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91章 就快是我的人了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和南风在咖啡馆分开后,陆城遇回了陆公馆。

他正看着书,宋琦便送上来一份请帖,是鼎泰为了庆祝与江氏合作成功,特设的庆功宴。

鼎泰也是榕城一大企业,早年和陆氏有过商业合作,双方的交情一直维持着,这次相邀,陆城遇原本是想派人去即可——他鲜少会在宴会露面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
只是,在他婉拒之前,宋琦对他禀报了一个消息:“陆先生,海城江氏的江公子早上往俞家庄送了三千万,并对俞董事长表示,会承担这次俞氏周转的所有资金。”

陆城遇翻动书籍的手一顿,继而联想起中午遇见南风的事情。

她来的方向,不就是鼎泰和江氏举办签约仪式的希尔顿酒店?

原来,她中午是去找他了。

“陆先生,鼎泰的宴会,还是让宋经理去参加吗?”以往这类宴会都是通知让公关部的宋经理去应付的,所以这次宋琦也这样以为。

哪知道,陆先生站起了身:“既然我们今晚也没什么安排,那就去一趟吧。”

亲、亲自去?

宋琦惊疑。

……

庆功宴在希尔顿大酒店举办,陆城遇先去和鼎泰掌权人碰面,祝贺后,他也表示他这次出席不想声张,对方能请得到他亲自赴宴已经倍感荣幸,哪还敢违背他的意思?

于是陆城遇低调进入宴会,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。

今晚鼎泰和江氏是主角,江岩一入场就忙着各种应酬,无意间回头,他看见站在一处不太热闹的角落的陆城遇,心下微微惊愕,他知道宴会有邀请陆氏的人参加,可没想到竟然陆城遇会亲自来!

陆城遇也看见他,隔空向他示意了一下酒杯,算是打过招呼。江岩想了想,还是端起酒杯上前:“陆董事长亲临,江某万分荣幸。”

陆城遇泰然自若,自有一派雍容:“江公子第一次单独负责合作案就能取得这样的成就,相信令尊一定很为你骄傲。”

“比起陆董事长过往的丰功伟绩,江某还远远不及,说起来,陆董事长在商场是我的前辈,只希望江某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陆董事长能不吝赐教。”

“我和令尊早年在峰会也有过交谈,受他指点不浅,如果江公子有什么地方是陆某能说得上话的,尽管来问,我必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“那江某就先谢过陆董事长。”

你来我往的客套都是人际交往的必要程序,陆城遇纵横商场这么多年,应对起来游刃有余,江岩的资历虽然比较浅,不过早年跟在他父亲身边也学了不少手法,交流下来还算和谐。

寒暄完了,江岩正打算走向其他人,却就听见陆城遇悠悠道:“不过江公子也过于谦虚了,论胆量,陆某在江公子这个层次的时候,可远不及你。”

“只是不知道那么大一笔资金,江公子是否告知过令尊?是否争得他的同意?”

江岩眸子一凝,瞬间就明白他指的是他准备给俞氏的那笔资金,声音也不觉沉了下来:“陆董事长消息灵通,只是这是江某的私事,不劳陆董事长过问。”

“如果资金是以江公子的名义筹齐,又是走江公子的个人账户,陆某自然不能有二话。”他话锋忽然一转,“但如果走的是江氏的账面,那陆某就不得不有所冒犯多问几句。”

江岩本来就对这个男人很不爽,能跟他维持面上的客气已经很不容易,听他竟然还敢插手他们的江氏的事,也不由得冷了脸:“就算走的是江氏的账面,那也是江氏的事,怎么就需要陆董事长过问了?”

他随手从路过的侍应生的托盘里端过一杯红酒,在手中小幅度地晃动,陆城遇不答,却是说起:“包括鼎泰在内,江氏今年里已经签下大小不下二十个项目。”

“是又怎么样?”

“从去年江氏达成的合作量和产生的市值来估算,这二十个项目已经是江氏的极限,就算其中有几个项目是明年才动工,但折中下来,江氏账面上能流动的资金也不多。”

“如果这个时候还要去承担俞氏的资金,恐怕是不堪重负。”

江岩愣了愣,听他如数家珍般将江氏的情况一一点破,心里又惊又疑——他竟不知道他这样关注江氏。

最后,陆城遇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,从容而温和:“陆某身为榕城商会的副主席,关心商会成员的合作对象是否存在风险,也是本职。”

江岩眸中一凛。

他怎么忘了,眼前这个男人还兼任商会主席,而鼎泰是商会成员,难怪他敢这样质问他,原来他的确有这个权利!

按下心里的不忿,江岩声音僵硬道:“陆董事长放心,那笔钱走的是我的个人账,和江氏没有任何关系,而且江氏现在的资金周转也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陆城遇微笑:“所以我说江公子勇气可嘉,这么大一笔钱资金,说承担就承担。”

他是在暗讽他现在什么实权都没有,竟然还敢揽这个瓷器活!

江岩手里的酒杯已经端了很久,但是一口都没有喝,他直直地看着陆城遇,一字一句道:“这是应该的,笙笙的事情,我不可能坐视不管!”

