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90章 我要你做陆太太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南风只能硬着头说:“好巧啊,陆少……其实我就是看见你了,来跟你打个招呼而已。”

陆城遇仍用他漆黑透亮的眸子直直地看着她,只是其中夹杂了点轻薄的笑意。

南风被他笑得脸上发烫,有种被他看穿的窘然,下意识逃避:“……你继续忙吧,我先走了。”

她说着就想落荒而逃,可是陆城遇却唤住了她:“等等。”

众目睽睽下,南风又不好假装听不见一走了之,定在那里,尴尬无比地问:“陆少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陆城遇先回头,用英语对那几位外国客户说了句‘失陪’,又让宋琦代他招待,那几位客人倒是很好说话地让他随意,只是目光来回在南风身上瞅。

南风扯着嘴角笑笑,陆先生这边已经拉过她,带着她走出咖啡馆。

“这个时间,你不是应该在公司上班?怎么会在这里闲逛?你的车呢?”他注意到她刚才是走路的,但是这里离她的公司有些距离,她不太可能是走过来的。

南风躲闪着目光,随口撒谎:“我,我今天休息,不用上班,看着天气不错就出来逛逛,哈哈。”

哪知道,陆先生听了她的话,眼里却多了一抹趣味:“看来你真的很热爱你的工作,连不用上班也挂着工作牌。”

她的胸前,赫然别着‘公关部经理’的胸章!

南风不禁扶额:“……”

撒谎已经够难堪了。

撒谎还被当众拆穿,就是难堪中的极致。

陆城遇打量着她的脸色,忽而说:“看来是有人惹你不高兴了,气得你连车都丢了。”

嗨。

陆少是在她身上装了什么法宝吗?

怎么每次都能猜得那么准?

南风自认自己不是个把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人,可陆城遇每都能能猜中她的心情,她多少还是有些郁闷,不禁道:“哪有?你不要胡猜好不好?”

“那就不猜了。”陆城遇点到为止,没再深究,只是将手不动声色地落在她肩头,揽着她往内走:“既然没什么事,那就过来陪我们一起坐吧。”

南风愣了愣:“你们在谈公事,让我坐在这里,不合适吧?”

“没有谈工作,这几位都是我父亲的朋友,这次他们路过榕城,顺便来拜访而已。”说着,他就把她按在他身旁的位置上,又向对面那几人介绍,“这位是我的朋友,南风。”

“噢,这么说你是在陪客啦?”南风了然了,刚才她还奇怪,洽谈合作这种事情,陆先生怎么会随便,在这种没有包厢的咖啡馆就聊上了。

陆城遇颔首:“是。”

南风也大方地问好,其中一个白胡子老人笑着看她,却是去问陆城遇:“James,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?”

心里不知怎的有些心虚,南风抢先道:“不是啊,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白胡子老人‘哦’了一声,趁机问:“这么说James你真的还是单身?”

陆城遇唤来服务生,点了一杯咖啡给南风,唇边挂着舒适的笑:“嗯。”

白胡子老人眼睛一亮:“那我把我的小女儿介绍给你吧,她今年十六岁,配你刚刚好。”

南风正在往咖啡里加奶,闻言手一抖,炼奶都倒在了杯沿。

十六岁……她知道外国人比较开放,但没想到开放到这个程度。

陆城遇宠辱不惊,抽了两张面巾纸去擦拭溢出的炼奶,温声问:“您的小女儿是Lisa吧?”

“对啊,就是她,你也记得她啊?”白胡子老人喜上眉梢,“你们之前见过,她那之后就对你念念不忘,总是说要来中国找你。”

陆城遇颔首:“那时候她才十岁,我抱过她。”

可能是陆先生的态度太过温和,弄得老胡子老人觉得他也有意思:“这么说你是愿意接受Lisa啦?”

可惜,陆先生回答的却是:“在我们中国,不满十八岁都是小孩子,和小孩子谈恋爱是犯法的。”

南风原本是很淡定地喝着咖啡,听着他这么说,不以自主想起了港城那一夜。

那时候情到火热,有过这样一次对话:

——明明是你要跟我犟,跟个没长大的小孩似的,不分场合地要强。

——我要是小孩子,那你现在就是在犯罪!

紧跟着,她就咬上了他的耳垂,他耳后霎间红了一片,连带着眉眼也变得风情。

想起这一幕,南风有点难为情,哪知道陆先生竟还故意问她:“你说是吧?南风。”那语调,充满了意味深长。

“……”

闲聊没多久,白胡子老人一行就要赶飞机离开榕城,陆城遇本想送他们,只是他们不想麻烦他,早就安排好了接送的车辆,陆城遇只好吩咐宋琦代送。

时间已是午后两点,南风拿包起身:“那我也要回公司了,陆少,希望下次还能和你巧遇~”

他们实在有太多次巧合,‘巧遇’这个词在他们这里都变成了调侃。

陆城遇微微一笑,抬起头,却是反问:“你的资金凑齐了吗?”

“齐了。”

“哦?”他兴味,“这么快?”

南风跟着慢吞吞地补充完接下来三个字:“……那才怪。”

陆城遇提醒她,“俞纵邢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还没想好去哪里筹钱?”

