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78章 很高兴认识你呀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南风不敢相信竟然会这么巧。

转念一想,陆先生和俞大小姐的关系的确不错,先前不是还一起去泰山爬山嘛,她的生日宴会邀请他来参加好像也能理解,只是俞纵邢不是说这也是个家宴吗……嗯?

难不成几个小时不见,陆先生真成了俞家的姑爷?

南风站了起来,没有转身,不过面对那面墙锃亮,隐隐约约能照出身后那行人的身影。

走在陆先生身侧的男人就是俞佑,他也算相貌出众器宇轩昂,只是和陆先生站得太近,对比之下就没了任何光彩。

南风细细看着墙壁上模糊的影子,陆先生的穿着向来考究细致,无一处细节不完美。

束着衬衫领子的领带打着漂亮的温莎结,衬衫袖子比西装袖子长了几公分,层次清晰黑白分明,西服袖口订有一枚宝蓝色的袖扣,上衣袋更是遵循配置地装有一方手帕,手帕对折得整整齐齐菱角分明,半露出一个角在外,纵览全身,雅致如斯。

南风在心里悄然轻叹,总是说南陆北俞是榕城的名门望族,其实俞家只能称得上名门,而陆家才是真正的望族,几百年历经兴衰最终沉淀成旁人无法比拟的涵蕴和贵雅,在这个男人身上展现得尽致淋漓。

陆城遇从宋琦手中接过一个礼盒,微笑送上:“这是我送给俞小姐的礼物。俞小姐,生日快乐。”

俞瑶换了一条藕色的长裙,长发挽了一个松松垮垮的发髻,鬓边垂落几缕发丝,自有一番美丽。她双手接过陆城遇的礼盒,克制着喜悦,咬唇说:“谢谢你,James……我能打开看看吗?”

俞佑笑话她:“哪有当着客人的面拆礼物?瑶瑶,怎么那么不害臊啊?”

俞瑶双颊飞上红晕,飞快看了陆城遇一眼,然后逞辩道:“在别人面前我当然不会这样,但是James不是外人,怕什么嘛?”

“是是是,他是你的救命恩人,不是你的外人。”俞佑笑着揶揄。

不是外人,那是内人?俞瑶更是羞恼,跺脚嗔道:“哥哥!”

俞佑哈哈大笑。

俞瑶不再去理他,只看着陆城遇,再次征求:“James,我能拆开看看吗?”

陆城遇唇边含笑:“既然礼物是送给俞小姐的,自然是随你想怎么安排都可以。”

“那我要看!”

俞瑶两三下拆了礼盒,南风看见,在礼盒打开的一霎,好似有灿光一闪。

本以为是她的幻觉,不过下一刻俞瑶将礼物捧了出来,她就敢肯定,的确是从盒子里发出的光——那是一个用无数细碎钻石雕缀而成的桃花树,红白黄三色,有巴掌那么大。

俞瑶惊呼道:“好漂亮啊!”

旁观众人脸上也是赞叹之色,俞佑回头对陆城遇笑说:“城遇,你这礼物可是送对了,我这个妹妹最喜欢的就是钻石。”

俞瑶捧着那桃花树,爱不释手,投向陆先生的目光越发缠绵:“谢谢你James,送了我这么漂亮的礼物。”

“俞小姐喜欢就好。”

俞纵邢拍拍女儿的肩头,笑意满满:“好了,快收起来吧,还不快请客人坐下来。”

“城遇,到这边坐。”俞佑这引路。

陆城遇颔首,随之转身朝会客厅走去。

还没走近,他视野里就先闯入那道蔚蓝色的身影。

蔚蓝色是最接近天空的颜色,加之长裙的领子、袖口、腰际、裙摆都点缀有白色的蕾丝花边,那样一看,就像是蓝天白云般和谐。

这条裙子,正是他早上吩咐宋琦准备的,她还穿着。

俞纵邢也看到了南风,才想起今天家里还有她在,懊恼地拍拍额头:“哎呀,我怎么给忘记了……来,笙笙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就是刚才我跟你提起的客人。”

“笙笙?”男人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,他的嗓音低柔,南风一下觉得,这是这个名字被人喊得最好听的一次。

俞瑶不曾提起过和南风因为陆城遇交过手的事,因此俞纵邢以为陆城遇和南风是第一次见面,忙说道:“城遇,你之前几次来笙笙都刚好不在家,所以你才没见过她。”边说,他边朝南风招手,“笙笙,快过来啊。”

逃不掉,躲不过,南风挂上既来之则安之的微笑,朝他们走了过去。

嗨,陆先生,我现在有点相信我们有缘了,真的到哪里都能遇见啊……

那边陆先生笑得温和动人,可眼里还是难掩一股兴味。

“她叫俞笙,是我弟弟的女儿,和瑶瑶同岁,不过瑶瑶比她大一个月,所以是姐姐。”

“笙笙,这位是陆氏集团的董事长,不过你不用那么见外,随筱筱喊‘城遇哥’就行。”

俞纵邢分别为他们做了介绍,南风在心里将‘城遇哥’三个字翻来覆去地念了几遍,念出了娓娓的笑意,伸出手去:“原来是城遇哥,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很高兴认识你?

