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93章 对病床很有兴趣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天旋地转间,南风听见有人在按门铃和拍门,接连不停,动静很大,硬生生将她从昏迷中吵醒过来。

她睁开了眼,想去把门打开,可四肢像是穿了棉袄泡在水里一样,重得抬不起来。她还听到门外有人在喊她,男声女声分辨不清,想应声,可所有声音都堵在咽喉里,火炙一样难受。

什么都做不了,什么都做不到,藏在百骸里的倦怠席卷着神经,她情不自禁的又闭上了眼睛。

在她快要再次昏睡过去的时候,她听到很门口传来很尖锐的报警声,恍恍惚惚间想起来,那应该是她的门锁的自动报警器——她是密码防盗门,如果有人强行开门,不单会发出警告,还会自动向公安系统报警。

她竭尽全力撑着眼皮,望着门口的方向,在几秒钟之后,门锁终于不堪承受暴力,忽然一下子四分五裂,南风只觉得那一瞬间有无尽惊艳的光从门后面倾泻进来,有个人宛若天神,从光里穿了出来。

那是谁?

她好想看清楚,可是眼皮上像是压了千斤重的铁秤砣,怎么都睁不开了。

……

不知道又在黑暗中沉浸了多久,直到感觉到手臂上轻微的刺疼感,南风才又睁开眼皮。

首先入眼的是白茫茫的一片,空气里还流动着消毒水的味道,她迷糊地想,这里应该是医院吧?她把电话打给了兰姐,应该是兰姐把她送到医院来吧?

“醒了?”她的耳畔忽然有人低声询问。

她意识还在涣散着,低吟了声,那人就把她扶了起来,靠在肩膀上:“那就先把药吃了。”

南风半阖着眼睛,任由那人摆弄张开了嘴,吞下几颗胶囊,又喝了半杯水。

直到此时她才有些清醒,眼前的视线开始聚焦,她看清了扶着她的人,那张俊彦世间罕见,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?

“陆少……?”她讶异,“怎么会是你?”

她再一看,这房间里只有他和护士,没有其他人,兰姐也不在。

陆城遇将她重新放回床上,又摸了摸她的额头,低声说:“你烧糊涂了,把电话打给了我。”

打错电话了?

怎么会打错呢?

南风的清醒只有一会儿,她想再去回忆她打电话的片段时,脑袋又沉重起来。

她只能喃喃道:“这样啊。”

陆城遇将被子拉到她下巴处盖好,再去看她时,她已经睡过去了。

他凝视着她的睡颜,看见她连梦中眉心都是蹙着的,像心上有什么抚不平的褶皱,直叫她想起他破门而入时看到的画面——她躺在沙发上,呼吸细弱,发了高烧,可触手可及的皮肤却是冰凉的,脸色惨白,像再也不会醒过来。

陆城遇直起身走出病房,宋琦等人守在门口,他的声音微冷:“去查,今晚谁去过她的公寓。”

宋琦立即领命。

当晚南风没有再醒来,不过后半夜就退了烧,脸色也渐渐恢复红润。

翌日早上,她醒来时窗外阳光透亮,透过薄薄的窗帘洒落满地,她顺着光影看了过去,看见坐在床边看书的男人,他还是那样整齐干净,即便在医院守了一夜也没有任何倦态。

陆城遇合上书,轻巧地站了起来,那颀长的身姿一下子就占据她的视野,他问道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没事了。”只是开口时声音还有些嘶哑的疼痛。

陆城遇听得出来,倒了杯水,扶着她起床喂她喝下去。有了温水的滋润,南风的嗓子也好受些了,她想起昨晚的风波,唇边抿出一抹笑道:“陆少,昨晚谢谢你啊,要不是你,我没准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。”

她的眼皮半垂着,长睫盖住眸光,难得看起来有些娇弱,陆城遇同样弯唇:“所以你需要有个人看着你。”

南风愣了愣,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言下之意,不禁笑起来:“陆少是想毛遂自荐吗?”

陆城遇悠然道:“我毛遂自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后背倚着他的宽厚的肩膀,南风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气味,昨晚那些光怪陆离渐渐从脑子里抽离,她玩笑道:“你把我的门都拆了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,那可是我花了小一万做的门。”

陆城遇轻折眉:“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很喜欢忘恩负义?”

