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61章 能请你跳支舞吗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南风显然是做过一番工夫的,翻开菜单连点了十几道菜。

上菜之前,服务生先送上来一瓶醒过的白葡萄酒,往每个人的杯子里各倒了三分之二的量,陆城遇只是轻轻一嗅,便道出这瓶酒选用的原料:“薏丝琳被誉为白葡萄中的皇后,比起莎当妮,我也更喜欢薏丝琳细致和均衡的口感。”

盛于琛挑眉:“看来陆董事长也是品酒行家。”

“Sean,这你可说对了。”迈克尔笑道,“James还在巴黎西北部有一个自己的酒庄,要是来了兴致,他还会亲自酿酒。”

南风讶异:“有自己的酒庄?那陆氏怎么没有上市?”

陆城遇一笑,修长的手指端着高脚杯,酒液随着他小幅度的晃动而摇曳:“只是闲暇时私人投资的项目罢了,并没有冠以陆氏的品牌。”

“要是有机会可要尝尝陆董事长的酒。”南风倒真不知道他的产业竟然还有涉猎酒业。

陆城遇大方道:“欢迎品鉴。”

盛于琛手指轻轻摩擦着杯身,缓声问:“陆董事长刚才只说了这瓶酒的原料是薏丝琳葡萄,不知道能不能再说出更多的信息?”

陆城遇将酒液收入口,在口腔中细细分辨,然后一笑道:“这是奔富酒庄在1999生产的白葡萄酒——诺兰。”

盛于琛目光一偏看向了他,很显然,陆先生说对了。

“奔富是澳大利亚最具国际知名度的红葡萄品牌,他们生产的白葡萄酒虽不至于籍籍无名,但这瓶诺兰,就算是在它的国度,好像也没有多少人认识它,真可以说是无人问津。”陆城遇边说边举起酒杯,对着灯光的方向,水晶灯下,酒液近乎透明。

盛于琛道:“陆董事长果然名不虚传,如此冷门的酒都这样了如指掌。”

陆城遇抬眸对上他:“盛总裁不也是?在这个法国这个红酒的天堂,你弃拉菲、玛歌、红颜容不选,偏偏选了澳大利亚的葡萄酒,还是一瓶如此冷门的葡萄酒招待我们,说盛总裁是这瓶酒的伯乐都不为过。”

言语悠悠,却是在暗地里质问他的诚意!

一瓶籍籍无名的餐前酒,竟成了今晚这一局话题的开端,南风始料未及,偏偏在场三个男人里,一个是她不熟悉的,一个是她看不透的,一个是她看不懂的,她也没办法去猜这一局最终的走向,只得沉默,静观其变。

盛于琛话语接得从容:“古罗马有位作家曾说过,‘葡萄酒中自有真理,只是酒标上从来不会把其中的真理标示出来’,我个人亦是认为,一瓶酒的好坏不应该从它的品牌是否闻名遐迩,它的价格是否昂贵来判断,而是要从自己出发,如果它在我心中是好酒,那么它就值得被我拿出来招待我尊贵的客人。”

迈克尔眼睛一亮,立即赞道:“Sean,你说得太对了,分享自己喜好的美酒,便是对客人最大的尊重。”

法国人对红酒的喜爱已经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,对他们来说,红酒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盛于琛的话里大大尊重了红酒,将红酒当成他的朋友介绍给他们,恰好戳中了迈克尔这个地道的法国人心中的圣地,他自然力赞他。

陆城遇一笑,举杯道:“英国也有位诗人说过,葡萄酒能使友谊迅速泉涌而出,盛总裁,我们那么巧喜欢上同一瓶酒,真的可以说是知己了。”

盛于琛微笑碰杯:“陆董事长的话也是我心中所想。”

