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099章 我们已经是夫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全本小说网 WWW.56wxw.com,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!

直接去了黄金台,她和兰姐的关系匪浅,在这里几乎人人都认识她。她熟稔地跟前台打招呼:“嗨,小张,一段时间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呀~”

“南小姐,您来啦。”小张微笑,“您找兰姐吗?要不您先去包厢等会儿,我去喊她。”

“那谢谢啦~”

侍应生带她去了一间空包厢,南风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骰子,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。

十几分钟后,兰姐打开门进来,她今天化了紫色的眼影,把那双狐狸眼雕琢得越发烟行媚视。

南风一见她一进来,立即伸出手,掌心向上,是个讨要的姿势。

兰姐直接一巴掌拍在她的掌心:“干什么?黄金台可没有客人主动管小姐要小费的先例。”

“什么小费?我是找你要礼金的!”

兰姐第一反应就是往她的肚子瞅:“你怀孕了?”

南风失笑:“去!”

兰姐一脸莫名,根本没有别处想。

南风揭晓答案:“我结婚了。”

紧跟着,她就看见兰姐的瞳孔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放大,足见她的震惊和错愕,她足足反应了一分钟,问题才像炮弹似的不断玩朝她砸过去。

“你结婚了?真的假的?什么时候?跟谁啊?该不会是那个江公子吧?”

南风无语:“怎么可能是他。”

“那是你BOSS?”

“也不是。”

兰姐这下直接站了起来:“你该不会是嫁给齐冯虚了吧?”

南风对她的想象力表示鄙视:“你就不能稍微发散一下你的脑洞吗?”

兰姐其实心里一直有个名字,只是没敢说,此刻张了张嘴,才把那个人吐出来:“那是……陆少?”

南风这次只是微笑,没有否认了。

兰姐忍不住爆了下粗,话里话外都是浓浓的不可思议:“卧槽,你真嫁给陆少啦?”

手中的骰盅连续摇了三下,跟着一下扣在桌面上,一打开是清一色的‘六’,南风挑眉:“至于惊讶成这样吗?你这语气我听着都有点怀疑你是不是也暗恋陆少。”

“得了吧,我等凡人才没那么大的胆子。”兰姐心里承受能力还是可以的,这会儿已经勉强接受她的话,重新坐回了沙发,“我只是没想到你最后竟然选了他。你之前不是很想跟他划清界线吗?”

南风悠悠道:“就是因为划不清,所以就索性更乱一点。”

兰姐点了根烟,抽了两口,心里拿着一杆秤掂量着南风和陆城遇,秤来秤去都那么违和。

她从没想过他们两人能走到这一步。

她和其他人一样,本能地觉得他们不合适,但她比旁人知道更多的事情——比如当初南风到底为什么会去做陆城遇的情人,所以现在看她如愿以偿,还是真心为她高兴的。

“不错不错,那你现在可是傍上大款了。”兰姐握住她的一只手,一副要攀亲道故的谄媚模样,“笙笙,贫贱之知不可忘,以后多罩着我点。”

南风也很阔气地一挥手:“没问题!跟姐走,姐承包你的晚餐,现在就带你去体验一把傍大款的滋味。”

“那敢情好啊,吃什么呢款姐?山海经就不去了,拉低您的档次,起码也要松鹤楼或者聚春居的级别吧?”后两个是权贵富二代才能吃得起的顶级餐厅,一般人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。

南风假装没听见她的话,继而说:“步行街麻辣烫还是商业大道自助餐,随便挑!”

“……”兰姐大失所望,“你这个款姐太没含金量了吧?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***

隐于深山老林里的古刹,石阶从山脚蜿蜒而上,不多不少正好10008阶,青砖灰瓦影影绰绰,秋风过境吹动枝丫上的枯叶,一片片摇曳飘落,光影明灭,莫名带有神秘的色彩。

这个古刹很偏僻,但一年四季香火不断,方圆五里的空气里都带有淡淡檀香香气,走近了,还隐约能听见有和尚似吟似唱的颂声,日落西山时,幽幽古钟作响,也不知又超度了谁,收住了谁。

有人轻推开寺内一间古色古香的禅房,房内摆设有一座精巧的佛龛,蒲团上跪着一位两鬓花白的女人,她面前摆着一本经书,手里捻着一串佛珠,双目微阖,嘴唇嚅动,正聚精会神地诵读着。

那人走到她身边,弯腰低语,几乎在话音落下的同一时刻,女人的眼睛倏地睁开。

不同于一般老人的浑浊沧桑,她虽然也将近古稀之年,但双目粲然有神,隐隐还带着锋锐。

“胡闹。”她低斥。

跟着,她从蒲团上站了起来,将佛珠往佛龛上一放,倏地转身往外走,衣袂纷飞拂过佛经,佛经哗啦啦地翻页,最终定格在封面上的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几个字上。