他会这么说,是因为他联想起当初海城那件事,那时候她被罗副总下药强迫,明明是他救了她,也是她主动缠上他,可做完后,她谢谢没有就算了,竟然还管他要过夜的钱。

真是忘恩负义。

南风眨眨眼,也想起来了,她还理直气壮:“人家亲兄弟还明算账,这一码归一码的事当然要说清楚。”

陆城遇看她笑得那么狡黠,好气又好笑,往她腰间掐了一把。南风其实不是特别怕痒,但是被他这样偷袭,也不禁一个战栗,差点从他怀里滚开,笑呼道:“别这样。”

她的反应这么大,反倒是让陆先生笑了:“怎么这么敏感?”

“明明是你乘人之危!”南风被他的用词弄得脸微红,感觉到他们靠得太近,她也将身体往旁边一躲。

陆城遇挑挑眉锋,起身道:“你睡会儿吧,我去帮你买点吃的,顺便叫医生来给你做个复查。”他的人昨晚都被他支走,这种小事他只能亲力亲为。

他走后,南风躺在病床上,四肢其实还很乏力,而且有些酸疼,她一动不动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,那就像是一块巨幕,放映着昨晚发生的一切,最后的最后,画面定格在陆城遇破门而入上。

她闭上眼睛,复而又睁开,刚才没什么感觉,这会儿就觉得昨晚出了冷汗后,现在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。

南风半是清楚半是迷糊地想着,她烧刚退不太好洗澡,但是擦一擦应该没关系。

于是她就起身下床,走进洗手间。

她在洗手间里接了一盆热水,正想端到洗漱台上,不知怎么眼前恍了一下,盆子还没放上台她就松开了手,跟着那一整盆水就全泼在了她身上。

南风不由得惊呼:“哎呀——!”

陆城遇恰好从外面回来,听见声音,眉心一凝,立即推开洗手间的门,结果就被眼前的一幕弄得微微一怔,须臾,他说:“多大了,还玩水?”

他声音里的取笑意味很重,南风窘然地抬头:“我就是想擦擦身子。”

“刚退烧就玩水,你是想在病床上多躺几天,好逃避问题吗?”陆城遇说着,伸手将她从一滩水里拉出来。

“我哪有?我从来不会逃避自己的问题,而且我说了我没玩水,我才没有那么幼稚!”

南风微微恼了,用眼角去嗔他,却没有留意到自己现在全身几乎湿透,病号服又是比较薄的尼龙布料,沾了水都紧贴在身上,隐隐透出雪白的肤色和窈窕的曲线。

陆城遇握住她的手微微一紧,忽的用力一拽,南风撞进他怀里,温热的体温从他衬衫下的肌肤透出来,南风顿了顿,自然感觉得到气氛忽然变得异样,不由得小小挣扎了一下,但他圈在她腰上的胳膊用着力,她挣不开。

南风挑起眉:“陆少,你还说你不是乘人之危?”

“我明明是在教训玩水的小孩。”

“……我没玩水!”

南风知道,他是故意这样说的,心里气恼,她有样学样:“你明明就是想乘人之危,还找什么借口?!”

“那你就不要给我找借口的机会,”陆城遇忽然把脸压低,温软的唇在她嘴角流连,“还是你说的,我对病床很有‘性..趣’。你现在这样,是想帮我抒发‘性..趣’?”

他一点拨,南风就反应过来了——当初他们在浦寨被村民打伤住院,在病床上差点擦枪走火,她当时就取笑他很有‘情趣’。

此情此景,再回想起当初她最后是怎么帮他解决的,南风脸上又发烫:“陆少,你就不能稍微装得像正人君子一点吗?”

陆先生说的理所当然:“如果是你,不太能。”

“……”

好在陆先生不至于那么兽性,就还记得她刚刚退烧,吻了她一阵过了瘾就松开她,找了干净的衣服给她,让她换上。

陆城遇买了米粥,南风吃完又开始犯困,睡之前她说:“陆少,你尽管去忙,我已经没事了,等睡醒了自己出院就可以。”

陆城遇不做应答,只道:“睡吧。”

南风睡得很快,陆城遇看了一会儿,就起身出门。

门外,宋琦已经回来,她禀报调查结果:“是江公子。”

又是他。

陆城遇抚了抚衣袖,淡淡道:“他在榕城待太久了。”

宋琦凛然,她听得懂他的暗示:“我现在就去安排人……”

“现在不急。”

陆城遇打断她,黑眸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暗光,宋琦明白了,陆先生是想用别的办法……

“等她醒了,送她回公寓休息。”被南风说中了,他的确还有别的事要忙。

“是。”

“顺便帮她向AS请,记得让他们知道,你是谁。”

宋琦明白:“是。”

交代完毕,陆城遇迈步离去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