差点被点起的烽火,转眼间就烟消云散,仿佛他们自始至终,都是在讨论那瓶名唤‘诺兰’的白葡萄酒。

只是在场都是通透的人,稍微一掂量都能感觉出这两个男人之间微妙的敌意,迈克尔也不像刚才那样随便插话,喝下杯中的葡萄酒,借口看见熟人要去打招呼,先离开了包厢。

南风也想走,但是她走不了,只得硬着头皮看他们第一场交手不分伯仲后,下一场又拉开帷幕。

盛于琛放下空了的酒杯,服务生立即上前为他斟酒。

酒液缓慢注入杯里,直到又满三分之二。

盛于琛端了起来,又是说:“品酒和品人其实是一样的,有时候并不需要深挖细掘,只需浅尝一口就能知道好歹,陆董事长仅仅因为我们来自同城就出手相帮,撮合AS与乔森的合作,如此仗义,这杯酒我理应敬你。”

“盛总裁言重了,乔森本就有与AS合作的意图,我至多就是顺水推舟。”陆城遇客气一笑。

“顺水推舟也是人情,我承了陆董事长的这么大一个人情,一句‘谢谢’都太轻了,日后陆董事长有什么盛某能帮上忙的,盛某定当竭尽全力。”

陆城遇仍微笑着,但眸子却悄然变化——连是迈克尔都看得出来,他出手是因为南风,这位AS集团的仲裁者怎么可能看不出来?这个人情要欠也是南风欠他,可他还是将整件事揽到自己身上,宁愿由他来欠他的人情。

他也怕南风欠他么?

陆城遇轻扬眉,笑道:“人情不敢当,盛总裁不怪我不请自来,擅自出手就好。”

“哪里。”盛于琛手中的酒杯已经晃了一会儿,他抬手送到唇边,未及饮下,忽听那男人又笑着说了句:“其实说到底,我都是有私心。”

他的动作停滞住,只是表面看起来如常一样。

陆城遇微笑,缓缓说道:“我欠南经理一个人情,一直找不到机会还,只能假公济私从这里还了。”

话题突然转到她的身上,南风一下没反应过来:“你什么时候欠我人情?”

陆城遇看着她,轻言细语地唤醒她的记忆:“忘了?当初在浦寨,你先是帮我出谋划策规划景区,又替我挡了暴乱的村民一棍,这不就是我欠你的?”

“……”这……

盛于琛双眸突然间冷冽下来:“有这回事?”

南风连连摆手,她哪敢认:“陆董事长实在言重了,什么出谋划策,我那只不过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,陆董事长麾下人才济济,我说的那些对他们而言根本不值一提。至于挡棍子,当时的情况那么混乱,多亏陆董事长的人及时出现,否则我都得遭殃,所以说到底还是我应该谢陆董事长。”

浦寨项目对南风来说是一大禁忌,陆城遇说这种话更是越描越黑,她心里暗自叫恼,这下好了,她里外不是人。

陆城遇听她一一否定,神色淡了不少:“你还真是每一笔都算得清清楚楚。”

南风:“……”

万幸的是,服务生终于来上菜,关于酒的话题总算到此结束。

兴许是南风的表情太过明显,服务生都不禁道:“非常抱歉,让诸位久等了。”

“没关系没关系,上菜吧。”

迈克尔掐时踩点回来,他目光不动神色地扫过陆城遇和盛于琛,只是他们一人清冷淡漠笑容疏离,一人凌冽缄默不怒不喜,好像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,也看不出第二场交手到底是谁赢了。

十八道菜齐齐上场,占满了整张餐桌,在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面前,气氛很快被调动起来。

迈克尔忽然眼睛一亮,指着一道菜问:“这是中国菜吧?颜色搭得真漂亮,叫什么名字呢?”

“是粤菜,名字叫‘点绛唇’。”南风解释道,“采用新鲜的荷花、莲花、百合等花瓣加燕窝做成的甜品。”

一听到甜品,迈克尔来劲儿了:“这个我要试试。”

南风便转动玻璃,将那道菜送到他面前。他尝了一口,即刻露出满意神色:“Very–delicious。”

陆城遇则是指着他面前那道问:“这道又是什么?”