陆城遇颔首:“江公子这么关心南风,我应该向你道谢。”

“这是我为笙笙做的事,不用你道谢!”

“怎么不用?南风就快要是我的人了。”

他的人?!

江岩猛地一下捏紧了手指,酒杯里的酒摇晃起来,他的眸光已经有些阴鸷:“陆董事长,这种话还是不要随便乱说比较好。”

陆城遇放下酒杯,面上不显山水,温温道:“江公子毕竟曾是南风的好友,将来我和南风的婚宴,一定会邀请你参加。”

他用了‘曾’更是在说他已经是过去式!

江岩酒杯里的酒液溢出来,将他的袖子染成红色,但是他没有理,他的脑子因为他那句话而凌乱,疾声问:“什么婚宴?!”

陆城遇点到为止,转身离去。

江岩无法再冷静,想追上去拦住他问清楚,可宋琦适时出现,挡在他面前,客气地说了声‘失陪’,然后就跟上已经走出宴会厅的陆城遇。

江岩站在原地,几乎将高脚杯折断。

南风竟然要嫁给他?!

怎么可以!

……

出了宴会厅,陆城遇便坐上车,阖上眼睛养神,宋琦在前座不禁回头朝他看了一眼。

陆先生今晚亲自赴宴,就是为了警告江公子?

……

与此同时,AS集团内才刚刚结束一场视频会议,饿着肚子加班两个小时的高管们脸上都有些倦色,三三两两结伴下班。

南风则是先回了办公室,现在已经晚上八点,公关部里一个人都没有,她将会议资料整理进电脑里,正十指翻飞忙着,盛于琛就敲门走了进来。

南风抬头瞧见他,挑眉笑道:“盛总是来慰劳我这个辛勤工作的员工吗?其实不用那么客气,请我吃晚餐就行。”

请她吃饭自然没什么不可以。

盛于琛站在她办公桌前,目光扫过她正录入的文件,复而又对上她的眼睛:“我说的事,你考虑得怎么样?”

南风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事?”

盛于琛缓声道:“嫁给我。”

南风怔了怔,这才想起来他前天给过她这个建议,而她当时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落荒而逃。

但是她现在同样没有想好要怎么回答她。

她又沉默,盛于琛双手撑着桌面,身体微微向她倾身:“你不是说俞纵邢手里有你哥的准确消息?现在有什么比找到你哥更重要?”

他的意思就是,现在嫁给他,她没什么好犹豫。

南风不禁自嘲地叹气:“我以为我真的能想到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件事,可是到最后,我好像除了拿自己的婚姻做为筹码外,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。”

盛于琛折眉:“嫁给我和嫁给别人不一样。”

这点南风倒是赞同:“当然不一样,你怎么能跟其他人比?”

跟着她又补充一句:“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另一个哥哥。”

盛于琛素来不显情绪的面容好像在一霎间变得更加冷峻。

“以前我哥在的时候,你们总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,但其实都是为我好,我知道的。”南风不由自主回想起过去,那时候她一犯错,哥哥总是笑着说‘没关系,下次记得不能这样’,而盛于琛则是冷着张脸骂‘都几岁了,还跟小孩子似的干这种蠢事’。

“我知道,你想娶我就是想帮我解决难题,我很感激你,可是从小到大,我已经连累你那么多啦,这次还要把你的终生幸福一起连累,我怕将来会遭天谴。”她笑着婉拒,这次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麻烦他。

盛于琛忽的低斥:“我不是你哥。”

南风疑惑,他抿紧了唇说:“我跟你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
“我知道啊。”她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不知道?

盛于琛重新站直起来,眸底深处像陈墨般黑沉:“娶你是我愿意,嫁给我你也不需要任何心理负担。”

“我可以再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。”

南风不禁扶住额头。

这下好了。

陆先生给她三天时间。

盛总也给她三天时间。

他们是都笃定她在三天后会给他们满意的答复吗?

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抢手?

盛于琛没有理会她的纠结,拿起她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:“时间不早了,工作明天再做,我们先去吃饭,然后送你回家。”

中午南风打车回公司,恰巧被他看见,南风不好说车子是被她丢在希尔顿酒店的停车场,只能自称车子抛锚,送去4S店了。

南风点点头,收拾起东西,跟着他一起离开公司。

吃完饭,回到公寓已经快十点,南风住的公寓是一梯一户,没有邻居,也不用担心晚归会打扰到别人,她正从弯腰开密码锁,忽听见旁边安全通道的门里传出细微的响声。

她神情一凛,这个时间点不可能还有清洁工在工作,那是谁在里面?

南风不动声色地把门打开,将自己半个给身体藏到门里,以防有什么危险她可以迅速躲进家里,然后才喊:“谁?!”

门里的动静更大了点,好像是有人从地上站起来,朝着门走过来。

南风握紧了门把,心里微惊,里面正有人?

跟着,那扇门就从里面打开。

南风立即要躲进家里,眼角瞥见那人的身影,动作随之一顿。

怎么会是他?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