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65章 犯贱也要有个度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从‘李夫人’离开后,AS团队直接返回下榻的酒店,路上也恰好赶上了那一场雨。

南风坐在后座,托着腮望着雨帘,感慨道:“巴黎的天气比榕城还反复无常,下午明明还出太阳,现在居然下这么大的雨。”

叶秘书从副驾驶座回过头,应声说:“秋季是巴黎的雨季,据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下雨。”

南风立即露出一副敬谢不敏的表情:“我以后一定不会选巴黎定居,我最不喜欢下雨天了。”

她的语气非同寻常,叶秘书都好奇了:“您为什么不喜欢?”雨天不好吗?那么清爽舒服。

结果南风语出惊人道:“我小时候差点被闪电劈中,从那以后就对雨天有巨大的心理阴影。”

“……”

怎么都没想到是这种原因,叶秘书咋舌半响,不太相信,毕竟南风平时没少和他们开这种玩笑:“南经理,您说的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”南风绘声绘色地形容着,“幸亏我那个时候腿短走得慢,那闪电就在我前方两米的位置,‘唰’的一下就劈开了一棵大树!”

这种事情单是听着都能想象出那危险程度,车厢内众人的心都是一紧,就连一直安静开车的司机,都忍不住叹道:“您真是福大命大。”

叶秘书在旁边也连连点头。

南风将倾向窗口的身体收回来,想起那时候的惊险和侥幸,也忍不住唇际一弯:“我也这么觉得,所以我一直觉得我运气不错!”

抵达酒店后,众人都各自回房休息,南风与盛于琛的房间是同一个方向,两人走在走廊上,后者低声问:“怎么不告诉他们,你是踩到香蕉皮摔倒,才没被闪电劈中?”

南风从包里拿出房卡,‘嘀’的一声刷开门,理所当然地说:“你想想啊,踩到香蕉皮摔倒躲过一劫,和运气好福星高照躲过一劫,哪个听起来格调高一点?”

她总是有那么多谬论,盛于琛摇了摇头:“就会耍这些小聪明。”

南风开了门就直奔浴室,忙不迭将戴了一晚上的隐形眼镜取下来,她忘记带眼药水,到现在都要干..死我了。

听见盛于琛的话,她不忘顶嘴:“小聪明也是聪明。”说着又顺手解了将脖子束得紧紧的扣子。

朝着门口的镜子照出一道伫立的身姿,南风忽然觉得,盛于琛今晚的心情好像很不错,往常他都不会搭理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玩笑话的。

她笑着转身,正想打趣他两句,而就是这么一个偏头,她无意间瞥见,自己雪白的脖子上竟然落着一个鲜红的印记,那样的形状,不大不小,就好像是……

吻痕!

南风一下子凝住了眸子。

她脖子上怎么会有吻痕?什么时候留下的?

脑子在一霎间飞速旋转,她的记忆力一向很好,可以百分百确定,今晚换衣服的时候脖子上还没有这个吻痕,可是换完衣服后,她就随盛于琛去赴宴,期间她一直清醒着,根本不可能被人偷袭。

她抚摸着那个红印,又用力蹭了蹭,擦不掉。

长耳坠忽然从手背上滑过,冰凉的触感让她一下子想起来,盛于琛在帮她戴上耳坠时,手指曾碰过她的脖子!

而且,今晚只有他碰过她的脖子!

是他,一定是他!

难怪在宴席尾声时,陆城遇会突然那么冒犯地拉开她的领子,他一定是看见了这个盛于琛想让他看见的吻痕!

一切都明了过来,同时,一股被人利用的不怠瞬间卷上心头。

南风倏地转身离开浴室,一出门就见那罪魁祸首站在走廊里,没有进来也没有离开,眼睛沉静望着她,好似就是在等她来质问。

他总是这样,无论做的事情是对是错,反正做了就是做了,他不怕承认也不怕怪罪,那理直气壮的模样几乎让人以为错的人是自己!

她忽然就笑了:“是啊,你说得对,我只会耍小聪明。”

“我哪里比得上盛总您心思缜密。”南风拉开领子,坦露那抹红痕,盛于琛乌黑的眸底一下子闪过暗光。

“盛总,你能不能告诉我,这是用什么办法造成的?药水吗?什么牌子的?哪里能买到?跟我说说,没准以后我还会用到,有句话说得好,多掌握一门技术就多一条活路。”

她那么多问题,好像感兴趣的真是那药水一样。

盛于琛抿着唇没有回答,南风走到他面前,笑意已然收敛:“这是你专门准备给陆城遇看的?盛总,我好像不止一次跟你说过,我跟他早就没有关系了,你这样做,会不会有点多此一举?”

盛于琛那样理所当然地反问:“如果你跟他真的没有关系,你何必介意我到底做了什么?”

她介意?

她不能介意吗?

他没有经过她的允许,在她身上做这些小动作,利用她去膈应陆城遇,他有没有尊重过她?现在事情被她发现,他非但没有一句道歉,反而还来说她‘何必介意’?

如此荒唐!

南风气极反笑:“我没有介意,我哪敢介意?再说了,我介意有用吗?难道盛总会因为我的介意,下次就不这么做?不会的吧,谁能有我了解你,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,你就会一直一意孤行!”

“我只是想拜托盛总,下次做这种事之前能不能先给我个剧本,我好配合你演戏,这样效果也更好一点,才不浪费盛总你一番筹划!”

在她的尾音落下的同一刻,盛于琛接上话,不是问句,而是叙述的语调,笃定了她:“你生气了。”

南风神色煞冷,他更是嗓音清冽:“因为我让陆城遇误会你,所以你生气了。”

“你在意陆城遇对你的看法,你心里有他,所以你因为这种事情对我生气。”

“南风,你把我对你说的话全部都当成耳旁风,是不是?”

一字一句,都像是在宣判罪行。

南风看着这个男人,根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变得这样独裁,在他的言语里,好似她对陆城遇有一点点想法都是十恶不赦。

这让她觉得很莫名,疑惑甚至盖过了愤怒。

“我为什么不能在意陆城遇?”

“为什么?”他像是十分愤怒,一把钳住她的下巴,“你还问我为什么?你忘了他是怎么玩弄你的?南风,犯贱也要有个度!”

犯贱犯贱又是她犯贱!南风彻底恼了:“好,就算我是犯贱,你看不下去,你大可以不要看!没人要你看!”

盛于琛听得出她的意思,随着他语气加重的是他力道的加重:“你让我不要管你?”

疼,可是她倔着脾气就是不肯服软。

“对!你是我的谁啊?你为什么要管我?”

盛于琛的脸色一直以来都不算好看,现在更是冷凝:“南风,别太把自己当回事,如果不是受你哥所托,你以为我愿意管你?”

是了,就是因为她哥!

如果不是因为她哥,堂堂盛总裁又怎么会正眼看她一下!

南风一下子甩开他的手,明明是怒火中烧,可脸上偏偏要露出那无所谓的笑:“《民法通则》告诉我们,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,拥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和完整的人身自由权,并不是特别需要监护人,所以盛总,您以后就把我当成普通员工即可!我的私事也不劳您操心!谢谢!”

“你再说一遍。”他是真真切切动了怒。

南风一抿唇,不想再说,也不想看见他,她快速从他身边掠过要走,他却在擦身的时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直接将她丢回房间,他果然是在气头上,一点没有控制力道,南风被他那样一丢直接摔在了床边的地毯上。

南风气恼至极,狠狠瞪着他。

盛于琛神色一片肃杀:“听着,你看上谁都可以,想要跟谁交往,做谁的情人都随便你,唯独他陆城遇,你想都不要想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