南风如数家珍般道:“这道是苏菜,名叫‘雀之灵’,苏菜源于长江中下游地区,地处鱼米之乡,因此食材丰富,河鲜种类更是繁多,这道菜选用的食材就是肉质细嫩甜美的鲫鱼。”

那边盛于琛沉默地盛了一碗汤,南风看见了便说:“这是法国菜系里非常有名的奶油蘑菇汤,在这里它有另一个名字,叫‘圆舞曲’。”

迈克尔好像发现了什么规律,想印证般又指了一道,南风答道:“这道是土耳其烤肉,也有个很好听的名字——吉特巴。”

坐实了猜测,迈克尔肯定道:“这些菜的名字,都与舞蹈有关。”

陆城遇显然也注意到了,开口道:“‘点绛唇’是古典舞曲,‘雀之灵’是民族舞曲,‘圆舞曲’‘吉特巴’更不用说,它们本身就是一种舞。”

“陆董事长果然见多识广。”南风笑着承认,“不错,这家餐厅的特色之一就是他们的菜名——都与舞蹈有关,据说是因为,这家店的老板是一个退休的国家级舞蹈教练,她一生都与舞蹈作伴,现在老了开家餐厅,也舍不得放下舞蹈,所以就将菜名都取成和舞蹈相关的。”

迈克尔赞道:“原来如此,这家店的老板真有创意,将舞蹈融入到美食里,新鲜又有趣,菜做得也不错,以后我可要经常光顾。”

盛于琛则是注意到,十八道菜里有一道是由几种不同的食材,别具匠心地雕缀成小人儿的模样,他心生好奇,指着问:“这道是什么?”

南风一看:“这是川菜,名字叫‘桃夭’,用的食材是各种菌类。”说完她刻意停顿住,等着盛于琛夹了一块去尝,她才扑哧一声笑说,“你别看这几个小人儿做得亭亭玉立栩栩如生,其实呐,可辣了。”

盛于琛吃不了辣,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,忙放下筷子,连喝了几口汤脸色才好看点,但是双眉还是蹙着,低声警告地喊了句:“南风。”

其他人都是头一回看见素来冷峻的盛总着这副模样,早就笑起来了,南风也不怕他,还反过来恶人先告状:“谁让你不等我说完,着急什么?”

盛于琛哑口无言,眉心蹙了会儿,最终无奈地摇头。

玩笑过后,迈克尔用餐巾擦了擦手,忽而道:“看南经理介绍这些菜的名字,好像对舞蹈也颇有研究?”

这顶高帽太大,南风可不敢当:“哪有什么研究?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,其实我对这些菜名都是一知半解,舞蹈也只会跳华尔兹,而且水平还很一般。”

见识过这个女子太多惊喜,迈克尔这下怎么都不肯信:“南经理,你是谦虚了吧?我不信,女孩子总爱说反话,越是谦虚越是深藏不露。”

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陆先生跟着道:“我也不信。”

南风无奈:“那要怎么证明你们才会信?难道要我现场跳一曲?”

寡言了许久的盛于琛,在这个话题里忽然开了口:“现场跳一曲也没什么不可以,在场都是自己人,跳得不好也不会有人笑话,你就去吧,就当是助兴。”

气氛这么好,南风也不好扫兴,起身整了整裙摆说:“那好吧,我就献丑了。”

只是她又道:“可是华尔兹是双人舞,我总不能跟空气跳吧?”

迈克尔直接就指向陆城遇:“那有什么,让James做你的舞伴不就行?James的华尔兹跳得可好了。”

南风下意识看向了那个端坐的男人,发现在迈克尔那句话后,他也抬眸看向了她。

四目相对中,南风忽然想起来,他们认识这么久,竟然从未一起跳过舞。

他的跳起舞来是什么样子?

他的华尔兹真的跳得很好?

她好奇了。

众目睽睽之下,南风朝他走了过去,鬓边的发丝无风自动,轻轻拂过她的脸颊。

她伸出手,掌心朝下,微微一笑:“陆董事长,有这个荣幸请你跳支舞吗?”

不知道是谁用手机放出华尔兹的乐曲,钢琴的调子轻缓悦耳,每个音符都传承着上世纪欧洲宫廷的优雅和尊荣。

不消片刻,陆城遇便掌心朝上握住了她的手,两人的温度就这么融在了一起。

他的声音很轻:“当然可以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