这个女人还真是每次都喜欢跟他装不认识。

陆城遇同样微笑:“很高兴认识你,笙笙。”

双手相握,她的掌心细腻柔滑,他的掌心宽厚温暖。

本应该一触即分,然而南风想收回手时,竟发现这个男人暗中用了力抓紧了她,她诧异地抬头,陆城遇却是在跟俞纵邢说话:“这么说,笙笙是你的侄女?难怪我看她和俞小姐有几分相似。”

几分相似?陆先生,你是舟车劳顿眼花了吗?南风微笑着,手上不动声色地用力,可陆先生看似握得随意,实则像被手铐拷上了似的挣不开。

俞纵邢不太自然地哈哈笑说:“是啊,是我侄女。城遇,我们坐下聊吧。”

“好。”陆城遇微笑应声,那边众人纷纷落座,他的目光在南风身上流连,明明什么都没说,什么都没做,可南风就是感觉自己好像被他轮了几回……

平时被她运用自如的微笑现在看着有点假,南风说:“城遇哥,你请坐!”话音未落她就猛地用力一抽手,本想趁其不备一举挣脱,哪知道,陆城遇竟然也同时松开了手,导致她身体因为惯性而向后倒去!

千钧一发之际,陆城遇长臂一伸,揽住了她的腰,扶住了她的身体。

一番变故只在电光火石间,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过程,唯独只看到最后一幕——南风躺在陆城遇的怀里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俞纵邢奇怪。

陆城遇垂着眸,悠悠说:“笙笙,穿高跟鞋要小心点,太鲁莽很容易崴到脚的。”

南风维持着笑,只是有些咬牙切齿:“城遇哥说的是,我下次一定小心,能让我站起来了?”

“当然可以,你站稳了。”他温切嘱咐,扶着她站起来,然而手在撤离之前,却在她的腰上捏了捏。那位置微微疼痛,正是昨晚和凌晨那几场激烈性..爱时被他的大掌捏红的位置!

“……”南风脸上的笑有点僵,陆先生已经从容落座。

俞纵邢不疑有他,喊道:“笙笙,你的甜汤还没喝完,快坐下吧。”

南风只能也坐下,无意间抬头,她发现俞大小姐在瞪着她,她非常友好地将两边唇角一提,朝她笑笑。可惜人家不领情,瞪得更狠了。

那边,俞佑也在看南风:“笙笙,你可算回来了,我们都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吧?”

南风眨眨眼:“不是啊,有几次酒会我们不是碰上了吗?”只是俞总裁‘不认识’她而已。

俞佑一脸可惜:“是吗?那你怎么不过来跟我打招呼?我都没注意到你。”

“我下次见到堂哥,一定主动打招呼。”

南风是懒得再应付,随口一句结束话题,可陆先生却接了话:“笙笙不是侄女吗?怎么会好多年没见过?”

他一口一个笙笙喊得倒是很自然……

俞纵邢迟疑了一下,像是在想要怎么解释,南风就接过了话头,自然道:“我工作忙啊,人又懒,经常要出差还要到处应酬,每次下班都累瘫了,就算有假期也是一动不想动,加上我自己在外面有了房子,所以要是没什么事,当然就没回来啦。”

假期一动不想动?那是谁一休假就去爬山?

这个女人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!

陆城看着她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“我这个侄女就是这样,工作的时候拼尽全力,一休息下来就跟懒猫一样,好几次喊她回家吃饭,她都不愿意。”俞纵邢说得煞有其事。

南风含笑点头,将讽刺和讥诮藏得很好。

距离开席的时间还有一会,一客厅的人天南地北地聊着,南风喝完了甜汤,借将碗拿回厨房为理由起身离开。

“榕城的经济这几年一直逐步攀升……”陆城遇聊着最近的财经,目光却是不着痕迹的瞥向那抹朝外面溜走的蔚蓝色身影,匆匆一瞥,即刻收回。

南风总算呼吸到新鲜空气,不禁长松了口气。

坦白讲,客套和寒暄这些事她平时没少做,只是今天提不起兴趣去应付,还不如在外面吹吹风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