南风双手环胸,小巧精致的手包抵在下巴处,她将自己有过的想法都说给他听:“我想过去银行贷款,但是以我的身价,就算能贷也贷不到那么多。”

“我还想过去黑市借高利贷,不过放高利贷的人都那么凶残,万一我还不起贷款,一定没有好果子吃,我怕死,我不敢。”

最后,她戏谑笑起:“所以啊,想来想去,除了去‘卖’,我还真想不出第二个快来钱又没什么风险的办法。”

她本意是自嘲,她的性子本就爱开玩笑,熟悉她的人都知道,一般听到这种话都是一笑置之。

可陆先生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竟认真地接了她的话:“既然要卖,那就卖给我好了。”

南风诧异地抬起眉毛,不过很快就笑起来:“卖给你?”

他也是在讲笑话吧?

“陆少,你这个冷笑话真冷。”

“你觉得我在说笑?”陆城遇眉眼俊俏,尤其是他用那双乌黑暖色的凤眸凝望着谁的时候,更是让人难以把持。

南风被他看得心跳骤快,更是发现他的表情有些不对,顿了顿:“难道不是?”

陆城遇侧侧头:“就像你说,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,我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所以他是认真的。

“与其费功夫去适应别人,倒不如选择我,起码我们有过很多次,在床上很合拍。”

陆城遇整个人往沙发靠去,一只手落在脊上,怀抱敞开着,是一个邀请的姿势。

注视他闲散中暗含沉静的神情,南风也渐渐收起玩趣,只有嘴唇稍微还剩一点弧度:“那么多钱,可不止能卖我一百天。陆少,你这次又想要我身体多久的使用权?”

“问这句话,是不是代表你已经同意我的建议?”陆城遇微微眯眸。

南风笑着耸肩:“我不能随便问问吗?谁规定问了一件商品的价钱就必须购买的?”

陆城遇倏地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一拽再一拉,南风直接撞进他的怀里,一条腿跪在他身侧,乍一看像是她对他投怀送抱。

他手指捏住她的下巴,指腹轻轻摩擦着:“我对你的使用权没兴趣,我要你的所有权。”

南风眉心一拧,将眼睛对上看他。

紧跟着,她就听见他低声说:“我要你当陆太太。”

我要你当陆太太。

竟然是……陆太太!?

有一刻钟那么长,两人之间都是安静的。

陆城遇观察着她的反应,南风在明显的震惊之后,就开始缓神,她先是垂下眼皮,躲避开和他的对视,扇形的长睫垂在眼睑上还在轻轻颤抖,他看不见她眼里的情绪,但是他感觉到她的身体紧绷了起来,像是很紧张。

此情此景,反倒是让他想起了他们第一个晚上。

彼时她温顺地躺在他的身下,眼角湿润,双颊绯红,已经情动,双手主动抱住他的脖子,故作老道实际生涩地用细长的双腿环着他的腰,他的手从她的后颈一路往下抚摸,清晰地察觉到她的背脊紧绷着,分明是在紧张。

那么紧张,却非要忍着,好像是怕泄露什么。

就像现在这样。

陆城遇不露声色地勾动唇角,将她抱得更紧。

南风在安静后复而抬眸,里面却有了笑意,她曼声说:“那笔钱,换我给你当一百天的情人,是你亏了。”

“但是,换我给你当一辈子的陆太太,是我亏了。”

他让她当陆太太,而她想了那么久,竟只是精打细算这个?!

黑眸里多了一丝丝凉意,陆城遇问:“所以?”

南风浅笑嫣然:“陆少,咱们在商场上行走,得讲究公平二字呀,你可不能这样占我便宜,还是拟定个期限吧。”

不等他回答,她已经自顾自做好了决定:“五年,我给你当五年的情人。”

“一百天的情人,五年的情人,都一样,只是情人。”陆城遇看着她的笑颜,话语不温不火,“哪有陆太太的身份来得风光?嗯?”

那是当然。

堂堂陆太太,这样显赫的身份,世间恐怕鲜少有可以与之比拟的东西。

如果这是一道选择题,那么无论是哪个聪明的女人都知道怎么选。

可南风偏要做不聪明的女人,甚至装傻充愣:“可是我很亏诶。”

陆城遇折眉:“陆太太的身份比不上那笔钱?况且,当陆太太的好处很多。”

南风莞尔:”“比如呢?”

她问的很漫不经心,分明是没打算认真。

陆城遇却一字一句地回答了她:“我所拥有的,包括但不限于动产、不动产、身份、地位、人脉、世人的尊敬等等,都是你的,随你高兴,想怎么用怎么用。”

“而且,你还可以拥有完整的我。”

他的话语如涓涓流水,缓慢动人而又无法拒绝,南风在他的攻击下,几乎快要维持不住脸上的笑,尤其是听到他最后那句话,心尖一个剧颤,脸上差点就泄露出乱色。

完整的,陆城遇。

只要她点头,就可以是她的。

南风的心跳达到了此生最快的速度,而陆城遇还噙着笑看着她,比聊斋里的妖精还要具诱惑力。

她不动声色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尖,疼痛让她重新找回理智,故作镇定笑说:“陆少以为我没学过法律吗?现在可是你的那些动产不动产可都属于婚前财产,跟我没关系的。”

她是故意断章取义,陆城遇也不恼,手指仍在她下巴摩擦。

“你不用现在给我答复。”

“我给你三天期限考虑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