“随我回榕城。”

“是,老夫人。”

***

南风回到陆公馆已经天黑了,她刚把车停稳在院子里,一只脚还没迈下地,旁边有佣人经过,竟一转身就朝她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,还诚惶诚恐地喊:“少夫人,晚上好。”

南风那只脚下也不是,不下也不是,好半天才应了声:“……你好。”

不只是这一个佣人,她从院子走到客厅,途径有七八个佣人见着她,都纷纷停下手里的活,对她问好:“少夫人,晚上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出门前大家还好好的,怎么现在一个两个都跟魔怔了似的?

揣着这个疑惑,南风走进了正厅,恰好看见方管家,她连忙喊:“方管家。”

方管家走了过来,面上慈蔼的笑容里也带有恭敬:“少夫人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南风百思不得其解:“你们为什么都叫我‘少夫人’?”

“少爷下午宣布,从今以后您就是公馆的女主人,我们自然应该称您一声少夫人。”

啊……

她怎么又给忘了,她已经和陆先生领证了。

南风拍拍脑袋,心忖自己要快点适应这个新身份才行。

不过陆先生怎么弄得这样郑重其事,还对公馆上下所有佣人宣布她的身份……是给她名分吗?要所有人都承认她是陆太太?

这个想法犹如烟花,一下在心里炸开,璀璨得不得了。

南风嘴角抿了一抹压制不住的笑,问了方管家他在哪里,然后就直接找了过去。

……

三楼,书房。

陆城遇在工作,鼻梁上架在一副黑框眼镜,专注地看着文件,面容温文儒雅。他像是刚洗澡好,黑发还有些潮,几缕散发温顺地搭在额头上。

她猫着腰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趁着他没注意,双手一下盖在他的镜片上。

“猜猜我是谁?”

还用猜吗?

整个陆公馆除了新任陆太太,还有谁有这个胆子戏弄他?

陆城遇拿开她的手,声音无奈却也宠溺:“不要闹。”

镜片上还是留下了指纹,陆城遇只能摘掉眼镜,再把那个捣乱的女人从身后拎到自己腿上:“欠打吗?”

南风笑吟吟地抱着他的脖子:“我刚一进门,你就给了我那么大一个惊喜,你说我该怎么谢谢你呢?陆少?”

陆城遇看着她无比娇媚的笑颜,手捏了捏她的脸:“谢就不用了,这是你应得的。不过陆太太,我们已经是夫妻了,从今天起,你不准再喊我‘陆少’。”

已经是夫妻了。南风在心里牢牢记住这六个字,歪着脑袋问:“那喊你什么呢?”她一琢磨,“老公?”

夫妻不就是老公老婆嘛,南风理所当然地喊了,可没想到,向来泰山崩于前都能平静自若的陆先生却愣住了。

他愣住的样子有点可爱,南风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一面,忍不住又喊了声:“老公~”

她一个尾音故意转得九曲十八弯,加之嗓音本身就好听,那一下真如同有电流穿过陆城遇的四肢百骸,他不禁绷紧了身体。

南风就在下一刻清晰地感觉到,自己臀下有什么东西膨胀开来,她瞠目结舌:“你怎么……”昨晚才这样那样,现在叫一声也能有反应……她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词,“禽兽!!”

陆城遇却抱紧了她的腰,哑声笑道:“本来只是想让你喊我的名字,谁知道你这么主动。”

他又用他挺直的鼻梁去蹭蹭她,诱哄似的:“再喊几句。”

喊个大头鬼!南风躲着他,她只喊了两句他都这样了,再喊几句,她是不要命了吗?!

她韧性极好的腰肢一弯,躲开了他的手,落荒而逃:“你不是忙着工作吗?那你继续忙,我不打扰你!”

没跑几步,她就被他从背后抱住,他的笑声带着热气:“你都把我这样了,还想走?”

南风推着他,争辩道:“是它自己肃然起敬,关我什么事?”

肃……陆城遇真是受不了她了,一把将她横抱起来,直接压在他办公的桌子上,吻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往上,到了她的耳后,他低声说:“女流氓。”

南风的身体他最熟悉,三两下就弄得她全身发软没有反抗之力,她哼哼唧唧地欲拒还迎:“不要,昨晚那样还疼着,不要不要。”

陆城遇堵住她的唇,声音从喉咙间回递:“它是朝你敬礼,你也该回礼,礼尚往来,懂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的腰好软,我们试试那个姿势。”

南风捶一把他的胸膛:“到底谁流氓啊……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