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95章 最后的一个小时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第二天,南风销假上班,小倩照例在她进办公室后,送上一杯绿茶。

只是她今天的眼神,有些奇怪,总是偷偷瞥她。

南风叠着双腿,双手端着茶打量着她,把她看得浑身紧张,战战兢兢地问:“南经理,今天的茶不好喝吗?”

“没有,很好喝,我是想问你怎么了?”

“……我没事啊,南经理,我很好。”小倩眼神又开始躲躲闪闪。

南风道:“没有就好好看着我,别鬼鬼祟祟。老实说,是不是我昨天没来上班,你犯什么错误了?”

“没有,真没有。”小倩连连叫屈,也跟着坦白了,“我就是想看看,和陆氏董事长谈恋爱的南经理长什么样。”

“……”南风一下子放下茶杯,“谁和陆董事长谈恋爱?”

小倩眨眨眼:“不就是您吗?”

南风眉心一抽:“谁说的?”

“昨天您不是生病没来上班吗?是陆董事长的秘书打电话到人事部请假,说您住院了,还让我们不用去看您,陆董事长正在照顾您。这件事整个公司都传遍了,大家都在说,您和陆董事长谈恋爱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老天!

南风抓狂,陆先生又是在搞什么啊?!

于是接下来的一整天,南风有幸获得了进入公司以来最高的回头率次数,几乎走到哪里都有同事暗中观察她,就好像真的如小倩那个傻丫头说的,‘和陆董事长谈恋爱’后的她,长得和以前不一样似的。

她脑子里莫名的产生了一个念头——盛于琛昨晚向俞家提亲,该不会是因为这些传闻吧?

不过很快就被她否定了。

不可能,盛于琛那么冷静理智的人,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?

……

午后,总裁办来了一通电话,把南风叫了过去。

南风耷拉着脑袋坐上电梯,她知道,盛于琛找她肯定是为了陆城遇那件事,他最讨厌她和陆城遇有来往,现在满公司都在传她的绯闻,现在过去,肯定少不了一顿训。

然而,事实却很出乎意料,盛于琛竟然没有问起一句她和陆城遇的事。

她进门的时候,他站在窗前,虽然现在已经是深秋,不过因为室内暖气充足,也不冷,他只穿着内敛的黑色衬衫,皮带束着精瘦的腰身,双手插在裤袋里,窗外斜照进来的阳光朝西边挪了位置,将他颀长的身姿分割成两半,一半被光影照着,一半则在阴影处。

南风喊了声:“盛总。”

盛于琛转过身,这下整个人都陷入阴影中:“考虑好了吗?”

南风倒是很快就意识到他问的是什么。

其实问题的答案她早就给过他。

“盛总,我……”

盛于琛却一下截住她的话头,语调辨不清情绪:“如果还没想好,你可以继续想。三天的时间还剩下半天。”

就这样,南风没来得及说其他的话,盛于琛就从她身边经过离开,留下她一个人在原地,有些莫名。

……

六点半,大厦响起下班铃声,南风刚好忙完最后一份文件,她收拾了东西而出,小倩走在她身侧,两人原本正聊着工作,她忽然‘哎呀’一下捂住嘴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南经理,快看,有帅哥!”

南风下意识地望过去,就见大厦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帕拉梅拉,而倚着车门站着的,正是陆先生。

小倩虽然知道有陆先生这么一个人存在,但因为陆先生平时实在太过低调,即便是同处商圈,也鲜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,所以她并没有认出来这就是绯闻男主角。

南风也想不通陆先生这会儿来做什么,只好让小倩先走,然后才迎了上去,嫣然一笑:“陆少大驾光临,怎么不进去坐坐?”

陆城遇微弯唇角,低声说:“我是专门来向你讨债的。”

南风一愣:“嗯?”

“你欠我一顿饭。”

哦,对了,她昨晚跟宋琦说过,回头要请陆先生吃饭。

南风哭笑不得:“嗨,陆先生,你追到我公司门口,就是为了找我讨一顿饭?”

“欠债还债,天经地义。”陆城遇打开车门,“上车吧。”

都这样了,南风还能拒绝吗?

陆先生今天没有带宋琦,亲自开车,把她带去了一个高档的中餐厅。

他显然是早有安排,他们到的时候,餐厅经理亲自在门口迎接,一进到包厢,服务生就接二连三地上菜,南风瞧着这阵仗挑眉,看来陆先生去接她之前就势在必得啊~

一桌子都是美味佳肴,南风食指大动,也不客气,拿起筷子就往最爱的那道菜夹,陆城遇看她吃得欢乐,也就没有出声打扰,同样动筷。

大半个小时后,两人美餐完毕,南风躺到了包厢里的小沙发上,揉着肚子赞叹道:“陆少,你真是太有眼光了,选了一家这么好吃的餐厅。”

陆城遇摇头道:“明明是你请我吃饭,结果你吃得比我还多。”

“计较这个干什么,消灭美食,人人有责啊。”

“不是跟你计较,你要是喜欢我下次还带你来,只是你不撑吗?”陆城遇按了按她的小腹,南风像猫一样,一下子就蜷了起来,不满道:“陆少,你知道我撑得慌还按,是想看我吐出来吗?”

