地方坐下。

此时已经八点半,小村庄热闹了起来,几个七八岁的孩童赶着一群羊到草原上放牧,羊群乖乖吃草,他们就在旁边玩闹,各拿着一根竹竿当‘兵器’两两对战。

南风眯起眼睛,笑着道:“除了饿肚子外,其实这个地方挺不错的,是吧陆少?”

“嗯。”

的确,远离城市的喧嚣,听不见车水龙马的声音,那些算计和利益便遥远得好像是另一个空间的事情,他也难得不用去面对那些枯燥的数字和文字,不用计较得与失。

南风双手枕在后脑勺,直接向后倒了去,虽然有树叶遮挡阳光,但她还是觉得有些刺眼,不禁闭上眼睛。

秋风凉爽,远处孩童的嬉笑声不绝于耳,南风神经一放松下来,不知不觉便有了睡意,迷糊中她还不忘问:“你喜欢这里吗?”

“喜欢。”陆城遇轻柔的声音就好像是定心丸,南风嘴角微微一弯,眼皮彻底贴住了眼睑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?”陆城遇问着偏过头,才发现她竟然已经睡了过去。

明明说好是带他出来玩,结果呢,没有准备食物让他饿肚子不说,现在竟然还睡着了……陆先生气极反笑,曲起手指就要去弹她的额头,可等靠近了,察觉到她均匀的呼吸,手却又是停下来。

一个多小时后,宋琦驱车到来,她这一路赶得很急,就是怕陆先生久等,远远的,她看见那一男一女坐在树下,她忙拎着食盒跑过去。

越靠近,她越是狐疑。

她看见陆先生的手偶尔抬起扇动,像是在驱赶着什么,而南小姐将头枕在他腿上,一动不动。

他们怎么了?

直到她走近了才发现,原来,南小姐睡着了。

而陆先生在帮睡梦中的南小姐驱赶蚊虫。

他的神情看似如常,可细细一看他唇角分明浅浅弯着,眸中也有浅浅的涟漪荡漾开来。

竟是那样温柔。

宋琦迟疑地轻喊:“陆先生。”

陆城遇没有回头,只是轻点头,也没有要接过食盒的意思,她只能在一旁站着。

过了会儿,睡梦中的南风不知道梦见了什么,唇忽然动了动,轻轻呓语出声

宋琦离得比较远,听不太清楚,隐约听见好似是在喊一个人的名字,她不禁循声看了过去,却是先看见原本和煦的陆先生眼眸忽然变得凛冽。

这是……怎么了?

南风这一觉睡得很香甜,竟睡了整整两个小时,直到被秋风吹得有了凉意,她才舍得从美梦中醒来。

“醒了。”陆城遇垂着头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南风发现自己枕在他的腿上,微微一愣,忙不迭地起身:“诶?我怎么睡着了?还睡到你的腿上?”

“这要问你。”他淡淡地将问题抛回去,脸色如常,看不出是否不悦。

南风挠挠后脑勺,可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怎么睡到他腿上,干脆不想了,只当成意外,一笔带过:“我这个人睡觉不安分,辛苦你啦陆少。”

目光一偏看见立在一旁的宋琦,南风眼睛瞬间亮起:“宋秘书,你已经来了呀?快快快,给我吃的,我都要饿死了。”

宋琦总算能把手里的食盒放下,南风探头一看,乐了:“寿司?不错嘛,我喜欢,宋秘书你真懂我。”

“是陆先生吩咐的。”宋琦不敢居功。

“陆少,有品味!”她竖起大拇指夸奖。

陆城遇瞥了她一眼,那目光不温不火,触得南风后背无端生寒。

但是他的声音很平常:“喜欢就多吃点。”

南风又看了他两眼,确定他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后,才没有再顾虑,放心地大快朵颐。

饱餐一顿后,南风又躺回了树下,优哉游哉的感慨:“如果在这里过夜的话,躺在草垛上还能看见星空。”

陆城遇不疾不徐地起身,回答道:“今晚不行,改天有时间再来吧。”

“好啦好啦,知道你忙。”

又一起在小村庄里逛了一圈,差不多下午三点时,他们便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。

回程时陆城遇并不和南风一起走,南风只当他是要去别的地方,也没有多问,道别后就先开车走了。

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倾斜,秋风有了寒意,宋琦将一件外套披在陆城遇的肩膀上,声音里却是疑惑:“南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一边义正言辞的要跟他们划清界限,一边却邀请陆先生一起来游乡村,如此矛盾的态度,饶是她素来擅长洞察人心,也捉摸不透她到底想干什么。

陆城遇远望着丘陵,淡淡道:“你看不出来吗?从昨晚那顿饭开始,她一直在努力把人情还给我。”

人情。

他出手撮合AS与乔森合作的人情。

尽管他说不用她还,可是她还是暗自计较着,这就是她想彻底划清界限的坚决态度。

宋琦则是愣怔:“用这些……还人情?”

“她总有自己的一套方法。”陆城遇弯腰坐进车里,想起她在梦中轻唤的那个名字,眸底忽而闪过幽黑的光芒。

车尾扬长而去,远离这片尘世之外的净土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