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88章 什么关系都没有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桌子上的手机震动起来。

南风一看是兰姐的来电,自然接起:“嗨,兰姐。”

“下班了吗?”兰姐才问完,大厦就响起下班的铃声,她在电话那边也听见了,“我承包你的晚餐,现在过来‘山海经’。”

送上门的免费晚餐,哪有往外推的道理?南风欣然前往。

兰姐订了小包厢,南风被服务生引到包厢门口,一推开门,就看见那妖娆的女人靠站在窗边,红唇间夹着一根女士香烟,吞吐的烟雾眯了她的眼睛。

她今天穿了一套男性风的白西装,内搭不是衬衫而是深v吊带,若隐若现的性感浑圆,看起来又酷又火辣。

南风吹了声口哨:“你这样真让人把持不住。”

“你把持不住有什么用?你又没作案工具。”兰姐懒懒地看了她一眼,走回餐桌前,那里已经摆满了各种海鲜,还有一只大龙虾。

南风好笑:“你的嘴巴怎么比我还没拴门?”

她也朝餐桌走过去,见着那龙虾,不客气地拿起餐刀,直接大卸八块。

兰姐却先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,放在她面前,然后才去吃那龙虾肉。

“什么啊?”南风咬着筷子去打开信封,倒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本存折,她蓦然愣住。

“这是我现在能拿出来的钱,我在市中心还有两套公寓,等卖出去我再把钱给你。”兰姐淡淡说着,眉头都没有抬一下。

南风这边已经被震到了:“兰姐,你什么意思啊?”

兰姐抬头瞪她:“嫌钱太多,丢着玩不行吗!”

这当然是气话,南风看着存折上的数字,就知道这是她全部积蓄。她不可能无缘无故拿出那么多钱来给她,唯一的解释就是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“昨晚我台里一个姐妹接待了齐冯虚,他喝多了亲口说你马上就要嫁给他了,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胡诌的,后来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你是被俞家给讹上了。”兰姐还有些气,忍不住又去瞪她,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居然不跟我说一声,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

南风心潮激荡,说不感动是假的,忍不住起身去抱她,兰姐口吻嫌弃极了:“去去去,别妨碍我吃龙虾。”但是手却没去推她,还在她背上拍了两下。

她们都不是矫情的女人,也不兴一把鼻涕一把泪这一套,简单的拥抱就抵得过所有言语。

南风笑嘻嘻的,讨好地往她碗里夹龙虾肉:“我这不是觉得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嘛。”

兰姐斜睨她:“现在筹多少了?有一半了吗?”

南风一梗:“……您真看得起我。”把她们两人的钱加起来,再翻两倍,都不够十分之一。

“我早就说你哥这个是无底洞,你就算有再多的钱,也都会被吸进去!要我说,你哥根本就是故意躲着你,你就算把他找出来了也没用,他要是想走还是会走的。”

南风则是反问:“他是我亲哥,为什么要躲我?”

兰姐说不出来了,南风一笑,还是那句话:“好了兰姐,我知道你是心疼我,但是我绝对不能放弃找他。”

兰姐是知道她的,她下定决心的事情,谁劝都没有用,只好帮她出谋划策:“你要是想凑到这笔钱,光凭我们两个是不够的,你得找那些大鱼。”她列举着,“你家boss,还有陆少,你有没有找他们借钱?”

南风一下子就想起盛于琛那句‘不如嫁给我’,心头像被千斤重的巨石压住那样,沉得呼吸艰难。

她沉默下来,兰姐一猜知道她没有找过,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顾忌什么呢?又不是借了不还,你去跟他们开个口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?不是我说你,你这脾气有时候真的犟的可以。”

南风扬起笑道:“什么叫‘开个口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’?你怎么知道只要我开口,他们就百分百会借钱给我?他们可都是商人,那么大一笔钱,平白借给我这个什么都不是,又和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的女人,难道他们不用考虑我还不还得起?”