陆城遇一笑,在她身旁蹲了下来,手还放在她的小腹上,顺时针方向地轻揉着。南风被他揉了一会儿,感觉挺舒服的,也就没有再躲开。

她想起今天的事,郁闷道:“陆少,你昨天帮我请假,为什么要自报家门,现在公司里的人都误会我和你在谈恋爱。”

“这是宋琦说的,你要问应该去问她。”

他这样说,好像是撇清了干系,南风想了想,也觉得他不太可能主动授意宋琦这样做,毕竟对他没有任何好处,估计是人事部那边问起宋琦的身份,宋琦不懂隐瞒,才坦白说了吧?

南风这样以为了,也就没有再追究,反正绯闻这种东西,没有实际证据,早晚都会散的。

她这边停了下来,陆城遇却开了扣:“今天是第三天,考虑好要选谁了吗?”

南风坐了起来,他的手也同时撤离,她笑着问:“你们给过我选择的机会吗?一个两个的,都把电话打到我大伯父那里,是想让他帮你们向我施压吗?”

“我可没有这个意思。”陆城遇微笑,“我只是觉得,他是你的长辈,也应该让他知道我的诚意,谁知道那么巧,盛总和江公子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诚意个鬼!她和俞纵邢的关系怎么样,他又不是不知道!

陆城遇站起身,南风也跟着站起来,她在包厢内散步消食,叹道:“如你们所愿,昨天晚上我就被召去了俞家庄,听我大伯父和大伯母把你们好一顿夸。”

陆城遇扬扬眉梢:“这样不好?可以让旁人帮你参考。”

南风听出他语气里的自信,奇了:“陆少,你觉得我大伯父他们会建议让我选你?”

“我是觉得你会选我。”他面容依旧含笑,但声音显然比平时笃定了两分。

她自己都不确定,他又哪里来的自信?

南风心一动,问了上次忘记问的问题:“陆少,你为什么要娶我?”

那边的男人往沙发一坐,抬起头望着她,微敛起的眸子里有一线暖色。

南风记得自己曾说过,他的眼睛很迷人,每次猝不及防的对视她都忍不住怦然心动,这次也是一样,而且她还有丝丝心悸。

她听见他温声说:“喜欢你,这个理由够不够?”

南风好一阵愣怔,回神后,温软浅笑:“你确定你是认真的?”

他反问:“难道我这些天都是在跟你开玩笑?”

“我是怕你后悔。”她很理智也很清晰,“你说的喜欢,其实只有一点点吧?就是那种不排斥在一起长时间生活的那种喜欢吧?就凭着这一点点喜欢,你就把我明媒正娶回家,会不会太轻率了?”

“就像你说的,这世上有多少女人渴望当陆太太,你偏偏要便宜我这个声名狼藉的女公关,还要帮我负担那么大一笔资金,不觉得吃大亏吗?”

“我虽然曾姓俞,但是现在的俞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她将自己的身份摆了出来,要他仔细地看清楚,她不单是无权无势的孤女,还是名声很不好的女人,陆家真的要她这样一个陆太太吗?他真的要她这样一个妻子吗?

陆城遇走到她面前,伸手就揽住他的腰,眼神极富内涵:“能娶到你,怎么都不亏。”

南风又是一怔,然后才莞尔:“陆少,你上哪儿学的情话?”

他没有应答,眸色温温,是在等她的回答。

当不当他的陆太太?

南风双手轻推他的胸膛,让开距离,用了盛于琛那套说辞:“三天时间不是还剩下几个小时吗?我还没考虑好。”

陆城遇纵容了她:“好,你继续考虑。”

……

晚上十点钟,公寓的客厅亮亮堂堂,但却空无一人。

卧室里,南风没有开灯躺在床上,事实上,她已经躺了整整一个小时。

手边是一部手机,屏幕黑着,没有一丝动静。

十点五分。

十点十分。

十点十五分。

……

十点三十分。

……

床头柜上的小闹钟滴答滴滴,显示着时间正在一分一分地度过,南风也望着那时间,再过一个半小时,今天就过去了。

当时间转到十一点整的时候,她忽然感觉整个空间都变得安静极了,听不见窗外车水马龙的鸣笛声,听不见楼上楼下话家常的说话声,甚至连秒针走动的声音都听不见了。

一片静谧中,只有她自己心跳声最明显。

有些话还犹在耳畔,她这个时候又一一想起。

哥哥说:这世上,我只放心把你交给于琛。

兰姐说:与其欠陆少,不如欠盛总,毕竟他跟你有那么多年的情分。

俞夫人说:盛总挺不错的,你们在一起工作那么多年,对彼此都很熟悉。

盛于琛说:娶你是我愿意,嫁给我你不用有任何负担。

所有人都说,盛于琛是最好的。

盛于琛真的好吗?真的合适做她的丈夫吗?南风也扪心自问,答案是肯定的。

他们那么熟悉,从小到大在一起,这三年更是形影不离,她也习惯了他在身边,习惯了他的照顾和说教,虽然有时候很霸道很严厉,可她是知道的,他是为了不让她受到伤害。

所以,盛于琛的确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……

南风闭上了眼睛,转瞬又重新睁开来,这一次她的眼神清明,已经有了答案。

她拿起手机,把电话打了出去。

……

数十公里外的别墅,有人开了一瓶红酒,慢慢注入酒杯里。

酒杯旁,是一部手机。

十一点十分,它忽然震动了起来。

他手一滞,些许酒液洒了出来。

来电显示——南风。

他微微抿了薄唇,滑动接听,听见那边女孩轻呼喊:

“于琛哥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