“这个世上,没有谁会无条件帮助另一个人的。”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轻了下来。

兰姐烦道:“这种倒霉事都能你给遇上!”

……

晚餐后,南风返回公寓,兰姐则回黄金台。

她一进门,就有姑娘告诉她303号包厢有人等她,这个包厢号她再熟悉不过,也知道是谁,倒是不着急,先去洗手间补了妆,再迈着婀娜的脚步前往。

走廊里,她和一个男人擦身而过,那男人她觉得有些眼熟,回头喊道:“江少?”

江岩今晚是陪客户来的,闻声停下脚步:“你叫我吗?”

兰姐琢磨着:“江少,你和南风是朋友对吧?”

江岩顿了顿,闷声应:“嗯。”

“她最近有没有找你借过钱?”

“找我借钱?”江岩一下子拧起眉毛,语气微急,“她出什么事了?怎么会需要借钱?”

兰姐简述了缘由,江岩只觉得脑子一空,什么都来不及说,丢下客户匆匆离开。

兰姐望着他的背影,只希望他能帮到南风。

正要转身,背后忽然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,双臂紧紧箍着她,愣怔间男人的气息已经来到她耳后,咬着她的耳垂说:“多管闲事可不是聪明的女人。”

他就是303号包厢的客人,估计是等得不耐烦了,所以才出来抓她。

兰姐转过身,瞧着他在昏黄灯光下仍是那么潋滟的桃花眼,一笑甚是妩媚:“怎么是多管闲事?明明是日行一善。”

男人目光不加掩饰地行走在她凹凸玲珑的曲线上,唇边邪肆地勾起,身体却俯低了下去:“那就麻烦蓝小姐再日行一善,救救我……”

尾音悉数埋藏在交织的吻里,两道身影相拥着进入包厢,后来一整夜都不曾出来。

……

南风回到公寓,翻箱倒柜找出那些珠宝首饰,想着明天下班去一趟黄金台,让兰姐帮她卖了,虽然这些在那笔资金面前还是杯水车薪,但好歹凑一点是一点。

正忙着,江岩的电话就打来了。

南风接了,又开了扬声,还没来得及问候,他就先怒气冲冲地质问:“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你怎么都不告诉我?!”

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大事只有一件,他特意来电质问,自然也可能是因为那件事,南风只觉得奇怪:“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了吗?连你这个在海城的人都知道了?”

江岩才没有理她的调侃,兰姐那句‘如果筹不到钱,南风就只能嫁给齐冯虚’的话在他脑海里不断重播,犹如魔咒,他凝声说:“你现在是不是需要钱?我马上给你准备!”

南风立即打断他:“你哪来那么多钱?”

江岩还没有正式接手江氏,还受他父亲的控制,这么大一笔钱,他绝对不可能有!

“我没有,但是我可以去借,我的门路比你多,这笔钱不难凑到!”他态度决绝,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去借,去贷,怎样都好,总之他一定会帮她凑齐这笔钱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去嫁给别人,她又怎么能嫁给别人?!

可他没有想到,南风这边已经沉了脸色,语气里的坚决比他有过之无比及:“不用了,江岩,我已经有办法了,不需要你的帮忙。”

江岩气极恼极:“你有什么办法?!你的方法就是嫁给齐冯虚吗?!他圈子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,你嫁给他不会幸福的!”

“那也是我自己的事,不用你管。”南风说完,果断按断通话。

手机在她手里被她握得很紧很紧,她定住在原地好久没有动弹。

为她去借?怎么可以!

是她口口声声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,也是她在阮颜面前再三保证不会和他有纠缠,她现在怎么能坦然接受他的帮助?况且她现在又不是他的谁,她怎么能让他为了她去欠下那么多人情?

人情债难还,她比谁都清楚,江岩为她欠下那么多钱债情债,将来拿什么去还?

这样自私的事情,她做不出来。

江岩的帮助,她也不会接受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